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用 (包括子部件) 共 13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1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骨文象桶形,左邊象桶身,右邊象把手。本義是桶,後假借表示施行、使用。
甲骨文象桶形,左邊象桶身,右邊象把手。(字形參見《合集》19762、21405)本義是桶,後假借表示施行、使用。(于省吾、楊樹達、裘錫圭)《說文》:「用,可施行也。」「」和「」是一字分化,參見「」。
甲骨文表示施行。如《合集》1616:「乙子(巳)卜:叀(惠)二牛且(祖)乙。用。」《花東》459:「癸丑卜:叀(惠)二牢于且(祖)甲。不用。」「」和「不用」出現在命辭之後,表示命辭的內容是否施行。
金文用作動詞,表示使用。如召仲鬲:「其子子孫孫永寶用。」又用作介詞,相當於「」。如虢季子白盤:「王睗(賜)乘馬,是用左(佐)王。」還用作連詞,可表示相承關係,相當於因而,如守宮盤:「守宮對揚周師釐,用乍(作)且(祖)乙[⻖尊](尊)。」又表示因果關係,相當於因為,如禹鼎:「用天降大喪于二或(國),亦唯噩侯馭方率南淮尸(夷)、東尸(夷),廣伐南或(國)、東或(國),至于歷內。」銘文講述因為上天降下災難,噩侯馭方攻打周朝的南國和東國,至於歷內。
金文又有「用事」一詞,表示執行職務。如善鼎:「易(賜)女(汝)乃且(祖)旂,用事。」表示賞賜你的祖先的旗給你,用來執行職務。
戰國秦簡「」有用為本義的例子。《睡虎地秦簡.秦律十八種》簡100:「縣及工室聽官為正衡石贏(纍)、斗用(桶)升,毋過歲壺〈壹〉。」「」讀為「」,整理者注:「斗桶,見《呂氏春秋.仲春紀》及《史記.商君列傳》,秦漢時以十斗為桶,一說六斗為桶。」全句意謂縣和工室由有關官府校正其衡器的權、斗桶和升,至少每年應校正一次。
」還表示運用,如《論語.學而》:「禮之用,和為貴。」又表示採用,如《史記.秦始皇本紀》:「韓非使秦,秦用李斯謀,留非,非死雲陽。」也特指吃喝,如《韓非子.外儲說左下》:「孔子御坐於魯哀公,哀公賜之桃與黍。哀公曰:『請用。』」
」表示任用。如《左傳.僖公三十年》:「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孟子.梁惠王下》:「國人皆曰賢,然後察之;見賢焉,然後用之。」
」表示功用、用處。如《莊子.逍遙遊》:「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韓非子.五蠹》:「賞其功,必禁無用,故民盡死力以從其上。」又表示用具,如《國語.周語上》:「先王之於民也,懋正其德而厚其性,阜其財求而利其器用。」韋昭注:「用,耒耜之屬也。」
」表示財用、費用。如《論語.顏淵》:「年饑,用不足,如之何?」《墨子.辭過》:「故節於身,誨於民,是以天下之民可得而治,財用可得而足。」
」表示統治、治理。如《荀子.富國》:「仁人之用國,將脩志意,正身行,伉隆高,致忠信,期文理。」《韓非子.內儲說上.七術》:「我死後,子必用鄭,必以嚴莅人。」
」字會疏菜或幼苗在田中生長之意,本義為苗圃。
」字從「」從「」,會疏菜或幼苗在田中生長之意,本義為苗圃。羅振玉認為象田間有蔬菜,是「」的初文。發展到金文,早期字形保留了甲骨的古樸原貌,後期從用從父亦聲,「」字遂從會意改為形聲。
」被借用為人名、族名、地名;田圃之義則加義符「」造「」字來表示。
金文從「」從「」。「」、「」皆是聲符,「」亦是意符,象一個趴伏在地上的人,本義是趴在地上爬行。
金文從「」從「」,皆是聲符。「」亦是意符,是「」或「」的初文,象一個人趴伏在地上。本義是俯伏在地上,用手足爬行。《說文》:「匍,手行也。从勹,甫聲。」段玉裁注:「今人以手摸𡩡,其語薄乎切,當作此字。」
金文通假為「」,表示有,「撫有」同義連用,表示擁有(楊樹達、白川靜、裘錫圭),史牆盤:「匍(撫)有上下」,大盂鼎:「匍(撫)有四方」。意謂擁有天下之意。一說讀為「」,「溥有」即廣有,「溥有四方」即廣有天下四方之意(王輝)。
」常與「」連用,表示伏地或爬行,《文選.馬融〈長笛賦〉》:「逮乎其上,匍匐伐取。」李周翰注:「匍匐,以手足行也。」《玉篇.勹部》:「匍匐,伏也。」《禮記.問喪》:「孝子親死,悲哀志懣,故匍匐而哭之。」引申之,「匍匐」有盡力之意,《玉篇.勹部》:「匍匐,盡力也。」《詩.邶風.谷風》:「凡民有喪,匍匐救之。」鄭玄箋:「匍匐,言盡力也。」故成語「匍匐之救」,表示竭盡全力的救助。《後漢書.章帝紀》:「蓋君人者,視民如父母,有憯怛之憂,有中和之教,匍匐之救。」
金文從「」從「」,「」亦是聲符。「」象植物在田中生長,吳大澂、方濬益認為象在田中種菜,「」象田界,本義是園圃、苗圃。
金文從「」從「」,「」亦是聲符。「」象植物在田中生長,吳大澂、方濬益認為象在田中種菜,「」字疊增「」為意符,象田之邊界,本義是園圃、苗圃。
《說文》:「圃,穜菜曰圃。从囗,甫聲。」段玉裁注:「《齊風》毛傳曰:『圃,菜園也。』馬融《論語》注曰:『樹菜蔬曰圃。』玄應引《倉頡解詁》云:『種樹曰園,種菜曰圃。』」
金文用作本義,表示園圃,御尊:「王才(在)圃」。又用作人名。
參見「」。
甲骨文「」疑會種田之意。古書「」表示分布、布施。
甲骨文從「」從「」,金文從「」從「」,「」、「」是手形,「」象田中有禾苗生長之形,疑「」字是種田之意。「」是聲符,何琳儀認為「」旁是繁化。後來「」加一點成「」字。
金文「」表示敷布、頒布,典籍作「」、「」,毛公鼎:「庶出入事于外,尃命尃政。」《詩.大雅.蒸民》:「賦政于外」。《說文》:「敷,布也。从寸甫聲。」又解作勉勵,典籍作「」,叔尸鐘:「余既尃乃心」,《廣雅.釋詁》:「薄,勉也。」又釋作大也,叔尸鐘:「尃受天命」。又用作人名。
」從「」,「」聲,古國名、地名。
金文從「」從「」,「」是聲符,金文用作國名。即《詩.大雅.崧高》:「維嶽降神,生甫及申」之甫,「」即古呂國,《詩.王風.揚之水》:「彼其之子,不與我戍甫。」毛《傳》:「甫,諸姜。」孔穎達《疏》:「《尚書》有《呂刑》之篇,《禮記》引之皆作《甫刑》,孔安國云:『呂侯後為甫侯。』」(參王輝)
後來「」是亭名,在今中国河南省上蔡县西南。《說文》:「郙,汝南上蔡亭。从邑,甫聲。」「郙閣」是漢代的一座亭閣,約在今陝西省略陽縣西。
甲骨文從「」,「」聲。「」是筒、桶一類東西的象形字。「」或從「」,「」聲。「」是由「」分化出來的一個字。「」是「」的初文,本義是大鐘。(裘錫圭)
甲骨文從「」,「」聲。「」是筒、桶一類東西的象形字。「」或從「」,「」聲。「」是由「」分化出來的一個字。「」是「」的初文,本義是大鐘。(裘錫圭)
甲骨文用本義,如《合集》31023:「其奏庸,[門𢻱]美,又正。」「奏庸」即「奏鏞」。此用法亦見傳世古書,《逸周書.世俘》「王奏庸」,朱右曾集訓校釋:「庸,大鐘也。庸,鏞本字,經典皆作鏞。」又如《合集》31017「庸壴(鼓)」,指一種與鏞配合的鼓。(裘錫圭)
金文多從「」從「」,亦有從「」從「」的字形,見天亡𣪕。金文「」可表示奴隸,如訇𣪕:「今余令汝啻官司邑人,先虎臣、後庸。」「先虎臣」是一種軍旅,「」指先鋒。「後庸」指追隨於正規軍隊之後的「」。(陳世輝、裘錫圭)
」又表示用,如中山王鼎:「寡人庸(用)其悳(德),嘉其力。」古代「」、「」常通用。《說文》:「庸,用也。」如《國語.吳語》:「夫吳之與越,唯天所授,王其無庸戰。」後還表示受雇用,如《史記.陳涉世家》:「若為庸耕,何富貴也?」又指被雇用的人,後作「」。如《韓非子.五蠹》:「澤居苦水者,買庸而決竇。」
金文「」也表示平凡、平常。如中山王鼎:「後人其庸庸之,母(毋)忘尒(爾)邦。」此義亦見傳世古書。《爾雅.釋詁上》:「庸,常也。」如《荀子.榮辱》:「夫《詩》、《書》、《禮》、《樂》之分,固非庸人之所知也。」《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且庸人尚羞之,況於將相乎?」
」還可作副詞,表示難道。如《左傳.僖公十五年》:「晉其庸可冀乎?」意謂晉國難道可以冀求嗎?又如《管子.大匡》:「雖得賢,庸必能用之乎?」
甲金文從「」從「」從「」,「」、「」皆是聲符。本義疑為逃亡。
甲金文從「」從「」從「」,「」、「」皆是聲符。本義疑為逃亡。《說文》:「逋,亡也。从辵,甫聲。𨕝,籒文逋从捕。」一說甲骨文不是「」字,不從「」,所謂甫形象某種有柄工具(姚孝遂)。
古書中「」表示逃亡,特指上古的奴隸或農奴的逃亡。《書.牧誓》:「惟四方之多罪逋逃」,「逋逃」指逃亡的奴隸、罪犯。
甲骨文用作貞人名,《合集》35402:「逋貞」,意謂名叫逋的貞人占卜。
金文也用作人名,逋乍父乙觶:「逋乍(作)父乙」,意謂逋為父乙(鑄造了這件觶)。
戰國竹簡借「」來表示「」,《上博竹書三.周易》簡4-5:「歸肤(逋)丌(其)邑人三四戶,亡(無)眚。」意謂回來以後讓同鄉的三四戶人家逃走,不會遭禍。
漢帛書通假為「」,表示塗抹,《馬王堆帛書.五十二病方》第454-455行:「以豬織(膱)膏和,傅(敷)之。有去者,輒逋(敷)之,勿洒。」意謂混和豬油膏,塗抹(患處),如果藥物脫落,再塗抹它,不要洗。
」字金文是「」的初文,左旁十形乃「」字,象盾牌形,用來搏鬥,「」是聲符,本義是打鬥、對打。後假借為廣博的「」或博奕的「」。
金文從「」的簡寫,「」聲,表示用盾牌來輔助搏鬥。「」字的異體有從「」之形,「」是武器,與「」皆用來搏鬥。後來搏鬥之義用從「」的「」字表示。而「」用來表達廣博、博大、淵博、取得、博奕等義。《說文》:「博,大通也。从十从尃。尃,布也。」「大通」即博大通達之意。通博可能是「」的同音假借;而「取得」(如「博君一粲」)、「「博奕」可視為「」的引申假借。
「博奕」表示由兩人較量的棋戲,即今天所說「下棋」,棋戲春秋時期就已經出現,至漢代博戲盛行,老幼皆知,善於博奕的人受到尊敬,漢朝還設有博奕之官(博待詔官)。用來下棋的工具稱為「博具」,《漢書.五行志》:「京師郡國民聚會里巷仟佰,設張博具,歌舞祠西王母。」1974年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出土了迄今考古發掘所見最完整的博具。
根據玩法的不同,博具可以分為投一焭(音瓊,即骰子)的博、投二焭的博和每人六隻棋子的六博等。「六博」,又稱「陸博」,共十二棋,六黑六白,兩人相博,每人六棋。《西京雜記》:「許博昌,安陵人也,善陸博。竇嬰好之,常與居處。」
金文用作本義,表示搏鬥,參見「」。
」字金文作「」,「」字形是「」的簡寫,「」是聲符,在搏鬥、戰鬥中,盾牌用來防衛攻擊,所以「」字從「」為意符,本義是打鬥、對打。
」字金文作「」,「」字形是「」的簡寫,「」是聲符,在搏鬥、戰鬥中,盾牌用來防衛攻擊,所以「」字從「」為意符,本義是打鬥、對打。
金文從「」從「」聲,或不從「」而從「」或「」,「」是盾牌,「」、「」是古兵器名,盾、干、戈都是用來搏鬥的武器,本義是戰鬥、打鬥。
金文用作本義,表示搏鬥,虢季子白盤:「搏伐玁狁,于洛之陽」。「玁狁」是外族名,意謂在洛水(今河南省洛河)的北面與玁狁大戰。《詩經.六月》:「薄伐玁狁,以奏膚公。」
《說文》:「搏,索持也。一曰至也。从手,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