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囗 (包括子部件) 共 59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1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𨚵
從「」,「𢦔」聲。「𨚵」是古國名,姬姓,春秋時被宋所滅。
從「」,「𢦔」聲。「𨚵」是古國名,姬姓,春秋時被宋所滅。《說文》:「𨚵,故國,在陳留。从邑,𢦒聲。」傳世文獻中又作「」或「」。《春秋.隱公十年》:「宋人、蔡人、衛人伐戴。」楊伯峻注:「戴音再。《公》、《穀》作載,《釋文》及《正義》亦作載。《說文》作𨚵。今河南省民權縣東而稍北四十五里,離宋都六十餘里,當即古載國之地。」
金文「𨚵」讀為「」,如陳侯因[次月]敦:「皇考孝武𧻚公,龏(恭)𨚵(哉)!」又以「𢦔」表示戴國,參見「𢦔」。
金文從「」從「」,本義是兒子。
金文從「」從「」,本義為兒子。一說「」表示範圍,全字象還在襁褓中的孩子(谷衍奎);一說舊時婦女為了不礙日常工作,乃製造約一公尺高的木桶,中間底板作格子形,以漏尿,並將能立不能行的幼兒置在其中,故「」字所從之「」或代表木桶口(關子尹),姑備二說。
閩語稱兒子及物體之細小者為「」,《集韻》:「囝,閩人呼兒曰囝。」「」表示兒子及細小者的意義在今天的閩語中仍被沿用,如今天閩南方言兒子稱「」,矮小的凳子稱「椅囝」等。這裡的「」,相當於粵語的「」,官話的「」。
」另有一音與「」同,實為「」之異體,參見「」。
」在金文中作人名,如父辛簋:「囝乍(作)父辛彝」。
古詩亦以「」入詩,表示兒子,如陸游〈戲遣老懷〉:「阿囝略如郎罷老,穉孫能伴老翁嬉」,「郎罷」指父親,「穉孫」即稚孫,詩句意謂父親告知兒子,等兒子到父親歲數時,會有小孫子相伴嬉戲。
金文從「」從「」,「」是聲符。「」傳世經傳用「」字,邗是國邑名,「」、「」本為兩個國家,後干國被吳國所滅,故吳國又稱「」,金文「」字從「」,是干國的本字。趙孟庎壺:「禺(遇)邗王于黃池。」「邗王」即吳王。
《說文》:「邗,國也,今屬臨淮。从邑干聲。一曰邗本屬吳。」
金文、小篆從「」,「」聲。本義為周代諸侯國名。
金文、小篆從「」,「」聲。本義為周代諸侯國名。《說文》:「周武王子所封,在河內野王是也。从邑,于聲。又讀若區。」「」是周武王次子邘叔姫誕的封地,至春秋時為鄭國所滅。《左傳.僖公二十四年》:「邘、晉、應、韓,武之穆也。」杜預注:「四國皆武王子。應國在襄陽城父縣西、韓國在河東郡界、河內野王縣西北有邘城。」這句指邘、晉、應、韓四國的都是周武王兒子的封地。邘國位於今河南省沁陽市西萬鎮邘邰村。
金文用作地名,四年邘令戈:「邘命(令)輅庶」,「邘令」即邘縣的縣令,輅庶是人名。
竹簡用作姓氏,《包山楚簡.文書》簡115:「𦺈陵公邘」,楚簡人名殘缺,即姓邘的𦺈陵公。
戰國貨幣上鑄有「」字,應是表示邘國,劉體智《善齋吉金錄》:「于即邘國。見《左傳.僖公二十四年》,今懷治河內故邘縣,有邘臺、邘城,是知于即邘矣。」
金文與篆文從「」,「」聲,本義為邙山,也叫北邙,在河南省洛陽市北。
金文與篆文從「」,「」聲,本義為邙山,也叫北邙,在河南省洛陽市北。《說文》:「邙,河南洛陽北亡山上邑。从邑,亡聲。」段玉裁注:「邙,河南雒陽北。雒各本作『洛』,誤。今正。河南雒陽,二《志》同。芒山上邑。芒,宋本或作『亡』,或作『土』。《玉篇》、《集韵》、《類篇》作『土』。今定作『芒』。《左傳‧昭卄二年》杜注曰:『北山,洛北芒也。』《文𨕖‧應休璉與從弟君苗君胄書》曰:『登芒濟河。』李注引《說文》:『芒,洛北大阜也。』今《說文》雖無此語,然所據爲唐以前書。《郡國志》『雒陽』下亦引《皇覽》:『縣北芒山,道西吕不韋冢。』《水經注‧穀水篇》曰:『廣莫門,北對芒阜。』是則山本名芒,山上之邑則作邙。後人但云北邙,尟知芒山矣。亡者,譌字也。土者,淺人肊改之也。北芒山,在今河南河南府府北十里,山連偃師、鞏、孟津三縣,綿𠀕四百餘里。《左傳‧昭二十二年》『王田北山』,卽此。按《周書》所謂郟山者,北邙山也。王城謂之郟者,以山名之。桓七年王『遷盟向之民于郟』,襄二十四年『齊人城郟』,《周語》『晉文公旣定襄王于郟』,皆謂王城也。然則云郟鄏者,謂郟山下肥漘之地。郟古字容當作『夾』。从邑,亡聲。亦從芒省。」
金文用作地名,見於戰國十年邙令差戈。
印璽文字用作姓氏,見於《古璽彙編》2114。
古書用作本義,如孟郊〈弔盧殷〉:「邙風噫孟郊」,意謂孟郊在北邙山的風中悲痛嘆息。
金文從「」從「」,「」是聲符。金文用作國名,傳世文獻作「」,在今河南息縣西南(方濬益、郭沫若)。邛君壺:「邛(江)君婦龢乍(作)其壺」。
《說文》:「邛,邛地。在濟陰縣。从邑工聲。」
甲骨、金文、小篆從「」從「」,木在囗中,「」亦作聲符。「」是「」、「」的初文,本義是門檻。
甲骨、金文、小篆從「」從「」,木在囗中,「」亦作聲符。「」是「」、「」的初文,段玉裁注「」字曰:「謂當門中設木也。」俞樾:「困者,梱之古文也。《木部》:『梱,門橛也。从木,困聲。』困既从木,梱又以木,緟椱無理,此蓋後出字,古字止作困。从囗者,象門之四旁,上為楣,下為閫,左右為根也,其中之木即所謂橜也。」「」的本義是門檻。由此義引申出阻礙之意。《周易.困》:「困于石,據于蒺藜。」即亂石阻礙前進的道路,又有蒺藜佔據於其上。從阻礙、限制義又引申為處於艱難困苦的境況之中。《史記.屈原賈生列傳》:「齊竟怒不救楚,楚大困。」意指齊國因為痛恨楚國背信棄義,不出兵相救,楚國陷入十分困難的境地。後再引申為包圍之義,即圍困。諸葛亮〈後出師表〉:「其用兵也,仿佛孫、吳,然困於南陽。」意指曹操用兵之法好像孫臏吳起,但曾在南陽被圍困。後來「」字又解作疲憊。唐白居易〈賣炭翁〉:「牛困人飢日已高,市南門外泥中歇。」指牛隻疲倦了,賣炭翁餓了,就在市集南邊的城門外休息。「」後因假借義太多,加義符「」,另造「」字;或加義符「」,另造「」字,以表示本義(俞樾、楊樹達)。
甲骨文用作祭名(郭沫若),《合集》:「其困於上甲,雨?」「上甲」是殷人先祖;卜辭意指向上甲進行祀禮,會否下雨?
金文用義不明,疑為官職名。父丁困册爵:「父丁困册。」
秦簡用作本義,即「」,《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簡2叄:「行到邦門困(閫)。」「門閫」就是直豎於門中間的門限。又解作處於困難的人,《睡虎地秦簡.為吏之道》簡3:「孤寡窮困。」即孤兒、寡婦、處於貧窮、艱難的人。
楚簡解作盡、極。《上博楚竹書七.凡物流形甲》簡24:「識險而困,識困而復。」意謂知道危險則知道極限,知道極限就回頭。
漢帛書用作圍困之義。《馬王堆帛書.戰國縱橫家書》第263行:「是我困秦、韓之兵,免楚國楚國之患也。」「楚國」二字重覆;意謂是我(陳軫)圍困秦韓兩國的軍隊,除去楚國的禍患。
《說文》:「困,故廬也。从木在囗中。」「故廬」即舊房子。
甲金文「」字從「」(夏商城牆多呈方形)從「」(跪坐之人),本義指人聚居的地方。
甲金文從囗從卩,「」象一跪坐之人,「」代表疆界,考古發掘夏商城郭多呈方形,可證(參徐中舒),故「」本義指人聚居的地方。《釋名.釋州國》:「邑,人聚會之稱也」。此外,古人重視國都,以「」為「」的代表。國名、都名往往相通。如商代盤庚遷都於殷後,商朝又名為「」。故「」通稱為「」,即暗指都邑。甲骨、金文屢稱大邑商、天邑商,意指商國。卜辭如「才(在)大邑商」(《合集》36530);金文如𣄰尊:「隹珷王既克大邑商。」《尚書.周書》:「惟臣附于大邑周。」甲骨文又用作人名。
金文用作氏族名、人名外,亦表示都邑,洹子孟姜壺:「其人民都邑」;又用作區域單位,齊鎛:「侯氏易(賜)之邑二百又九十又九邑」。
戰國文字多用為地名。
《說文》:「邑,國也。从囗;先王之制,尊卑有大小,从卪。凡邑之屬皆从邑。」
金文從「」從「」,「」是聲符。今天的漢字部首「」在左,「」在右,但是在古文字階段,往往左右無別,分別在於「」和「」並非如楷書偏旁一般形體相同,而是兩個不同的字。
金文用作地名,鄂君啟車節:「邡城」,典籍作「方城」,戰國屬楚,故地在今河南省方城縣,《左傳.僖公四年》:「楚國方城以為城,漢以為池。」
《說文》:「邡,什邡,廣漢縣。从邑方聲。」
甲骨文從「」從「」,象種樹於田界之上,以為疆界。金文從「」從「」,「」下或從「」。「」的本義是邦國、國家。
甲骨文從「」從「」,象種樹於田界之上,以為疆界。字形與《說文》的古文相近,王國維以為古文上部的「」形是「」之譌。金文從「」從「」,「」下或從「」。參見「」、「」。
」的本義是邦國、國家。甲骨文用本義,如《合集》846:「鼎(貞):𢎥(勿)𠦪(禱)年于邦土。」「邦土」即「邦社」,意謂邦國的土地之神。
金文亦用本義,如史牆盤:「匍(撫)有上下,䢔(會)受萬邦。」意謂擁有上天下地和四方萬國。(參裘錫圭)又如盠方彝:「天子不叚不其萬年保我萬邦。」
戰國竹簡也表示邦國,如《郭店簡.老子乙》簡17:「攸(修)之邦,丌(其)惪(德)乃奉(豐)。」意謂推廣至國家,他的德行就會豐盛。傳世本《老子.第五十四章》作「修之於國,其德乃豐」,避漢高祖劉邦名諱改「」為「」。又如《上博竹書二.魯邦大旱》簡1「魯邦大旱」,意謂魯國發生大旱災。
古「」、「」為一字(王國維),「」也表示分封。如《上博竹書八.成王既邦》簡1「成王既邦周公二年」,「」讀為「」,意謂成王分封周公的第二年。又如《清華簡二.繫年》簡104:「改邦陳、蔡之君,囟(使)各復其邦。」表示改封陳國、蔡國的君主,使他們各自復國。傳世古書中的例子如《墨子.非攻下》:「唐叔與呂尚邦齊、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