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今 (主部件) 共 5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5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金文從「」(倒口)從「」,是「」的初文。本義有兩說,一說表示閉口不言,一說表示呻吟。
今字的甲骨文構形由亼及一組成,或省一而只從「」。今字的釋形,各家意見分殊。其中,一說以為「」象倒置之口(參林義光、關子尹等),而「」可能是舌的省文,故「」象一口朝下伸舌;甲骨文中的「」、「」,和「」、「」等字的形構可作為此說之側證(參見「」、「」),此外,從「」從「」的今,也可視為「」的初文,有俯首呻吟、苦吟之意。另外,徐中舒則以為「」象木鐸之形,「」象鈴體,「」象木舌。徐氏指出商周時代,以木鐸發號施令,「」即發令當下的時刻,引申而有即刻、現在的意思。上面二說基本上對「」、「」的構形作出了兩種迥然不同的解釋,即分別指「口舌向下」與「木鐸」。此中,我們認為前說基本上對一些表達具體的事象的漢字,如「」、「」,和對一些較抽象的字如「」、「」(發號施令)都能提供合理解釋;而後說則不能全解釋上述漢字,而只能個別地解釋遠為抽象的「」字。平衡各種因素,我們認為第一說(即口舌朝下說話或飲食)較為合理。按此理解下的「」、「」的本義,其形構與「」、「」等字相類似。如是一來,徐中舒「木鐸」一說,即使局部地有一些道理,但已顯不出其必要性,根據奧坎剃刀 (Occam's Razor) 原則,乃可予剔除。
由是觀之,「」可能是俯首「呻吟」或「吟詠」的「」的原字,至於抽象意味的「」只是假借的結果。《說文》:「今,是時也」一訓,基本上只反映「」字假借以後的意義,而與今的原初字形無關。
此外,裘錫圭認為古文字「」是倒寫的「」字,「」象說話之形。裘說其實也暗示了「」應解作「倒口」,只不過他說「」象閉口不言,是「」的初文,但應通假作「」,表示閉口不作聲。《史記.淮陰侯列傳》:「雖有舜、禹之智,吟而不言,不如瘖聾之指麾也。」相同的用法還見於《呂氏春秋》、《說苑》、《黃帝內經素問》等。姑備一說。參見「」、「」等字。
至於「」字假借為時態意義的「」,其用法亦甚早出,甲骨文中「」已表示今日,《合集》20912:「今夕其雨」。
金文表示今日,縣妃簋:「其自今日,孫孫子子母(毋)□朢(忘)白(伯)休。」又表示現今、此時,訓匜:「今我赦女(汝)」,意思是說現在我赦免你。
金文從「」,「」聲。本義是把食物放在口裏。引申為包含。
金文從「」,「」聲。本義是把食物放在口裏。引申為包含。《說文》:「含,嗛也。从口,今聲。」「」意謂口裏銜着(湯可敬)。段玉裁注:「〈禮樂志〉:『吟青黃』,以吟為含。」
」表示把食物放在嘴裏,《莊子.馬蹄》:「含哺而熙,鼓腹而游。」指嘴裏含着食物嬉戲,吃飽鼓起肚子遨游。《後漢書.馬皇后紀》:「吾但當含飴弄孫,不復關政矣。」意謂含着糖逗引孫子,不問政事。「」引申為把東西含在嘴裏,如「含英咀華」(體味詩文的精華)、「含辛茹苦」(忍受辛苦)、「含沙射影」(比喻暗中誹謗中傷)、「含血噴人」(冤枉誣衊別人)等(參王鳳陽)。
」、「」都有包括、容納之意,但用法有別。「包含」指裏面含有;「包涵」則表示客氣,請人原諒。「涵義」現在多寫作「含義」(谷衍奎)。
金文用為「」(趙誠認為「」是「」的繁形,古文字增繁,往往從「」,後來才分化為不同的字;中山王鼎銘中「嗚呼,念之哉」之「」上從含下從心,故「」可能是「」之增繁),表示現在、如今,中山王鼎:「含(今)舍(余)方壯」,意謂如今我正值壯年。戰國竹簡亦借為「」,《上博竹書六.莊王既成 申公臣靈王》簡7-8:「今日陳公事不穀」,「不穀」是君王對自己的謙稱,意謂今日陳公侍奉我。《郭店簡.語叢一》簡40-41:「《春秋》,所以會古今之事也」。又通假為「」,表示誠懇。《郭店簡.性自命出》簡52:「未賞而民勸,含福(愊)者也。」意謂未奬賞民眾,民眾就能勉力,是因為君子懷有誠志(參劉釗)。
漢帛書用作本義,表示含在口裏,有品嘗之意,《馬王堆漢帛書.十問》第63行:「含亓(其)五味」。又表示包含,《馬王堆漢帛書.老子乙本》第190行:「含德之厚者,比於赤子。」意謂含德深厚的人,比得上初生的嬰兒(陳鼓應)。
古文字「」從「」(倒口)從「」,意會口向自己的心說話。本義是心念。
甲骨文及早期金文從「」(倒口)從「」,意會一人的口向自己的心說話,本義是心念、意念。後期金文從「」從「」,基本上仍保留上述的會意內容,但「」也可視為聲符,故「」字可視為會意字或形聲字;後期金文或從「」並增「」而成「」,「」或標聲,或為「」之繁形(參見「」)。而小篆則從「」從「」。
今字從從形構上看,從「」從「」;其中「」的意義一向頗多爭議,但最合理的解法應解作朝下的口,即「倒口」,而「」中的「」〔即最下面的「」〕一說指「」之省。
查「」這個部件無論甲骨、金文,或後來的小篆以後的字形都同時使用正面的〔口〕及倒轉的〔亼〕兩種形態,很明顯表示二者應有所區別,而倒口(亼)使用的特點就是強調其「朝向下」。故念字從今〔亼一〕從心,實意會一人之口舌朝向自己的心說話,從而引起種種意念。希臘哲學家柏拉圖(Plato)曾把思想界定為「心靈與其自身無聲的對話」,正可作為「」字他山的註解。
甲骨文用為人名。金文表示思念,毛公鼎:「夙夕敬念王畏(威)不睗(易)」,意思是說早晚虔敬思念王的威望,毋有改變。大克鼎:「念厥聖保且(祖)師華父。」《說文》:「念,常思也。从心今聲。」
甲骨文象捕獵用的有柄的網,卜辭用此字來表示擒獲,是「」的初文。甲骨文後來加注「」為聲符,金文「」字皆從「」聲。
甲骨文象捕獵用的有柄的網,卜辭用此字來表示擒獲,是「」的初文。甲骨文後來加注「」為聲符,金文「」字皆從「」聲。
甲骨文表示擒獲,《合集》10308:「禽(擒)鹿五十又六」。金文表示擒獲,多友鼎:「又(有)成事,多禽(擒)。」又表示被擒獲的俘虜,不其簋:「余來歸獻禽。」又用作人名。
甲骨文此字從文例來看皆應釋作「」。黃天樹指出,《合集》10273「……鹿……其禽(擒)」的「」字已加注「」聲。證明田獵卜辭中沒有加注「」聲的字形也應釋讀為「」。
林沄認為甲骨文此字是一形多用,它本身象田網,即是《說文》解作田網的「」字的初文。甲骨文文例又解作擒獲,故又是「」字,是「」的初文。參見「」。
金文從「」,「」聲,本義為黑色。
金文從「」,「」聲,本義為黑色,後引申為曬黑、染黑、熏黑。《說文》:「黔,黎也。从黑,今聲。秦謂民爲黔首,謂黑色也;周謂之黎民。《易》曰:『為黔喙。』」
金文用其本義,如商鞅量:「黔首大安」,意謂百姓人心安定。
古書用其本義,如《左傳.襄公十七年》:「邑中之黔,實慰我心。」杜預注:「子罕黑色,而居邑中。」也用其引申義曬黑,如《莊子.天運》:「鳥不日黔而黑」,成玄英疏:「染緇曰黔,黔,黑也。」
古書亦將「」通作「」,指在犯人臉上刺刻涂墨的刑罰。如《韓非子.姦劫弑臣》:「豫讓仍自黔劓」,顧廣圻曰:「(黔)當作黥」。
漢帛書「」通作「」,用作中藥名,如《馬王堆.五十二病方》第44行:「冶黃黔(芩)、甘草相半,即以彘膏財(才)足以煎之。」彘膏即豬膏,是一種藥草名稱,全句意謂將分量相當的黃芩和甘草搗碎,再配合豬膏一起煎製。
印璽文字用作姓氏,如《漢印文字徵》:「黔陬長印」。
[關閉]
聲母
-
b
p
m
f
d
t
n
l
g
k
h
j
q
x
zh
ch
sh
r
z
c
s
y
w
韻母
a o e
er ai ei
ao ou an
en ang eng
ong
i ia iao
ie iou (iu)
ian in iang
ing iong
u ua uo
uai uei (ui)
uan uen (un)
uang
ü (u)
üe (ue)
üan (uan)
ün (un)
聲調
 
[關閉]
聲母
-
韻母
 
   
 
   
 
聲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