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記寫作

日記寫法討論
日記例示一:何秀煌
日記例示二:夏濟安

主頁

日記寫法討論

「哲思日記」寫作注意要點:
一、寫發生在身邊的事,加上自己的思考和情意。
二、文字力求簡潔,不要長篇大論。
三、對事情事理做「入微」的「觀察」,引發出不是表面的觀感和超
  越平凡的情趣。
四、對某事某物持續觀察思考,寫出更加細緻的內涵和更加深刻的感懷。

戴叔清「論日記文學」(節錄)

就我所看到的關於日記文學的論文,闡明日記文學的意義與價值
都很切到;歸納起來,可以得著這樣的一個結論:

日記文學,是實際生活的記錄,可以打破一切文字上的陳套;
(夏丐尊「文章作法」)
它能使真實性確立,使讀者不知不覺的中間受催眠的暗示;
(郁達夫「日記文學」)
它是文學中特別有趣味的東西,因為比別種文章更顯明的表出
作者的個性;(周作人「日記與尺牘」)

我讀日記,最喜歡那著眼於細小地方的描寫。這種瑣碎的描寫,是
最有趣味的,夾在較長的日記文中,如那沙漠上的綠洲,使人望著
生一種快感。...

總之日記的用處,實在是說不盡,可以幫助作家練習筆力,可以幫
助作家儲蓄材料,同時又可以完成歷史的記載,又可以完成一些水
墨畫似的短短的,硬鉤的小品文...


何秀煌日記(節錄)

本節日記原名《星和月》,主要記錄晨早觀星的印象和聯想。

1995年9月19日(二) 曇

一下樓望見「哈哈月」,心情暢快。雖然天空滿是碎雲斷片,但
心知星子總會露臉。果然不錯。走入公園,瞥見雙子,小犬;接
著獵戶、金牛、御夫。體操時,順勢上望,更多星子隱約呈現,
連昴星團的七姐妹都約略可見。心喜無限。御夫之外,是英仙,
是仙后。北極星也隱隱在天。可是,不一會,當我繞走公園小徑
兩圈之後,中天又為片片白雲所掩。星星不見,月兒獨自蒼白孤
獨,沒有了笑哈哈的臉,只是一彎清淡的明潔。

1995年9月22日(五) 晴

連續幾日均早起,約三點半之前。早起真好!

一早踏出樓外,即瞥見樓群上的狹窄天空堭噩袺黎嵼y。看似無
雲,好樂。雖然到處街燈,也無法阻擋眾星的清光。

昨晨一點星星都沒有,回家寫了「天上無星,心上有星」之句,
接著本來要寫「……等待『明』日」,但覺沒把握,改為「留待
『他』日」,沒想到上天早早成全我的心願。

在公園堙A見一大狗縮身由大鐵門底下的窄隙鑽過。看似縫小狗
大。但那狗顯然有自己的自覺、判斷和縮身通過的技巧。

在學校,偶見窗外樓下蜻蜓飛舞,想起小時在家鄉農村,蜻蜓滿
天,有時停落在竹枝上,一整串一整串的。偶而見到大紅的蜻蜓
,是珍奇之物。

1995年9月24日(日) 曇

幸好昨晨把握時機去湖邊躺望眾星閃耀。今晨的天,變得滿是雲
絲,星子淡然,天地了無生氣。看不清七姐妹。寫下「極目苦追
尋,望斷昴星處」(「望斷星來路」?)

步上曬草灣道(今名「茜發道」?),工地處又是晨早狗吠。不
同的是,今早眾狗在籬外的路上逛蕩。籬笆堛漯砟@聲一聲地吠,
引起路上的狗也應聲一一吠叫起來。其中兩三隻甚至跟著我,包
圍著我吠叫。還好心神鎮定,不慌不亂。當牠們纔得太近,就做
低身撿石投擲狀,威嚇之。奏效。但是由於「狗」多勢眾,清早
吠叫吵人,只好暫時走入附近的空中走廊。不一會,回頭再向山
走,狗隻已不知去向。

1995年9月25日(一) 晴

用測光錶計量看書寫字地方的亮度。在燈光下,需要EV 4.0才覺
眼睛舒服。可是在微弱的晨光窗下只有EV2.9,就可以舒適工作。
自然光真好。早起有理,早起有因,早起有據!

(補記:晨8:45辦公室桌上EV8.6,加上桌燈EV9.3)

1995年9月26日(二) 晴/曇

晨,有星。但卻沒有秋天該有的燦爛。浮雲水染,淡抹天上。

1995年9月27日(三)

上午晴,午後轉曇,傍晚漫天灰灰白白的雲

秋日清早,天高,有風,星星明亮,南極老人星也歷歷在望。心
曠神怡。回家,細查老人星左近不太熟悉,隱現在天幕邊陲的散
疏星點。

1995年9月28日(四) 早起,感覺真好

4:00外出,秋涼、風急。滿天雲,不見半絲星光*。體操、漫步、
心神馳聘,想起一個小句:
「全無星星全無月」
若是少年時,若是「少年不識愁滋味」時,可能接以
「滿天低雲滿天愁」。
可是現在「盡識愁滋味」後,不如接以
「滿天盼望滿天心」。
不過國語「星」和「心」發音太近,倘若以台語或粵語或其他近
中古音的方言來唸就好得多;所以改成
「滿天盼望滿天情」。

*本來寫到「不見一絲星光」,但又改為「不見半絲星光」。暫
停日記,寫下「一」與「半」的這類用法的區別。

雖然全是灰灰白白的雲,可是灰色的雲外,人們看不見的地方,
此刻星星何等燦爛。全天最大多數的亮星都集中在此閃爍啊!天
狼、南極老人、參宿四、參宿七、畢宿五、五車二、北河二、北
河三、南河三;就連軒轅十四開始要在地平線上遙遙閃亮。雲下
無星,天上有星;人間無星,心中有星。足矣!

語文可以促進有思緒的奔馳轉化。回家早餐時心想也可以套用
「如此江山如此月」的形式,唱出:
「如此星星如此月」
或是清人句:
「『如此星辰』如此月」
接下去的,就要看個人的心胸、懷抱和感情遭遇了。也許是:
「滿天思念滿天愁」
或是:
「滿天盼望滿天心」
或是:
「滿天……」

今早有風撲面,又有似雨非雨迎面飛來的輕微水氣顫動,似乎不
能算是「灑不濕頭髮的雨」,只是雨的先聲,雨的靈魂……。不
久果然來了一陣濕不了頭髮的微微細絲,算是雨,可以稱做雨的
「輕絲」。

1995年9月29日(五) 曇

昨夜未睡好。時起,閱讀。3:30起床。未四時外出。風急。抬頭
上望,塊雲滿佈。走到路口,遙望雲破處有二星,是雙子?今晨
忘了戴眼鏡,幸好也沒甚星星可看。進公園,高樓間「一片天」
處,迷矇中見天狼星。不久,風略停,天上全是濕濕漉漉的雲。
接著一場小雨,滿地濕透,一片水光。雖少頃即停,但總是淋濕
了頭,濕了腳,濕了身。滿載輕輕的雨歸來。偶爾淋點輕輕的雨,
亦醒人也,亦一樂也。

1995年9月30日(六) 曇/晨雲破天

晨早風特急,搖撼著身體。舉頭四望,只見雲天一片,半點星光
都不見。徘徊在公園堙A只見雲破,但天不開。怎知如此?因為
星星不出來。想起語文的邏輯事——特別是針對「雲破天開」這
一「陳語」。究竟「雲破天開」的意思是下列的(1a)或(2a)或其
他?比較:
(1a) 雲破(且)天開
(1b) 雲破(但)天不開
觀察下列語句構成的推理:
(2a) 雲破天(就)開
(2b) 天沒開
(2c) (所以)雲未破
又:
(3a) 天開星(就)來
(3b) 星未來
(3c) (所以)天未開
然而,事實上天上之景堪稱「雲破(但)天不開」,否則會有秋
日清晨那些燦爛的星光。是故,「雲破天開」在此應瞭解為上述
的(1a),而非(2a)。也因此「雲破天開」也可寫成「天開雲破」,
可以「逆置」也。若解釋為(2a)則需另外處理。比如把「雲破天
(就)開」等同為「天開(因)雲破」等。

日後著手寫《現代漢語邏輯》時,可以另闢一章討論漢語成語的
邏輯。

1995年10月3日(二) 有風有雨

晨早在床上已聽到風雨聲。昨夜顯然風雨大作。約6:00外出晨運
察看。風風雨雨。地上飛「風」走「水」。站在樓群之後體操。
有一度雨略小,走入公園。不過只在環園小徑上走了一段,風雨
又大,折返。(後來才知道原來今晨5:00之後,香港才由3號
「風球」改掛8號。如果我依慣例、四點左右外出,可能景象大
為不同。)

雖然8號風球,但仍到校。

1995年10月7日(六)

曇,午後陽光普照,夜又(有)雲(將「雲」當動詞可好?不知
可否創一上「月」下「雲」的新字,上「星」下「雲」呢?)

早晨,滿天柔柔軟軟的雲。(如果說是「綿軟軟的雲」或「軟綿
綿的雲」又有何不同?)雲開處依舊是雲,薄薄細細的雲。不見
半點星星。可是體操時,仰頭上望,驚見雙子、五車二和畢宿五
(或參宿?)各自在雲縫中閃現。四、五顆星竟然一起在滿是雲
花的不同狹縫中同時探頭!只是好景不常,不到一分鐘,又各自
躲回雲衣堙C

1995年10月8日(日) 晴

4:00外出,一眼望見獵戶座,心喜。入公園,又見西天圓月正要
下樓去。心驚又是一個月過去了。走上曬草灣山道,好久沒上來,
眾星閃爍。山道盡頭向東南遠眺,南極老人星及其鄰近的星星歷
歷在望。

提起曬草灣想起語文俗化的事。先是第一次走上那山道,路牌上
寫的是「茜發道」,英文註的是‘Sin Fat To’。把「茜」讀成
"sin"是正確的。(國語讀"ㄑㄧㄣ 4"。)可是就在該道左近處,有
一所社區活動中心,中文標出的名字是「茜草灣社區中心」,英
文名卻是"Sai Tso Wan Community Centre"。把「茜」翻讀成"Sai"
了!這一混亂大概來自某一自作聰明的小官員。他大約覺得「曬
草灣」太俚俗,因此換成「茜草灣」。他不知茜草也非甚麼高雅
之物,何況該處所曬的到底是甚麼草並沒有定數。更錯的是,改
成「茜草灣」但卻想在口頭上從俗,仍然保持「曬草灣」,於是
「茜」字就被他改教人讀成「曬」音,而且公然以英文標在大樓
上("Sai")!

1995年10月9日(一) 晴,一早圓月高掛西天,圓月與輕雲的戲。

不似昨日,一入公園,圓月已近高樓之巔,過後不久就「下樓」
去了。(以往月亮下山,今日月亮下樓。)可是今晨的月,依舊
在西天高掛。西南邊有雲,清月的光照得半邊的天空亮亮的,星
星也就淡了許多。月亮處,時有雲彩相伴嬉戲。有時是淡淡的雲
舖成大地平溪,一輪清月廣原閒照。有時灰雲成烏,蒙起大部份
的月,這時月兒反而顯得更加明亮,似乎有隻明亮的眼睛從烏紗
的面罩之後,露出閃閃的眼光。

1995年10月11日(三) 陰/曇

疾風,天涼,沒星沒月,有雲低懸。入公園心知雲上有月。偶爾
上望,見有光暈處,是月也。沒露面,但你知我知,那是欲虧仍
盈的你。

黑暗中晨運靜思:人之可貴在於身體走在黑暗的世界,內心依舊
點燃良心的光明。

1995年10月13日(五) 曇

晨,幾絲雨。滿天沒有形狀的白雲。偶有雲縫,只見淺淺的青青
的天。沒月沒星。但是,就在小徑漫步時,似有心動,似有心通,
乍然抬頭,見半圓仍盈的月露臉片刻——只是片刻。又回歸一片
滿天的白。

1995年10月16日(一) 晨,地上有水,昨夜雨。

半邊仍好的月在雲間。偶見亮星 突破雲層,遙遙比鄰輝映。

1995年10月17日(一) 晴,半月欲虧。

晨早風急,站起都覺不穩。天氣好,半月當空,在小犬與雙子之
間。

原來半月在一日之間消瘦了。昨晨是「半邊仍好的月」,今日已
成「半邊略虧的月」——已經隱隱見到月角的「鷹鉤」。

月明而星稀(想起「月明星稀」句,又想起成語邏輯的事:「月
明(又)星稀」、「月明(因而)星稀」……)。可是因為天氣
好,只有薄薄淡雲。獵戶、大小犬、金牛、御夫,均好。連七姐
妹都時時可見。看到今日的星陣,才知昨日前日從雲層中閃現的
並非金牛的畢宿五,而是獵戶的參宿四(以及小犬的南河三)。
走向公園盡頭,南邊有雲,見不到南極老人星,有點失望。不服
氣,移步走向茜發道曬草灣山道,在球場建地之旁,南方的老人
光耀地面上方,清晰明亮。回頭遙遠北極星,也隱約在高樓之巔。
回程,沿路遙看老人星和天狼星——這一對全天最亮和次亮的星
星。

1995年10月19日(四)(美國緬因州Rockland城,海濱小客棧)

哈哈半月,亮星聚閃!

晨1:30即醒,2:00起身,閱讀旅遊小冊 Mid-coast Maine, Gateway
to Penobscot Bay
,發現此地內容豐富,值得深入察看。昨日在公
路上見到歡迎的大招牌,上面寫著"Welcome to Maine, The Way Life
Should Be",也許不無道理。

4:00剛過,輕聲啟門外出,木屋客棧上下樓梯時,地板都會發出
沉沉的木響。一踏出門,見清明皎潔的哈哈月低懸半空,獵戶座
的銀光閃閃,北斗諸星歷歷在目,北極星升得比在香港為高,顯
得更亮,南極老人星不見了,顯然沉落地平線下,可惜。這堹u
是人間觀星的地方,不虛大清早開門外出一探。(相形之下,我
平日晨運的公園顯得多麼蹩腳!)

海濱清早天涼,但不算太冷,也許5℃—8℃。下次旅行宜隨身攜
帶溫度計。

1996年1月17日(三) 晨陰、轉多雲

病中未能外出晨運,算來已近十天,時光飛逝,令人感嘆。我未
見星星,星星未見我;我不知那對老者是否依然前來晨運,他們
也不知我發生了甚麼事故。

可是一早跨出高樓,就覺輕輕雨霧,雖非淋非灑,但卻在面上撲
飛。公園的紅色小徑佈滿著水光雨影,輕輕的一層、薄薄的一層
,就像去年的輕雨季節。走上去令人踩印上自己的足跡一樣。看
自己踩踏的路,就像回憶自己走過的人生。

在晨運時,仰頭看星看月時,偶爾我是倒著走的——像行星有時
逆行一樣。今日在小徑上,有時是順行的腳印,有時是逆行的足
跡,如果給蝸牛「觸見」,如果蝸牛中有科學家,他們要怎麼描
述一個一個有時順行、有時逆走的腳印現象呢?他們的理論又是
甚麼呢?(我不是故意走來迷惑蝸牛。)

小寒剛過,大寒未來,可是天氣似已日暖。雖然依舊會有冷風侵
襲,可是許多人已準備好迎接春天到來。今天看見公園堛漱@大
片竹子給園丁削剪成矮矮的枝,光禿禿的排站在那兒,像是剛完
成的插枝。其他還有些可以剪枝的花木,也遭同樣的處理。看這
些給人削剪了枝葉的禿枝,覺得清冷寒涼。當然那是為了讓它們
春天堿§o更青綠、更茂盛、更壯大。

1996年1月18日(四) 晨,天上全是雲

清晨4:30低低的捲雲,像密密的綿羊的厚毛,也像一堆堆的潔白
的積雪。偶有雲開處,微微天色但無星光。想起以往的觀察——
雲外仍雲,只是較薄的雲。走在公園小徑上,不時眺望滿佈濃雲
的天,希望能在雲破處看到星星的影子。走了兩大圈依然全無所
獲,明知雲間無星,心中有星足矣,可是仍然追尋仍然期待。也
許再走一圈,再走兩圈,終會在雲海變幻,天窗轉移下喜見星星
露面。可是我要回去抹地,桌上又有一堆學生作業、校稿、未完
成的書稿和文稿、公事等正在等著,只好開始回程。失望地走,
看看樹木花草有沒有被我忽略。這時,突然在「觀月角」邊,在
小小的雲破天開處,一顆亮星顯現。大角星,一定是大角星!可
是,在一兩秒間,又躲回重重的雲簾堙C

1996年1月23日(二)

一早有風,感覺上又清冷了。下樓,天色依舊是灰灰淡淡的白。
抬頭,驚見一顆孤星,心想一定是大角星。病後(病中?)算是
今天最早到公園,大約四點半,其他晨運的人都還沒有出現。仰
望天上,孤星獨懸。公園四顧,沒有人跡。天上只有一顆孤星,
地上只有一個人影,這時那星和那人就更加顯得形影對映,意氣
相通。 (「形影相印,靈氣相通」?)

走在環園小徑上徘徊,頻頻上望,全天一片融化了的輕雲。遠處
地面也似蒙著一層迷茫的煙。突然,在西南的樓角,瞥見淺淺的
角宿一,浸沉在雲煙堙C轉頭極目尋找,果然五帝座一也隱隱在
望。這個冬天清晨的大三角又在眼前浮現,也在心上連接。可惜
角宿和五帝都像未睡醒的昏迷模樣,轉瞬間又蒙上雲花織成的薄
被,閉眼沉睡了。在大地上,不知是不是也有一個人——也有兩
個人——睜開眼想學大角星那人一樣早起,可是閃了一下明麗的
眼睛,接著又躲回溫暖的被窩堙H

(待續)

同學作品選輯(九五至九六年度下學期)

以下作品附有老師的批改。如要讀取,請在加底線
處按動滑鼠。有關符號請參看
對照表

作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