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乚 (包括子部件) 共 13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1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金文「」從「」,小短畫指示刀鋒所在,是鋒芒的「」的本字(林潔明)。借為逃亡、死亡等。
甲金文「」字從「」,以一短畫指示鋒芒之所在,是鋒芒的「」(「」)的本字(林潔明)。逃亡、死亡、有無等是假借之義。
甲骨文假借為有無之「」,「往來亡(無)災」。金文表示滅亡,中山王方壺:「邦亡身死」。又假借為「」,中山王方壺:「曾亡(無)一夫之救」。又通作忘記之「」,弔家父簠:「哲德不亡(忘)」,又用作人名。
《說文》:「亡,逃也。从入从乚。凡亡之屬皆从亡。」
甲金文從「」從「」,與小篆形同,構形初義不明。
甲骨文表示乞求,「王其有匄于大甲畀」(乙7257),又通讀作「」,「亡匄」即無害,與「亡(無)尤」、「亡(無)災」同例(郭沫若)。金文通讀為「」,表示祈求,啟卣:「用匄魯福」,《詩.豳風.七月》:「為此春酒,以介眉壽。」又讀為「」,牆盤:「天子沬(眉)無匄」,眉壽無害是古代成語,表示眉壽無疆,無有患害。《詩.魯頌.閟宮》:「萬有千歲,眉壽無有害。」
《說文》:「匄,气也。逯安說:亡人爲匄。」
金文從「」從「」,「」亦是聲符。「」古多有「」義,疑「」的本義是虛無、虛妄、失實。
金文從「」從「」,「」亦是聲符。「」古多有「」義,疑「」的本義是虛無、虛妄、失實。古代從「」的字多有貶義,參見「」。
」的本義是虛妄,沒有事實根據。《廣韻.漾韻》:「妄,虛妄。」《法言.問神》:「無驗而言之謂妄。」《易.无妄》:「无妄」,焦循章句:「妄者,虛而不實也。」
由虛無之義引申,無知也是「」,不了解詳細情況而輕舉妄動、隨便行動的人稱為「」。《孟子.離婁下》:「此亦妄人也已矣」,趙岐注:「妄,妄作之人,無知者。」引申之,不依法,行為不正、胡作非為又稱「」。徐灝《說文解字注箋》:「戴氏侗曰:『妄者,行不正也。』」所以「」又有胡亂、狂亂之意。《說文》:「妄,亂也。从女,亡聲。」說話不分輕重,隨便亂說稱為「妄言」。《管子.至山數》:「不通於輕重謂之妄言。」不假思索、不顧後果的行為稱為「妄舉」。《管子.版法解》:「為而不知所成,成而不知所用,用而不知所利害,謂之妄舉。」
胡思亂想稱為「妄想」。佛教術語中,迷亂之心、被煩惱污染之心稱「妄心」、「妄念」。迷惘之心發出的對事物的執着稱「妄執」(白川靜)。
金文「」讀為「」,表示荒廢,毛公鼎:「女(汝)毋敢妄(荒)寧」,「荒寧」即耽於逸樂。《詩.唐風.蟋蟀》:「好樂無荒。」鄭玄箋:「荒,廢亂也。」「」、「」皆有胡亂之意,音義皆近。
出土竹簡、漢帛書常常借「」為「」,《馬王堆.老子甲本卷後古佚書》第367行:「為官者不以忘(妄)予人,故知臣者不敢誣能。」武威漢代醫簡34號:「勿忘(妄)傳也」。「忘傳」即「妄傳」,告誡人們不要妄為流傳。
金文從「」,「」聲,與小篆構形相同。本義為水廣遠之貌。
金文從「」,「」聲,與小篆構形相同。戴家祥依從《說文》,認為本義為水廣遠之貌,姑備一說。
金文用作國名,巟白簋:「巟白(伯)乍(作)姬寶簋。」「巟白」是巟國首領。
」是「」的古字,《說文》:「巟,水廣也。从川,亡聲。《易》曰:『包巟用馮河。』」段玉裁注:「引申爲凡廣大之偁。〈周頌〉:『天作高山,大王荒之。』《傳》曰:『荒,大也。』凡此等皆叚荒爲巟也。荒,蕪也。荒行而巟廢矣。」戰國竹簡「」可讀為「」,《上博竹書五.三德》簡7:「喜樂無堇(限)度,是胃(謂)大巟(荒),皇天弗京(諒),必復之㠯(以)憂喪。」
另戰國竹簡「」亦用作「」,指畏懼,《上博竹書四.曹沫之陳》簡61:「勇者喜之,巟(惶)者悔之」,指讓有勇氣的人欣喜,讓畏懼的人後悔。字又用作「」,《郭店簡.唐虞之道》簡8:「愛親巟(忘)臤(賢),仁而未義也。」
」是形聲會意字,「」同時表聲和表意,「」即「」也,從亡從心,表示失去記憶,不記得。本義是忘記。
」是形聲會意字,「」同時表聲和表意,「」即「」也,從亡從心,表示失去記憶,不記得。本義是忘記。《說文》:「不識也,從心從亡,亡亦聲。」段玉裁注:「識者,意也。今所謂知識,所謂記憶也。」
金文中,除用作人名外,有忘記、遺忘之意。早期未有「」字,金文借「」字表示忘記之意,如西周早期獻簋:「十世不朢獻身才畢公家」,西周中期師朢鼎:「王用弗朢聖人之後」。而從亡從心之「」字見於春秋晚期以後。如[妾子]𧊒壺:「日夜不忘」,十四年陳侯午敦:「保又(有)齊邦,永世毋忘」。《詩.谷風之什.鼓鍾》:「淑人君子,懷允不忘」,《詩.鴻鴈之什.沔水》:「心之憂矣,不可弭忘」。參見「」、「」、「」。
出土文獻「」常常通假為「」,參見「」。
金文與篆文從「」,「」聲,本義為邙山,也叫北邙,在河南省洛陽市北。
金文與篆文從「」,「」聲,本義為邙山,也叫北邙,在河南省洛陽市北。《說文》:「邙,河南洛陽北亡山上邑。从邑,亡聲。」段玉裁注:「邙,河南雒陽北。雒各本作『洛』,誤。今正。河南雒陽,二《志》同。芒山上邑。芒,宋本或作『亡』,或作『土』。《玉篇》、《集韵》、《類篇》作『土』。今定作『芒』。《左傳‧昭卄二年》杜注曰:『北山,洛北芒也。』《文𨕖‧應休璉與從弟君苗君胄書》曰:『登芒濟河。』李注引《說文》:『芒,洛北大阜也。』今《說文》雖無此語,然所據爲唐以前書。《郡國志》『雒陽』下亦引《皇覽》:『縣北芒山,道西吕不韋冢。』《水經注‧穀水篇》曰:『廣莫門,北對芒阜。』是則山本名芒,山上之邑則作邙。後人但云北邙,尟知芒山矣。亡者,譌字也。土者,淺人肊改之也。北芒山,在今河南河南府府北十里,山連偃師、鞏、孟津三縣,綿𠀕四百餘里。《左傳‧昭二十二年》『王田北山』,卽此。按《周書》所謂郟山者,北邙山也。王城謂之郟者,以山名之。桓七年王『遷盟向之民于郟』,襄二十四年『齊人城郟』,《周語》『晉文公旣定襄王于郟』,皆謂王城也。然則云郟鄏者,謂郟山下肥漘之地。郟古字容當作『夾』。从邑,亡聲。亦從芒省。」
金文用作地名,見於戰國十年邙令差戈。
印璽文字用作姓氏,見於《古璽彙編》2114。
古書用作本義,如孟郊〈弔盧殷〉:「邙風噫孟郊」,意謂孟郊在北邙山的風中悲痛嘆息。
金文「」從「」,「𡈼」聲(「」、「」),或改聲符為「」(增「」在「」旁而成)。「」是堂下至門之間的無蓋空地,故從「」象堂下空地。本義是堂前空地。
金文「」從「」,「𡈼」聲(「」、「」),或改聲符為「」(增「」在「」旁而成)。「」是堂下至門之間的無蓋空地,故從「」象堂下空地。本義是堂前空地。「𡈼」從人從土,象人站立於土地上,亦是「」的聲符。「」即人站立於廷中之意。小篆仍從「𡈼」,後來漢字隸變後訛從「」。《說文》:「廷,朝中也。從廴,𡈼聲。」
古者臣見君,君南面坐於堂上,堂亦稱「」,臣北面立於堂下廷中,故統稱「朝廷」(林義光),後世加「广」作「」。《論語.鄉黨》:「其在宗廟朝廷」邢昺疏:「朝廷,布政之所。」「」是君王上朝布政的地方,是進行冊命禮的主要場所。頌鼎:「宰引右頌入門,立中廷。」散氏盤:「氒受圖夨王于豆新宮東廷」。「」又為動詞,表示朝見,「不廷」即是背叛不朝,如毛公鼎:「率褱不廷方」,「不廷方」即不朝之國。文獻作「」,《尚書.周官》:「惟周王撫萬邦,巡侯甸,四征弗庭」《左傳.隱公》:「以王命討不庭」。
」從「」,「」聲,本義是隱匿。
」表示隱匿,《說文》:「匽,匿也。从匸,妟聲。」
」最初從「」從「」從「」,「」是聲符,「」象室外的廷地,張世超等認為「」會女子站在廷中日下之意。
金文表示喜樂,典籍作「」或「」,秦公鎛:「以匽皇公,以受大福」,沇兒鎛:「以匽以喜,以樂嘉賓,及我父兄庶士。」邾公牼鐘:「以樂其身,以匽大夫,以喜者(諸)士。」又用作國名和地名。
甲金文「」從「」從「」從「」,「」小篆變為「」。「」象手形,全字象手持木柱,有所樹立之貌,本義是樹立。
甲金文「」從「」從「」從「」,「」小篆變為「」。「」象手形,全字象手持木柱,有所樹立之貌,本義是樹立。甲骨及早期金文如□建觚、小臣□鼎「」字是初文,不從「」而從「」,象一人手持木柱樹立於庭隅內,示建立之義。為了樹得正,往往需要有人把它扶住,故從「」;蔡侯鐘銘的「」字從「」,可能有樹物於土上的用意(裘錫圭)。後期金文改從「」,以手形(「」)為「」之省,強調以手興建之動作。當「」改寫為象手形的「」,手形和木柱便寫得和「」字十分相似。「」、「」二形在古文字中往往不別。所以「」後來寫作從「」。「」中之「」本來表示手持木柱,與表示持筆書寫之「」字起源和意義均有異,參見「」。
卜辭中「」用為地名,如「王卜,在建」。金文除用於早期氏族徽號、人名外,還表示建立之意。如小臣□鼎:「□公建匽(燕)」,蔡紐鐘:「建我邦國」,《周禮.天官.冢宰》:「惟王建國」;《周禮.夏官.量人》:「掌建國之法」鄭玄注:「建,立也。」
《說文》:「建,立朝律也,從聿,从廴。」
金文從「」從「」從「𡈼」,「」是聲符。「」、「」是一字異體,本義是遠望。
金文從「」從「」從「𡈼」,「」是聲符。「」、「」是一字異體,「」的本義是登高望遠,後來象豎起的眼睛的「」聲化為「」。
由於金文常用「」來表示月滿,是透過月亮的圓缺來紀錄時間,所以「」從「」為意符。《說文》以「」來表示月滿,「」來表示希望,其實「」、「」本來是一字。
從「」者為「𡈼」之省。李孝定曾言:「臣為豎目形,絕不可省,作字者任意為之耳,形聲之字,例屬後起,故知作「」者必較「」為晚出。」考「」字始見於西周中期以後之金文,多用為月相名,參見「」。
《說文》:「望,出亡在外,望其還也。從亡,朢省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