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虫 (主部件) 共 6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6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金文象蛇形,本義是毒蛇。「」作偏旁時往往泛指昆蟲。
甲金文象蛇形,本義是毒蛇。《說文》:「虫,一名蝮。博三寸,首大如擘指,象其臥形。」甲金文「」和「」皆象一條蛇,其分別是「」的字形象身體的部分比較粗。甲骨文的「」身上有花紋,金文或簡化為一豎。而「」的蛇身比較小,二字毫不相混。(裘錫圭)
甲骨文或以「」為「[止虫]」(害)。如《屯南》644:「弗虫雨。」《天理》657:「鼎(貞):其㞢(有)虫(害)。」「有害」、「亡害」是古代成語。(參裘錫圭)金文亦用本義,如魚顛匕「出斿(游)水虫」,王國維曰:「約以匕形似虫,故以虫為喻。」
簡帛文字亦用本義。如《上博竹書八.蘭賦》簡3:「螻蛾虫蛇。」又如馬王堆帛書《老子》乙本第16-17行:「𧒒(蜂)𤻹(蠆)虫蛇弗赫(螫)。」後來孳乳了「」表示蝮蛇之義,傳世王弼本《老子.第五十五章》作「蜂蠆虺蛇不螫」。
」作偏旁時往往泛指昆蟲,參見「」、「」、「」等。
金文象蟲之形,本義是蟲。後加飾筆於蟲身。
《說文》:「禹,蟲也。从厹,象形。𥜼,古文禹。」
金文用作人名,禹是夏朝開國君主,率民平治水患,繼舜為帝。叔尸鐘:「處禹之堵」。此外,西周也有人取名禹。如西周厲王時人,字向父,弔向父禹簋:「弔向父禹曰:余小子司朕皇考,肈帥井先文且(祖),共明德,秉威義(儀)。」
後世此字多用作人名,專指大禹。
金文從「」,「」聲,本義是一種蟲。疑即肚子裏的蛔蟲。
金文從「」,「」聲,本義是一種蟲。疑即肚子裏的蛔蟲。《廣韻》:「蚘,人腹中長蟲。」《集韻》:「蛕,或作蚘、蛔。」金文用作人名,魚鼎匕:「[寺䖵]蚘」,讀作「蚩蚘」,「蚩蚘」也作「蚩尤」,是神話中東方九黎族的首領。《集韻》:「蚩蚘,古諸侯號,通作尤。」
」的本義是蛀米蟲,即粵語穀牛。
金文字形不清,戰國秦簡、秦印文字從「」從「」從「」,《說文》認為本義是「」,即蛀米蟲,廣東稱為米牛、穀牛,紹興稱為米象(參季旭昇)。金文用作人名,漢帛書表示強壯、有力,《馬王堆.老子甲本卷後古佚書》:「強禦者,勇力者」,《詩.大雅.烝民》:「不侮矜寡,不畏彊禦。」
」亦作「𧖑」,《說文》:「強,蚚也。从虫,弘聲。𧖑籒文强从䖵从彊。」
」字象蜀國開國君主蠶叢在養蠶,本義是蜀國,引申表示蠶蟲。
甲金文從「」從「」從「」。「」字象蜀國開國君主蠶叢在養蠶,本義是蜀國,引申表示蠶蟲。「」亦是聲符。古書記載蠶叢的眼睛是豎起來的,《華陽國志》:「周失紀綱,蜀先稱王,有蜀侯蠶叢,其目縱。」所以甲金文特地把養蠶人的眼睛豎起來。四川三星堆出土的青銅縱目面具與甲金文字形和文獻互相印證。
甲金文用作國名,指蜀國。《周原》68:「伐蜀」。班簋:「甹(屏)王立(位),乍(作)亖(四)方亟(極),秉緐、蜀、巢。」表示掌管、管理緐、蜀、巢等國家。
戰國竹簡通假為「」,表示孤獨,《上博竹書一.孔子詩論》簡16:「燕燕之情,以其蜀(獨)也。」是說〈燕燕〉一詩的情,是因為主角從此要孤獨了(季旭昇)。
《說文》:「蜀,葵中蠶也。从虫,上目象蜀頭形,中象其身蜎蜎。《詩》曰:『蜎蜎者蜀。』」段玉裁注:「《詩》曰:『蜎蜎者蠋,蒸在桑野。』似作桑爲長,毛《傳》曰:『蜎蜎,蠋皃。蠋,桑蟲也。』」
」後來加「」分化出「」字專門表示蠶蟲一義。
」在古今方言中還可以表示一,如《方言》:「一,蜀也。南楚謂之獨。」這種用法今天仍保留在漢語閩方言中,如福州方言,潮州方言,「」在口語中皆讀作「」。
」本是蜥蜴類爬蟲動物。後假借為雖然的「」。
」金文從「」,「」聲,本義是象蜥蜴的一種爬蟲類動物。《說文》:「雖,似蜥蜴而大。从虫,唯聲。」後假借為雖然的「」。
」字見於春秋戰國金文,從唯從虫,唯是聲符,「」、「」上古韻部相同。「」初文作「」,本來是鳥的象形,後借用作發語詞。《說文》認為「」象大蜥蜴之形,按「」為蛇的象形,而「蜥蜴」俗稱「四腳蛇」,所以《說文》所言不無道理。
金文所見「」字皆用作發語詞,相當於雖然,有讓步之意,如新郪虎符:「燔燧事,雖母(毋)會符,行殹(也)。」又與「」、「」通用,王引之《經傳釋詞》:「惟,發語詞也,亦作雖。」秦公鐘:「余雖小子」,《尚書.大誥》:「予惟小子」。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