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隹 (包括子部件) 共 42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1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金文象鳥形,本義是鳥兒。
甲金文象鳥形,本義是鳥兒。《說文》:「隹,鳥之短尾總名也。象形。凡隹之屬皆從隹。」
」、「」甲金文皆象鳥形,有學者認為「」、「」本同字(羅振玉、李孝定)。《說文》認為「」是短尾鳥的總名,「」是長尾鳥的總名。按甲骨文及早期金文「」字突出鳥喙,而「」字突出翅膀的羽毛。兩字在甲骨、金文的字形、用法都有明顯區別,應該是兩個不同的字。不過金文中用作某些字的部件時則有通用的情況,而《說文》從「」的字籀文亦多從「」,可見「」、「」作為部件是可通用的,參「」、「」、「」。
」甲骨文多借用作發語詞,亦有用為本義,泛指鳥類,還有用為人名、地名等。商代晚期出現從口之「」,作為語氣詞的專用字。
金文「」本義已失,只用作語氣助詞、介詞等,通用作古書之「」、「」、「」。如麥方鼎:「隹十又一月」,表示在十一月。又通讀作「」、「」等,如中山王鼎:「隹(雖)有死罪,及三世,無不赦。」鼎銘又云:「非信與忠,其隹(誰)能之,其隹(誰)能之。」參「」。
金文從「」從「」,黃河流域的渡口名,疑因淮水靠近黃河,故從「」為意符,後泛指渡口。
金文從「」從「」,與《說文》古文同。「」是黃河流域的渡口名,疑因淮水靠近黃河流域,故從「」為意符。《說文》:「津,水渡也。从水,𦘔聲。𦪉,古文𣸁从舟从淮。」「」本來是黃河流域的渡口名,《水經注.河水注》:「自黃河泛舟而渡者,皆為津也」,後來泛指渡口。《論語.微子》:「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問津」就是詢問渡口,後來把探求尋訪、嘗試、詢問、探問價格或情況等稱為「問津」。「無人問津」指沒有人探問渡口,比喻事物被人冷落。此外,古人把過河的渡口和做官的階梯聯繫起來,把身居高位稱作「身居要津」。《古詩十九首.今日良宴會》:「何不策高足,先據要路津。」「先據要路津」就是捷足先登,佔據要職。後來「」漸被「」所取代,韋應物〈滁洲西澗〉:「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野渡」就是偏僻的渡口(參王鳳陽)。
」後用來表示分泌或滲透出來的汁水,可指汗水,也可指口水,或自然界凝結的水滴(參王鳳陽)。「生津」可表示流口水,如黃庭堅〈戲答晁適道乞消梅〉之二:「北客未嘗眉自顰,南人誇說齒生津。」今天仍有「口舌生津」一語;又可表示流汗,如《中國民間故事選.兩頭驢的東西》:「皇上見阿凡提熱的遍體生津,滿頭大汗,便故意戲弄阿凡提。」
金文用作國名,位於淮水流域,疑為津湖附近的淮夷小邦,在今寶應縣南六十里。謝靈運〈征賦〉:「發津潭而迥邁,逕白馬以憇舲。」「津潭」即津湖(劉文淇)。翏生盨:「王征南淮尸(夷),伐角、津,伐桐、遹。」「南淮夷」指古代居於南部淮河流域的部族。「」、「」、「」、「」皆為國名。全句意謂周王征伐南淮夷,攻打角、津,攻打桐、遹。
戰國竹簡用作本義,表示渡口,《郭店簡.成之聞之》簡35:「津梁爭舟,丌(其)先也不若丌(其)後也。」意謂在渡口爭奪上船,其先上者不如後上者(劉釗)。
「孟津」是黃河著名的古渡口,見於《尚書》,即《史記.殷本紀》的「盟津」,在今河南省孟津縣東北(王鳳陽)。《上博竹書二.容成氏》簡50-51:「武王於是乎作爲革車千𨍱(乘),帶甲萬人,戊午之日,涉於孟𣿕(津),至於共、縢之𨳿(間),三軍大𨊠(犯)。」這裏講述牧野之戰,意謂於是周武王準備了戰車千輛、披帶鎧甲的戰士萬人,於戊午之時渡過孟津,直到共、縢二地之間,三軍將士都表現得很有紀律,準備出擊(季旭昇)。《清華簡二.繫年》簡132-133:「晉人回(圍)津、長陵,克之。」
甲金文、篆文從「」,從「」, 字象捕鳥於手之形,引申而有捕獲或獵獲的意思,是「」的初文。
甲金文、篆文從「」,從「」, 字象捕鳥於手之形,引申而有捕獲或獵獲的意思,是「」的初文。《說文》:「鳥一枚也。从又持隹。持一隹曰隻,二隹曰雙。」 《說文》釋作「鳥一枚」,即單位詞義,應當是借用的。
」可表示單獨,唐韓愈〈祭十二郎文〉:「兩世一身,形單影隻。」
」也用作量詞。《後漢書‧方術傳上‧王喬》:「於是候鳧至,舉羅張之,但得一隻舄焉。」
甲、金文從「」,「」聲,「」是意符,用作語氣詞。
甲、金文從「」,「」聲,「」是意符,用作語氣詞。《說文》:「唯,喏也,從口,隹聲。」古文字往往借象鳥形的「」來表示語氣詞「」,後來才加「」分化出「」字,專門表示語氣詞。
商晚甲骨文和金文的「」字已很少表示雀鳥的本義,「」、「」表示語氣詞,於金文中同時並見,用法相同。金文「」旁或置於「」字左邊,或置於「」字之下,字形與「」相同,是「」的異體,並非今日之「」字。
甲、金文皆用作語氣詞,置於句首或句子中間,與典籍「」、「」相同。參「」。
甲金文從「」,「」聲,水名,即淮河。
甲金文從「」,「」聲。「」是水名,《說文》:「淮,水出南陽平氏桐柏大復山,東南入海。從水,隹聲。」《爾雅.釋水》:「江、河、淮、濟為四瀆。四瀆者,發原注海者也。」全句指長江、黃河、淮水、濟水合稱為四瀆,四瀆發源後都流入大海。按淮河發源於河南省桐柏山,東流經安徽省,入江蘇省,本來東流入海。後因黃河南竄,淮河入海之道被奪,因而流入洪澤湖,再經高郵湖、邵伯湖,到江蘇省江都縣三江營流入長江。
甲骨文用作地名,《合集》41762:「王步于淮,亡(無)災。」
金文用作本義,指淮水。駒父盨蓋:「我乃至于淮。」另有「淮夷」一詞,統指淮水流域的少數民族,又稱為「淮戎」。彔卣:「淮尸(夷)敢伐內國」,指淮夷膽敢攻伐內陸。《尚書.費誓》:「徂茲淮夷、徐戎並興」,全句指現在淮水一帶的少數民族、徐州之間的戎人都起來作亂。
戰國竹簡用作本義,指淮水,《上博竹書二.容成氏》簡25:「禹通淮與忻(沂),東注之海,於是乎競(青)州、莒州始可處也。」全句指禹疏通了淮水與沂水,引導它們向東流入大海,於是乎青州、莒州開始可以用作居所了。大禹治理淮水、沂水的事亦見於傳世文獻,《尚書.禹貢》:「淮沂其乂,蒙羽其藝。」孔安國傳:「二水已治,二山已可種藝。」
漢帛書亦用作本義,指淮水。《馬王堆帛書.戰國縱橫家書.謂燕王章》第210-211行:「夫以宋加之淮北,強萬乘之國也,而齊兼之,是益齊也。」全句指以宋國和楚國淮水以北的地方加起來,抵得上一個強大的國家,而齊國吞併了它,等於增加了一個齊國。
甲金文從「」從「」,會小鳥之意,「」亦為聲符。本義為麻雀。
甲金文從「」從「」,會小鳥之意,「」亦為聲符。本義為麻雀。按金文圖片為「亞雀」二字,而非一字。《說文》:「雀,依人小鳥也。從小、隹。讀與爵同。」段玉裁注:「今俗云麻雀者是也。其色褐,其鳴節節足足。」傳世文獻中多以雀泛指小鳥,如《詩.召南.行露》:「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
甲金文「」本從「」,戰國文字或改從「」。「」、「」古本同字,作為偏旁可以通用。
甲骨文用作人名,《合集》722反:「雀入(納)二百五十」,指雀貢納了二百五十塊甲骨。《合集》6983:「乎(呼)雀伐望戉。」另用作方國名,《合集》190反:「乎(呼)人入于雀。」金文「亞雀」一詞為族氏徽號,亞雀父己卣:「亞雀。」
戰國竹簡字讀為「」,指爵位。《郭店簡.緇衣》簡27-28:「正(政)之不行,𡥈(教)之不成也,則坓(刑)罰不足恥,而雀(爵)不足懽(勸)也。」或用作動詞,指封爵,《上博竹書一.孔子詩論》簡20:「斯雀(爵)之矣」,指這樣就能封他為爵。字又讀為「」,指削弱,《郭店簡.太一生水》簡9:「天道貴溺(弱),雀(削)成者以嗌(益)生者」,指天道以柔弱為貴,所以削弱有成的人以使初生的人受益。
金文從「」從「」,會以火燒鳥之意。戰國楚簡和小篆從三「」作「𤓪」,《說文》:「𤓪,火所傷也。从火雥聲。焦,或省。」
金文辭殘,用義不詳。楚簡表示因烈日曝曬而變得極為乾燥,《上博楚竹書二.魯邦大旱》:「女(如)天不雨,石𨟻(將)𤓪(焦),木𨟻(將)死。」
甲金文從「」,「」聲,本義是臀部,俗稱屁股。
甲金文從「」,「」聲,本義是臀部,俗稱屁股。《說文》:「脽,𡱂也。从肉,隹聲。」漢帛書用作本義,表示臀部,《馬王堆漢帛書.足臂十一脈灸經》第3行:「脽痛,產寺(痔)。」意謂臀部疼痛,長了痔瘡。
甲骨文用作國族名,《合集》6649甲正:「翦角眔脽」,「」、「」皆是國族名,意謂翦滅角和脽。金文用作人名,噩君敋車節:「大攻(工)尹脽」,「大工尹」是官名,「」是人名。
甲骨文從「」從「」,「」像短尾鳥,「」象腳形,會鳥向前進之意。
」的本義是前進,從「」除了作為聲旁之外,還因為鳥不能後退(參何琳儀)。商代族徽金文與甲骨文同形,西周金文皆從「」從「」,從「」、「」的字多有行走之意。
學者多認為甲骨文表示進獻(劉興隆、陳秉新),《合集》32535:「甲戌卜,進,燎于且(祖)乙。」
金文表示進用、舉薦,中山王方壺:「進賢措能」,《周禮.夏官.大司馬》:「進賢興功,以作邦國。」又表示進獻,兮甲盤:「其進人」,「進人」即進獻力役、徒隸(參郭沫若、陳初生),指淮夷向周王室進獻力役。
楚簡表示進步、前進,《郭店楚簡.五行》:「辟(譬)而智(知)之胃(謂)之進之」。《上博楚竹書四.曹沫之陳》:「人吏(使)𨟻(將)軍,我君身進,此戰之顯道」。
從「」從「」,或從「」,本作「」,象鳥於樹上聚集。後省作一「」在「」上。本義是聚集,引申為集合、集體。
甲金文從「」從「」,或從「」。噩君啟節把「」字左邊豎筆連上「」字的豎筆,兩部分共用筆畫,字上又加上「」省作為聲符,字形與甲骨文差距較大(說可參朱德熙)。
甲骨文從「」或「」在木上,學者一般認為這個字形就是《說文》「」的或體「」。《說文》:「雧,羣鳥在木上也。从雥从木。集,雧或省。」按季旭昇認為一隻鳥在木上,實際並不構成集合的概念,加上現存甲骨文這個字形都是殘辭,因此並沒有證據證明它們一定是後來的「」字,可備一說。甲骨文「」字意義不詳。
金文「」字可用作族氏名或戰國間楚國職官名。金文屢見「集脰」、「集既」、「集膴」等詞,李學勤認為「」字之義與「」字同,且出現「」字的器物都是烹飪器或溫器,由此推斷他們是管理王室飲食的官員。另「」也可用來表示成就,如毛公鼎:「唯天將集氒(厥)命。」全句指上天成就其大命。
傳世古籍中「」字可指羣鳥棲止在樹上,如《詩經.周南.葛覃》:「黃鳥于飛,集於灌木。」後「」引申為集合的意思,如《爾雅.釋言》:「集,會也。」邢昺疏:「經典通謂聚會為集。」另「」又引申出止息的意思,如《國語.晉語二》:「人皆集於苑,己獨集於枯。」韋昭注:「集,止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