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戌 (包括子部件) 共 10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1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金文象斧鉞一類兵器,假借為地支。
甲金文象斧鉞一類兵器,假借為地支。金文象斧柄之豎筆彎曲。甲金文用作地支。《合集》13525:「甲戌卜」。康鼎:「唯三月初吉甲戌」。
《說文》:「戌,滅也。九月陽气微,萬物畢成,陽下入地也。五行,土生於戊,盛於戌。从戊,含一。凡戌之屬皆从戌。」
參見「」、「」。
甲骨文從「」從「」,或從「」從「」,「」是聲符,甲骨文「」、「」同形,「」象城邑之形,「」象斧鉞,會以兵器守城圍之意,是「」的初文(季旭昇、李艷)。
甲骨文有兩種字形,第一種從「」從「」,一說從「」從「」,「」是聲符,甲骨文「」、「」同形,「」象城邑之形,「」象斧鉞,會以兵器守城圍之意,是「」的初文(季旭昇、李艷)。第二種字形從「」從一小豎「」,季旭昇認為丨是土的省形,李艷認為象木椿形,代表聚居地,其表義與「」表城邑同。
金文上承甲骨文第二種字形。春秋戰國金文於一小豎中間加一圓點為飾。
甲骨文從「」的「」是大乙的廟號,或稱「」,即是商代開國之君「成湯」,而從一小豎的「」多用作地名和用牲法。金文用作周朝第三代君主的稱號,牆盤:「憲聖成王。」此外,金文「成唐」(叔夷鐘)即典籍的「成湯」。表示成就,中山王方壺:「休有成工(功)」成功即成就功業之意。又假作「」,表示盛載,弔家父簠:「用成(盛)稻粱」。又用作地名,何尊:「隹(唯)王初遷宅于成周。」成周即周之東都洛陽。
《說文》:「成,就也。从戊丁聲。𢦩,古文成从午。」
」從「」從「」,本義是以斧鉞殺戮(吳其昌、何琳儀)。
甲金文從「」從「」,「」象斧鉞一類武器,「」可能只是增繁筆畫,「」的本義是以斧鉞殺戮(吳其昌、何琳儀)。《尚書.君奭》:「咸劉厥敵」,《逸周書.世俘解》:「則咸劉商王紂」。「」、「」皆表示殺害。典籍或作「」,《管子.宙合》:「減,盡也。」
甲骨文用作人名,《合集》3507:「㞢(侑)于咸戊」。「咸戊」即「巫咸」的倒稱,表示對巫咸進行侑祭。
金文借用作副詞,表示全部。𠫑羌鐘:「武文咸剌(烈)」,表示武功文德全都顯赫(馬承源)。又由全部引申表示完畢,噩侯鼎:「王宴,咸酓(飲)。」表示王宴飲,飲畢。「咸既」同義連文,也表示完成,或作「既咸」。夨令彝:「用牲于康宮,咸既。」表示拿牲畜在康宮獻祭,完畢。又用作地名,十三年相邦義戈:「咸陽工帀(師)田。」「咸陽」是秦國都城,《史記.秦始皇本紀》:「收天下兵,聚之咸陽。」在今陝西咸陽東。《睡虎地秦簡.秦律十八種》簡26:「咸陽」。
戰國竹簡和漢帛書借「」為「」,《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簡27正:「帝以殺巫減」,「巫減」即「巫咸」。《馬王堆帛書.老子乙本卷前古佚書》第121行:「賢人減起」,即「賢人咸起」,表示賢人皆起。
《說文》:「咸,皆也。悉也。从口从戌。戌,悉也。」
西周金文從「𩫖」從「」,「」亦是聲符,為《說文》籀文所本,「𩫖」象城郭之形,「」象以斧鉞守衛城邑之形,本義是城邑。
西周金文從「𩫖」從「」,「」亦是聲符,為《說文》籀文所本,「𩫖」象城郭之形,「」象以斧鉞守衛城邑之形,本義是城邑。
」是聲符,「」或省作「」形。東周金文則從「」從「」,象以土築成的城邑。「」字的一小豎或與「」旁合用豎筆。
金文表示長城,用以防守之牆垣,𠫑羌鐘:「長城」。「」的本義為都邑四周用作防守的牆垣,引申指牆垣內之區域,後泛指一般城市。中山王鼎:「列城數十」,《左傳.僖公十五年》:「賂秦伯以河外列城五,東盡虢略,南及華山,內及解梁城」。
《說文》:「城,以盛民也。从土从成,成亦聲。𩫨,籒文城从𩫖。」
金文從「」(或「」、「」,皆象武器)從「」,表示以武力懾服別人。
金文從「」從「」,或不從「」而從「」或「」。「」、「」、「」皆武器,在古代常用作儀仗器,君王貴族每每藉之以壯大聲威,「」字從「」、「」等旁,應該跟這種風氣有關(林清源)。陳秉新認為從「」從「」,取兵器加于女,會刑威之意。《尚書.洪範》:「惟辟作福,惟辟作威。」孫星衍疏引鄭玄曰:「作威,專刑罰也。」
金文通讀作「」,表示畏懼,邾公華鐘:「余畢恭威(畏)忌」。又表示威儀,即儀容舉止威嚴莊重,也即所謂「禮容」。叔向父簋:「秉威義(儀)」,王子午鼎:「惠于政德,淑于威義(儀)。」《詩.大雅.抑》:「敬慎威儀,維民之則。」蔡侯申盤:「威義(儀)遊遊」。
此外,金文又以「」表示「」,毛公鼎:「敃天疾畏」,即《詩.小雅.雨無正》的「旻天疾威」,俞樾《兒笘錄》:「威,怒也。」「旻天疾威」表示仁慈的上天發威、震怒。
戰國竹簡也表示儀容舉止,《上博楚竹書一.緇衣》簡16:「敬尔威義(儀)」。
《說文》:「威,姑也。从女从戌。《漢律》曰:婦告威姑。」
金文、小篆從「」,「」聲,本義是房屋所容納、盛載的東西。
金文、小篆從「」,「」聲,本義是房屋所容納、盛載的東西。「」甲骨文象房屋之形,故從「」之字多與房屋、居所有關。《說文》:「宬,屋所容受也。从宀,成聲。」段玉裁:「宬之言盛也。」王筠《說文解字句讀》:「宬,《土部》『城』,以盛民也。當作此宬。」引申為一般容納、盛載之義。明清時期又專指皇宮收藏文書檔案的地方。《字彙補》:「宬,藏書之室也,明大內有皇史宬,貯列聖御筆實錄祕典。」徐珂《清稗類鈔.宮苑類》:「皇史宬,建自明,四周石室。」《清史稿.禮志八》:「乾隆間,定實錄、聖訓歸皇史宬。」「實錄」是記載皇帝日常行動和國家大事的史書;從以上記載可見,自明代開始,皇宮內便設有皇史宬這個地方,用作存放歷史檔案。
周原甲骨文中有「宬叔」,學者多認為「」即是傳世文獻中的「」。《春秋會要》:「郕,姬姓,伯爵,文王子叔武始封。」「宬叔」即「郕叔」,是文王之子、武王之弟。《左傳.隱公五年》:「故衛師入郕。」杜預注:「郕,國也。東平剛父縣西南有郕鄉。」「」地望在今河南范陽縣一帶。
金文用作姓氏,宬伯㠱生壼:「宬白(伯)㠱生作旅壼。」「宬伯」是姓宬的伯爵,「㠱生」是人名;意指宬伯㠱生鑄造了一個軍旅用的壼。
金文、小篆從「」,「」聲,本義是減少。
金文、小篆從「」,「」聲,本義是減少。《說文》:「減,損也。从水,咸聲。」段玉裁注:「古書多假『咸』爲『減』。」張舜徽《說文解字約注》:「減之言柬也,謂物以柬擇而損也。凡物一經柬擇,則取精去粗,存者少矣。《廣雅.釋詁》三:『減,少也。』」
根據王鳳陽的研究,「」表示減少,側重數量,指從總數中減去一部分;而「」則側重整體,表示從整體中去掉一部分。《三國志.吳書.吳主傳》:「減征賦」。現代漢語的「減價」、「減租」、「減稅」仍保存古義。「」又指程度上的減輕或衰退,這個意思是「」所沒有的,如「減色」即遜色,「減退」即降低、衰退。袁牧〈祭妹文〉:「前年予病,汝終宵刺探,減一分則喜,增一分則憂。」意謂前年我病了,你日夜探聽,(我的病情)減輕一分便高興,加重一分便憂心。《晉書.王惲傳》:「聲望日減」,即聲名日漸衰落。
金文用作人名,者減鐘:「工(句)䱷(吳)王皮㸐之子者減」,「者減」是人名,意謂吳王皮㸐的兒子者減。
戰國竹簡和漢帛書表示減損、減少,《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簡139背:「入月十七日,以毀垣,其家日減」,意謂進入月內的第十七日,毀壞牆壁,屋子會一天一天地減損、損壞。《馬王堆漢帛書.老子乙本卷前古佚書》第153行:「減衣衾,泊(薄)棺椁。」意謂減少衣服和被子,使用儉樸(較劣等)的棺材。
戰國竹簡和漢帛書「」又通假為「」,《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巫減(咸)」,「巫減」即「巫咸」,又作「巫戊」,甲骨文作「咸戊」,他是傳說中殷中宗的賢臣,始創用筮占卜。《尚書.君奭》:「巫咸乂王家」,意謂巫咸治理王家。《馬王堆漢帛書.老子乙本卷前古佚書.十六經.成法》第121行:「夫是故毚(讒)民皆退,賢人減(咸)起。」意謂因此姦邪的臣子皆離去,有才德的人全部舉用。
漢印用作姓氏,《漢印文字徽》:「減安」。
典故「減灶」出自《史記.孫子吳起列傳》,指戰國時魏國攻打韓國,齊國將領孫臏救援韓國,孫臏故意逐日減少軍隊的灶數,造成士卒日漸逃亡的假象,以迷惑魏國的軍隊。魏軍果然中計,追至馬陵道遭到伏擊,大敗,魏國將領龐涓自殺。
甲骨文從「」從數點從「」,金文從「」,「」聲。「」象盛載物品的器皿,表示器皿滿載之意,本義是盛載。
甲骨文從「」從數點從「」,孫海波據《說文》認為象盛滿黍稷外溢之形,李孝定則認為象盛滿水外溢之形,本義為滿,與「」同義。金文從「」,「」聲。「」表示盛載物品的器皿,本義是盛載。
金文「」或省作「」。「」是聲符
金文表示盛載,史免簠:「用盛稻粱。」又表示旺盛,中山王圓壺:「德行盛旺」,又用作姓氏和人名。
《說文》:「盛,黍稷在器中以祀者也。从皿成聲。」
金文從「」,「」聲,本意是感動人心。
金文從「」,「」聲,本意是感動人心,《說文》:「感,動人心也。从心,咸聲。」
金文用作人名,邵宮和:「和工工感」,指和工一地的工匠名叫感。秦印亦用作人名。
傳世文獻中多保留本義,《易.咸》:「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禮記.樂記》:「樂也者,聖人之所樂也,而可以善民心,其感人深。」
另「」又從感動人心引申為情感、感覺。又引申有感激之義,張華《答何劭二首》之二:「是用感嘉貺,寫心出中誠」,指感謝厚賜,抒發內心真誠的意念。
傳世古書中「」可通假作「」,段玉裁《說文解字注》:「許書有感無憾。《左傳》、《漢書》『憾』多作『感』。葢『憾』淺於怨怒,才有動於心而已。」《左傳.昭公十一年》:「王貪而無信,唯蔡於感。」杜預注:「蔡,近楚之大國,故楚常恨其不服順。」焦循補疏:「按,感為憾之省,故杜以恨字解之。」
金文字形不清。學者多認為是從「」從「」(張亞初),或者從「」(張世超、徐在國),「」是聲符,金文用作樂器名,「鉦鋮」像倒放的鐘,手持長柄而敲擊之,又稱為「鉤鑃」。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