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木 (主部件) 共 80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1 - 2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骨文從「」從「」,「」是一雙聲符字。因用為李樹的果實,「」逐漸類化作「」(鄭剛、季旭昇)。本義疑為果名(許慎)。現多用作姓氏。
甲骨文「」字從「」從「」(季旭昇),見《合集》19564。或有分開釋為「來子」二字,由於卜辭辭殘,無法考訂。另《合集》41605有從「」從「」的「」字,字屬偽刻。
」以「」、「」為聲符,三字古音相近。因「」用作果名,所以改聲符「」為「」。金文有從「」從「」的「」,用作人名,見散氏盤。戰國陶文與璽印已進一步類化成「」。
戰國竹簡繼承甲骨文從「」從「」的寫法,讀為「」,指法官。如《上博竹書一.容成氏》簡29:「乃立咎(皐)陶㠯(以)為李」,全句指於是命令皐陶作法官。另如《上博竹書八.李頌》簡2:「氏(是)古(故)聖人兼此,和勿(物)以李(理)人情。」「」亦通假為「」,指調理。全句指因此聖人兼有這些美德,協和事務以調理人情。
《說文》:「李,果也。从木,子聲。杍,古文。」按「」字從「」,「」聲,並非「」字古文。王筠《說文句讀》:「不言古文李者,蓋本云古文梓。梓字爛脫,校者以形似而附此也。〈周書〉:『梓材』,馬融曰:『古作杍字。』」
杕甲金篆文構形同,皆從木從大。《說文》︰「樹皃。从木大聲。《詩》曰:有杕之杜。」《毛傳》︰「杕,特也。」《集韻》︰「木獨生也。」
卜辭罕見,如︰「王杕執于田」,用義不明。金文用作氏名(見杕氏壺)。
金文從「」從「」,用作人名。小篆從「」,「」聲。《說文》以為是「」是木名。
金文從「」從「」,用作人名。䧹侯簋:「䧹侯乍(作)生杙姜[阝尊](尊)簋。」
小篆從「」,「」聲。《說文》以為是「」是木名。《說文》:「杙,劉,劉杙。从木,弋聲。」又《爾雅.釋木》:「劉,劉杙。」郭璞注:「劉子生山中,實如梨,酢甜,核堅,出交趾。」
表示橛杙(木樁)的「」的象形初文作「」,後多寫作「」。「」可以看作「」的後起字,在「」的基礎上加上表意偏旁「」。表示橛杙的「」和《說文.木部》的「」不必視為一字,有可能只是同形。(裘錫圭)參見「」。
」表示橛杙的例子如《馬王堆帛書.五十二病方》第218行:「輒接杙垣下,以盡二七栻而巳(已)。」「接杙垣下」意謂把木樁插入城垣之下。又如《呂氏春秋.節喪》:「譬之若瞽師之避柱也,避柱而疾觸杙也。」
甲金文從「」從「」,「」是聲符,「」是意符,「」的本義是一種樹的名稱,即甘棠,又名杜梨。
《說文》:「杜,甘棠也。从木、土聲。」
甲骨文辭殘,意義不詳。金文用作古國名,《左傳.襄公二十四年》:「在唐為唐杜氏」,杜預注:「唐、杜二國名」,《竹書紀年》卷下:「冬十月,王師滅唐,遷其民于杜。」古杜國在今陝西西安東南。
從「」,「」聲。樹名,即枸杞。
從「」,「」聲。「」是樹名,即枸杞。甲骨文從「」在「」下,「」或作「」。金文或易為左右結構。《說文》:「杞,枸杞也。从木,己聲。」
甲骨文「」字用作地名,如《合集》36751:「才(在)杞。」《合集》13890以「杞矦」指杞地長官(劉興隆)。
金文「」用作國名,姒姓,始封於雍丘,地在今河南杞縣,春秋時遷往青州,後又東遷到淳于(今山東省安丘縣北),戰國時為楚所滅。杞白每刃鼎有「杞白(伯)」一詞,即用為國名。《論語.八佾》:「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何晏《集解》引包咸:「杞、宋,二國名,夏、殷之後。」「」又可用作地名。另史密簋有「杞尸(夷)」一詞,指江淮地區的部族之一。
傳世文獻多用以表示枸杞,《詩.小雅.四牡》:「翩翩者鵻,載飛載止,集于苞杞。」《毛傳》:「杞,枸檵。」《爾雅.釋木》:「杞,枸檵。」郭璞注:「今枸杞也。」
金文、小篆從「」,「」聲,本義是洗頭髮。後來才泛指洗滌。
金文、小篆從「」,「」聲,本義是洗頭髮。《說文》:「沐,濯髮也。从水,木聲。」《左傳.僖公二十二年》:「叔武將沐,聞君至,喜,捉髮走出」,意謂叔武將要洗頭,聽到君主(衛成公)來到,很高興,抓住頭髮走出來。古漢語中「」、「」常常連用或對舉,如《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沐浴」,表示洗髮洒身。《荀子.不苟》:「故新浴者振其衣,新沐者彈其冠,人之情也。」意謂剛洗完身的人拍去衣服上的灰塵,剛洗完頭的人彈去帽子上的塵埃,是人之常情。最初「沐浴」指洗髮和洗身,後來逐漸成為一個詞,表示洗澡、洗身(王鳳陽)。
梳洗頭髮能去除污垢,也會使頭髮掉落,故「」引申有去除、芟剪之意,《管子.輕重丁》:「請以令沐途旁之樹枝,使無尺寸之隂。」意謂請求下令剪除道路旁邊樹木的枝條,使路上沒有一點樹蔭。《釋名》:「沐者髪下垂,秃者無髪,皆無上貌之稱也。」《說文解字約注》:「凡沐必落髮,故引申有芟除義。」
金文用作人名,二年上邵守冰戈:「丞沐」,「」是官名,表示叫沐的佐官。
成語「沐猴而冠」表示猴子帶帽子,雖然外表像樣,卻掩飾不了是猴子的本質。《史記.項羽本紀》記載有一個叫韓生的人對項羽說關中地形險要,有山河為屏障,土地肥沃,是定都稱霸的好地方。項羽見秦宮室已燒毀,又思念故鄉,所以說自己發達以後不回鄉,就好像在夜間盛裝行走,無人知曉。韓生背地譏諷說項羽這個楚人是猴子戴帽子,徒具儀表,不能成事。漢帛書借「」為「」,《馬王堆帛書.胎產書》第4-5行:「是故君公大人,毋使朱(侏)儒,不觀木(沐)候(猴)」,「沐猴」是楚方言,即獮猴。意謂王公大人的消遣不要使喚矮子,不要賞玩猴子。
而「櫛風沐雨」出自《莊子.天下》:「沐甚雨,櫛疾風」,記載大禹以大雨洗髮,以暴風梳頭;比喻在外奔波勞碌,受盡風吹雨打。
金文「」從「」從「」,會以刀斧砍斷樹木之意。本義是折斷。
金文從「」從「」,或不從「」而從「」,「」、「」皆象樹木形,會以刀砍劈木材之意。王子午鼎「」形右邊中部加兩短橫,以示斧斤折斷草木之處,與戰國竹簡、《說文》籀文形體相同。
」、「」二字形音義皆十分相近,「」象以斧斤斷木,「」象以刀劈木,二字古音同在章紐月部,是一組同源字。參見「」。古書中「」也有裁木之義,《淮南子.主術》:「巧工之制木」,高誘注:「制,裁也。」《說文》:「制,裁也。从刀从未。未,物成有滋味,可裁斷。一曰止也。𠝁,古文制如此。」
」本指剪裁、切斷樹木,引申指根據法度而作出的決斷、制裁、控制等,再引申指制度、體制。
金文表示法度、準則,王子午鼎:「萬年無諆(期),子孫是制。」勉勵子孫以鼎銘所言為準則(參張世超)。
古「」、「」通用,《郭店楚簡.緇衣》引《呂刑》云:「折以型(刑)」,今本《禮記.緇衣》引作「制以刑」,指以刑法來裁斷。段玉裁《說文解字注》:「古多假折爲制。《吕刑》:『制以刑』。《墨子》引作『折則刑』。《魯論》:『片言可以制獄。』古作折獄。」
甲骨文上從「」或「」的省形,下從「」,構形初義不詳。金文下加「」,象腳趾,疑象一人在攀山越嶺之形,本義為攀登跨越,引申為超越、凌駕。
甲骨文上從「」或「」的省形,下從「」,金文下加「」,象腳趾,疑象一人在叢林中行走或攀山越嶺之形,本義為攀登跨越,引申為超越、凌駕。《說文》:「夌,越也。从夊、从𡴆。𡴆,高也。一曰:夌𢕌也。」《說文解字繫傳》:「越,超越也。」段玉裁注:「凡夌越字當作此。今字或作淩,或作凌,而夌廢矣。」「《廣韻》陵下云:『犯也。侮也。侵也。』皆夌義之引伸,今字槪作陵矣。」
《說文》「夌𢕌」即「凌遲」,《韓詩外傳》卷三:「夫一仞之牆,民不能踰;百仞之山,童子登而遊焉,凌遲故也。」「」表示山坡平緩而不陡,「」表示可以跨越、登上;全句意謂七尺高的牆壁,百姓不能越過,七百尺高的山嶽,小孩子能登上去遊玩,因為山坡平緩,能夠攀越之故。一說「」應讀為「」,指山陵、山阜、山岳,「陵遲」指山勢從高而下逐漸傾斜之意。《匡謬正俗》:「陵為陵阜之陵;而遲者,遟遟微細削小之義。古遟夷通用,或言陵夷,其義一也。言陵阜漸平」。《說文通訓定聲》:「自高漸下之意」。一說「凌遲」是連綿詞,又作「陵夷」、「逶迤」、「威遲」、「威夷」、「倭遲」等,指山坡曲折綿延。
甲骨文用作地名,《合集》8243:「才(在)夌」。
金文用作人名,子夌乍母辛尊:「子夌乍(作)母辛尊彝」,意謂子夌為母辛鑄造了這件青銅器。
」指松樹。
」從「」,「」聲,本義為松木。《說文》:「松,木也。从木,公聲。㮤,松或从容。」「」一般為常綠喬木,樹葉呈針形,樹皮多為鱗片狀,可結球果。傳世文獻中「」多用作本義,指松樹,《詩.鄭風.山有扶蘇》:「山有喬松,隰有游龍。」「游龍」即紅草,全句指山上有高松,窪地有紅草。
金文用作地名,鄂君啟舟節記鄂君啟船隊所經之地時,提到「就彭矤(澤),就松昜(陽)。」「松陽」讀為「樅陽」,《史記.封禪書》:「浮江,自尋陽出樅陽」,《漢書.地理志》廬江郡有「樅陽」,地在今安徽省南部樅陽縣,與「彭澤」相鄰。
戰國竹簡用作本義,《上博竹書四.多薪》簡2:「多薪多薪,莫奴(如)松杍(梓)」,指在眾多薪材之中,沒有比得上松木和梓木的。
晉璽用作姓氏,《通志.氏族略五》:「松氏,見《姓苑》。隋有松贇,名士也。望出東莞。」
傳世文獻「」可通為「」,指依從。《墨子.號令》:「為人下者,常司上之,隨而行,松上不隨下。」王念孫《讀書雜志》:「引之曰:司,古伺字。松,讀為從,言從上不從下也。」另,「」同「」,《字彙補.木部》:「松,與鬆同。」現代漢語以「」為「」的簡化字。
」從「」,「」聲,一種樹名。
」是木名,材質優良,古人用來製車築堤。《說文》:「枋,木,可作車。从木,方聲。」「」又通作「」、「」。
金文通假為「」,中山王圓壺:「枋數百里」,「」讀為方圓之「」,表示地理範圍,「枋數百里」即方圓數百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