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必 (包括子部件) 共 3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3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骨文的「」象古代兵器的柄之形。金文在柲形兩側加上聲符「」,作「」。《說文》誤釋為從「」。本義是兵器的柄。
甲骨文的「」象古代兵器的柄之形。金文在柲形兩側加上聲符「」,作「」。《說文》誤釋為從「」。本義是兵器的柄。後因「」被借用為必須的「」,又在「」的基礎上加上「」旁,寫作「」。(郭沫若、裘錫圭)參見「」。
金文用本義,如王臣簋:「戈畫[肉戈](識)、厚必、彤沙(緌)。」意謂所賞賜的戈有琱識、厚柄和紅色的戈纓。又用作副詞,表示必須、一定。如新郪虎符:「用兵五十人以上,必會王符,乃敢行之。」還用作地名。如史密簋:「周伐長必,獲百人。」
《說文》以為「」表示「分極」,惟文獻中未見有此用法。文獻中「」還表示肯定,如《韓非子.顯學》:「無參驗而必之者,愚也;弗能必而據之者,誣也。」又指固執、堅持己見。如《論語.子罕》:「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亦可作連詞,表示假使、如果。如《左傳.昭公十年》:「必求之,吾助子請。」《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王必無人,臣願奉璧往使。」
甲金文從「」從◎,甲骨文或從丨從◎,「」是「」的初文,象戈柄之形,「」字象繩索纏繞戈柄之形。學者多從徐灝的說法,認為戈柲纏繞繩索,整齊有次弟,故有次弟之義,又引申為兄弟。
甲金文從「」從◎,甲骨文或從丨從◎,「」是「」的初文,象戈柄之形,「」字象繩索纏繞戈柄之形。學者多從徐灝的說法,認為戈柲纏繞繩索,整齊有次弟,故有次弟之義,又引申為兄弟。
金文或不從「」的初文而從「」,「」象木橛之形,繩索纏繞戈柄與木橛之意同。
甲金文表示兄弟之弟,殳季良父壺:「用亯孝于兄弟、婚顜、者(諸)老」。
《說文》:「弟,韋束之次弟也。从古字之象。凡弟之屬皆从弟。𠂖,古文弟从古文韋省,丿聲。」
金文從「」從「」從「」。小篆從「」,「」聲。本義是眼淚。
金文只有一例,從「」從「」從「」。張政烺以為「𥺀」是「」的異體。一說「」旁可能是「」的筆誤變體,從「」則是受上文「」字類化所致。(參《金文形義通解》)銘文中表示眼淚。戰國中山王墓[妾子]𧊒壺:「霖(𣽽)霖(𣽽)流[雨𥺀](涕)。」
小篆從「」,「」聲。本義是眼淚。《說文》:「泣也。从水,弟聲。」段玉裁注:「按『泣也』二字,當作『目液也』三字,轉寫之誤也。」又《玉篇.水部》:「涕,目汁出曰涕。」古書中的例子如《詩.衛風.氓》:「不見復關,泣涕漣漣。」《韓非子.五蠹》:「司寇行刑,君為之不舉樂;聞死刑之報,君為流涕。」又如「痛哭流涕」、「破涕為笑」。
」可表示哭泣。如《戰國策.燕策三》:「高漸離擊筑,荊軻和而歌,為變徵之聲,士皆垂淚涕泣。」《文選.劉越石〈重贈盧諶〉》:「宣尼悲獲麟,西狩涕孔丘。」
」後多表示鼻涕。《說文》:「洟,鼻液也。」段玉裁注:「古書『弟』『夷』兩字多相亂,於是謂自鼻出者曰『涕』,而自目出者別製『淚』字。」例如漢王褒〈僮約〉:「兩手自摶,目淚下落,鼻涕長一尺。」唐代韓愈〈寄皇甫湜〉:「書放床頭,涕與淚垂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