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幺 (主部件) 共 13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1 - 13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字象兩手奉獻犧牲(人牲或雞、鳥)之形,青銅器中有鳥形器,故引申為宗廟常用之器的通稱,再引申為常理、常道。
」甲骨文有兩種字形,第一種從「」從「」,「」象兩手被反縛於身後的奴隸(古文字凡反縛人形皆象俘虜或奴隸,「」字即象審訊俘虜),「」象雙手,有進獻之意。全字象雙手捧奉俘虜獻祭之形。第二種字形上疑從「」,下從「」從「」,象雙手捧鳥,以祭鬼神,從「」或與卜筮有關。
金文也有兩種字形,第一種上承甲骨文,從「」,從反縛人形,手部加從「」,象有繩索綑綁雙手,頂部沒有人頭,卻加上一把有勾刃的刑具,旁邊數點象鮮血之形(詹鄞鑫)。人身下或從鳥足之形。注意金文反縛人形是從甲骨文「」字演變而來,與金文「」字(從「」而不從反縛人形)字形已有分別。第二種字從「」從「𢆶」從「」,與《說文》古文形近。
」字甲骨文用作祭名,從字形來看即是獻牲之祭,所獻有人牲和禽鳥之別,後因青銅器以禽鳥為造形取象,金文用作青銅祭器的泛稱,如「寶彝」、「尊彝」、「宗彝」,夨令方尊:「用乍(作)父丁寶尊彝。」表示用作祭祀父丁的常器。《左傳.襄公十九年》:「取其所得以作彝器」,杜預注:「彝,常也,謂鐘鼎為宗廟之常器。」可見「」,由祭名引申指宗廟常用的青銅器(參徐中舒),再引申有常理法度之意。班簋:「隹(惟)民亡[𢓊口]才(在)彝」,意思是不順於常道(李學勤),《詩.大雅.烝民》:「民之秉彝,好是懿德。」毛亨《傳》:「彝,常。」又《尚書.洪範》:「天乃錫禹洪範九疇,彝倫攸敍」,意謂上天遂賜給大禹大法九種,俾常理得以維繫。
「彝族」原稱「夷族」,即古史所載的「西南夷」,是中國少數民族之一,分布於四川、雲南、貴州、廣西四省。不同地區有「諾蘇」、「納蘇」、「羅武」、「米撒潑」、「撒尼」、「阿西」等不同自稱。從事農業、畜牧業。彝族人民喜愛跳舞,著名的中國音樂「彝族舞曲」便以優美旋律描繪了彝族人歌舞的歡樂情景。
「彝文」與漢字形近,但不是漢字,而是模仿漢字所造的文字,其中不乏象形、指事文字。彝族方言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部分不同地區的彝語不能相互溝通,詞匯也有不同,雖然語法結構相同。
金文在「」字之上加「」旁以標聲,「」、「」同是「𢽞」的繁文。「」同「」,表示屈曲、乖張等義。
金文在「」字之上加「」旁以標聲,「」、「」同是「𢽞」的繁文。金文「」通讀作「」,𤼈鐘:「曰古文王,初盭龢于政。」「盭(戾)龢(和)」表示安定和協(裘錫圭)。李學勤認為「盭(戾)龢(和)」表示善和,王蘊智、郝士宏認為「盭(戾)龢(和)」讀作調和,戴家祥認為「盭(戾)」表示整飭,可見「盭(戾)龢(和)」之義未有定論,暫兼備各家之說。
」同「」,表示屈曲。《說文》:「盭,𢐀戾也。从弦省从盩。讀若戾。」段玉裁注:「按此乖戾正字。今則戾行而盭廢矣。戾謂犬出戶下而身曲戾,其意略近,故以戾釋盭。」《廣雅.釋詁》:「盭,曲也。」如《呂氏春秋.遇合》「垂眼臨鼻,長肘而盭。」畢沅校正:「盭即戾字。」陳奇猷校釋:「猶言肘長且曲也。」《漢書.賈誼傳》:「其有中罪者,聞命而自弛,上不使人頸盭而加之也。」顏師古注引蘇林曰:「不戾其頸而親加刀鋸也。」
」引申表示違逆、乖謬。如《賈誼新書.道術》:「合得密周謂之調,反調為盭。」唐代柳宗元〈封建論〉:「天下乖盭,無君君之心。」《舊唐書.韓愈傳》:「然時有恃才肆意,亦有盭孔孟之旨。」
」亦通「」,草名,可染出綠色,故又表示綠色。《廣韻.屑韻》:「盭,綬色。」如《漢書.百官公卿表》:「諸侯王,高帝初置,金璽盭綬,掌治其國。」顏師古注引如淳曰:「盭,綠也。」《後漢書.南匈奴列傳》:「詔賜單于冠帶、衣裳、黃金璽、盭緺綬,安車羽蓋,華藻駕駟,寶劍弓箭,黑節三,駙馬二。」李賢注:「盭,草名也。似艾,可染綠,因以名綬也。」
金文「」象四「」(「」)相連,故有繼續、連續之意。
金文不從「」,從「𢆶」從「」從「」從兩短橫,兩短橫是省文符號,表示是「𢆶」的省文。何琳儀認為其形象四糸相連,故有繼續、連續之意。金文表示繼續,拍敦:「繼母(毋)圼(㘿),用祀」,表示延續祭祀,不要斷絕。
《說文》:「繼,續也。从糸㡭。一曰反𢇍為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