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缶 (主部件) 共 6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6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金文象器皿之形,上象蓋子,本義是缶。
甲金文象器皿之形,上象蓋子,本義是缶。《說文》:「缶,瓦器所以盛酒𤖅。秦人鼓之以節謌。象形。凡缶之屬皆从缶。」
一說「」是「」的簡省(金文形義通解),象持杵製作陶器之形,姑備一說。
」是容器,用以盛水或酒,流行于春秋戰國。甲骨文用作方國名和人名。金文用作本義。蔡侯朱缶:「蔡侯朱之缶」。《爾雅.釋器》:「盎謂之缶。」又用作人名,小臣缶鼎:「王易(賜)小臣缶湡責(積)五年」,「小臣」是職官名,「」是人名,「」是地名,「」讀作「」,指貢物,如禾米薪芻之類(參李學勤)。意思是說王賜予小臣缶五年的湡地的禾米。商代金文中的「小臣缶」亦見於甲骨文。又通假為「」,京姜鬲:「其永缶(寶)用」。
從「」聲之「」與金文「」字所從相同,參見「」。
金文從「」(俯伏人形)從「」,「」、「」皆是聲符。象人俯身持杵製作陶器之形,本義是製作陶器,是「」的初文。
金文從「」(俯伏人形)從「」,「」、「」皆是聲符。象人俯身持杵製作陶器之形,本義是製作陶器,是「」的初文。張世超等指出,製瓦器須以杵搗坯。
金文用作姓氏和人名。又通假為「」,邛君婦壺:「子子孫孫永匋(寶)用之」。
戰國竹簡用作本義,表示製作陶器,《郭店楚簡.窮達以時》簡2-3:「舜耕於鬲山,匋(陶)拍於河浦。」《上博竹書二.容成氏》簡13:「昔舜靜(耕)於鬲丘,匋(陶)於河賓(濱)。」
《說文》:「匋,瓦器也。从缶,包省聲。古者昆吾作匋。案《史篇》讀與缶同。」段玉裁注:「今字作陶,陶行而匋廢矣。」
金文從「」,「」聲,戰國竹簡從「」,「」聲,本義是一種古代炊器,這種炊器有陶製的,故從「」,有金屬製的,故從「」。
金文從「」,「」聲,戰國竹簡從「」,「」聲,「」是陶製器皿,「」表示金屬製的。「」原為古炊器,戰國時被用作量器。「」作為炊器,斂口,圜底,或有二耳。其用如鬲,置於灶口,上置甑以蒸煮。盛行於漢代。有鐵製的,也有銅和陶製的。「」作為量器,春秋、戰國時代流行於齊國,現存有戰國時的子禾子釜和陳純釜,都作壇形,小口大腹,有兩耳。子禾子釜的容積爲20.46公升,陳純釜的容積爲20.58公升。與商鞅量、新莽嘉量的容積已很接近(《漢語大詞典》)。金文表示量器,子禾子釜:「左關釜節于稟釜」,「左關」是地名,意謂左關釜的量值應受節于官方倉稟之釜,即以稟釜作為左關釜的量值標準(馬承源)。
戰國竹簡通假為「」,《上博竹書七.吳命》簡5:「釜(斧)戉(鉞)之威」。
」字小篆作「」,「」是聲符,「」是義符,因為作為炊器的「」與鬲同為蒸煮器。《說文》:「鬴,鍑屬。从鬲,甫聲。𨥏(釜),鬴或从金,父聲。」段玉裁注:「今經典多作釜,惟《周禮》作鬴。」《詩.召南.采蘋》:「于以湘之,維錡及釜。」毛亨傳:「湘,亨也。錡,釜屬,有足曰錡,無足曰釜。」意謂用甚麼來烹煮,用錡和釜。
甲骨文象無底的囊袋,上下兩端以繩索綁束之形,本義是囊袋。與「」、「」形近,另參見「」。
甲骨文於袋中加「」(「」)為聲符,袋中的「」、「」是鼓槌的象形初文(徐寶貴)。中山王鼎:「奮桴振鐸」。《楚辭.九歌》:「揚桴兮拊鼓」。
金文從「」,「」聲。用作人名和地名。又用作本義,表示囊袋,毛公鼎:「母(毋)敢龏㯱,龏㯱迺侮鰥寡。」「龏㯱」即「共㯱」(吳大澂),是說不敢奪取人民的財富以充實一己的私囊,這樣做便是欺侮孤寡的人。
《說文》:「㯱,囊張大皃。从㯻省,匋省聲。」
寶字甲骨文表示在家裏貯藏財富,有藏寶、珍重之意。
寶字甲骨文作貝、玉在屋裡之形。貝、玉於商代作貸幣用,置於屋內,表示貯藏財富,有藏寶之意,或會珍重、寶愛之意。《說文》:「寶,珍也。从宀从王从貝,缶聲。」
金文寶字多有加「」作聲符(「」的上部或聲化為「」的初文),小篆承此形。或增「」為聲符。又,「」、「」同見於一字(如楚公家鐘),屬多聲之例。另有字形只從宀從缶,省去玉、貝(見杞白每氏壺)。
卜辭「帚(婦)寶」為人名。金文用作珍貴之義,如我方鼎︰「用乍父己寶尊彝。」或用作珍重、寶愛之意,銘文中常見「子子孫孫永寶用」中之「」即用為此義。
𦉢
金文從「」,「」聲,「𦉢」是用以盛水或酒的器皿,金文用作本義,表示容器。仲義父𦉢:「中(仲)義父乍(作)旅𦉢」。
《說文》:「𦉢,瓦器也。从缶霝聲。」《玉篇》:「似瓶,有耳,或作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