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日 (包括子部件) 共 55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1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𠦝
甲骨、金文「𠦝」只用作部件,作為甲金文「」字的部件,「𠦝」從「」在「」中,表示朝陽初升於草地之上。
甲骨、金文「𠦝」只用作部件,作為甲金文「」字的部件,「𠦝」從「」在「」中,表示朝陽初升於草地之上。「」從「𠦝」從「」,象早旦時分,日初升,月未落之情景。參見「」。隸定後「𠦝」上下之「」變為「」形,已失古意。
甲骨、金文「𠦝」未見單字,只用作部件。《偏類碑別字》引錄北朝〈魏敬史君碑陰〉「𠦝」為「」之異體字。
」字象太陽之形。
」字象太陽,本作一圓形,唯因圓形不易刻於甲骨上,因此字或變作方形。「」中有點,以避免「」與「」相混。本義為太陽。
甲骨文用作本義,指天體之日,《合集》34163:「㞢(有)出日」,即日出。《合集》11480:「日有食(蝕)。」另甲骨文「」與「」相對,指白晝,《合集》33871:「今日雨,夕雨。」指今天白晝下雨,晚上也下雨。《合集》34036:「日風不𡆥(憂)」,指今天白晝有風,不用擔憂。「」又用作紀時名詞,指一天,《合集》12314:「自今五日雨。」指從今天起五日都下雨。卜辭中又有「中日」(日中時分)、「昃日」(中午之後)、「終日」(整天)等詞。甲骨文「」亦用作祭名,《合集》27463:「日于父甲。」指對父甲進行日祭。
金文「」字用作本義,指太陽,如弭白師耤𣪕:「䜌(鸞)旂五日。」張政烺根據1935年河南汲縣山彪鎮出土水陸攻戰紋鑑,指出圖案中有一船船頭立有大旗,旗似鸞身,上有五個圓形,即象五日,與弭白師耤𣪕所言相似。另金文「」用作白晝,與「」相對,[妾子]𧊒壺:「日夜不忘。」「」又用作紀時單位,銘文中有「今日」、「翌日」等語,如鄲孝子鼎:「鄲孝子台(以)庚寅之日命鑄飤鼎鬲。」又金文「」字時用於干支前,用作先人稱謂,如作冊睘尊有「文考日癸」一名。唐蘭認為古人按祭的日次排行來稱呼先祖,例如用甲日祭的就稱為祖甲父甲,因此卜辭稱為「文考日癸」的就是「父癸」。
《說文》:「日,實也。太陽之精不虧。从囗、一。象形。凡日之屬皆从日。」按以「」釋「」為聲訓,為漢人讖諱之學,並不一定是造字原意。《占經.日占一》引《春秋元命包》:「日之為言實也,節也,含一。開度立節,使物咸別,故謂之日。」即「」所以稱為「」是因為充實,有法度,含有「」。開啟並訂立法度,令事物皆有區別,所以稱為「」。
甲金文象早上太陽剛剛昇起,本義是日出。
甲金文從「」,「」聲(于省吾),象早上太陽剛剛昇起,本義是天明、日出時分。許慎、吳大澂、容庚、張世超認為「」字象太陽升出地面之形,按金文、古幣、古璽文字或從「」在下,「」在上,可證「」字從「」聲較為合理。金文所從「」旁填實,至小篆改從一橫在下,比較象地面之形。
甲骨文用作本義,表示天明、早晨,《合集》21025:「辛亥旦大雨」,表示辛亥這一日早晨下大雨。《公羊傳.哀公十三年》:「見于旦也。」何休注:「旦者,日方出時。」《合集》29272:「旦至于昏不雨」,表示早晨至黃昏都沒有下雨。金文亦用作本義,此鼎:「旦,王各(格)大(太)室。」意謂天明的時候,周王來到太室。
戰國竹簡用作本義,《睡虎地秦簡.日書乙種》簡233:「清旦」,表示清晨。
《說文》:「旦,明也。从日,見一上。一,地也。凡旦之屬皆从旦。」王筠《說文釋例》:「吾聞之海人云:日之初出,為海氣所吞吐,如火如花,承日之下。」「余居土國,日出亦近似所言,但土氣不如水氣之大耳。」
〈卿云歌〉:「日月光華,旦復旦兮。」意即太陽、月亮的光華綿延下去,「」表示天明,「旦復旦」即天明後又天明。
金文從「」從「」,「」是天干之首,有初始之意,故「」會日初出之意(王蘊智、郝士宏),表示太陽初出的時段。
金文從「」從「」,「」是天干之首,有初始之意,故「」會日初出之意(王蘊智、郝士宏),表示太陽初出的時段。《說文》:「早,晨也。从日在甲上。」後期金文轉變為形聲字,從「」,「」聲,表示早晚、遲早之早。中山王鼎:「早棄羣臣。」金文所從之「」或省作「」(十四年武城令戈)。
簡帛和典籍中多借「」為「」,《馬王堆.戰國縱橫家書》:「君之封地不可不蚤(早)定。」《孟子》:「蚤起」。又借「」為「」,《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利棗(早)不利莫(暮)」。
」從「」,「」聲,本義是人沒有上衣,袒胸露背。後借來表示「不過」。
金文始見於戰國晚期,從「」,「」聲,許慎認為本義指人沒有上衣,露出身體,傳世文獻多寫作「」。《說文》:「但,裼也。从人,旦聲。」後多用作表示轉折關係的副詞,相當於「不過」。傳世文獻「」有指脫衣露出上身之義,《墨子.耕柱》:「今有一人於此,羊牛犓㹖,維人但割而和之。」全句意謂如今這裏有一個人,廚子赤裸上身把他的牛羊牲畜宰割整理。另「」表示人露出上身之義,後來多寫作「」。段玉裁《說文解字注》:「今之經典,凡但裼字皆改為袒裼矣。」
金文「」用為人名,上造但車軎:「廿一年,寺工獻,工上造但。」
戰國竹簡「」用作「」,指古代行禮時脫去上衣左袖之禮,《上博竹書七.用曰》簡20:「有但(袒)之深,而有弔之淺」,指脫去上衣左袖之禮數繁多,而祭奠死者之禮數則較少。字又讀作「」,用作人名,《包山楚簡》簡96:「但(旦)捭為李(理)」,指旦捭是負責案件的刑獄官。《管子.法法》:「皋陶為理。」尹知章注:「古治獄之官。」「旦捭」為人名,《包山楚簡》簡97「」作「」。又「」用作「」,可指周文王姬旦。《清華簡一.金滕》簡3-4:「隹(唯)尔(爾)元孫發也,不若但(旦)也,是年(佞)若丂(巧)能,多才多埶(藝),能事鬼神。」
漢印「」用作姓,《通志.氏族略五》:「但氏,漢有西域都護但欽。又濟陰太守但巴。」
傳世文獻「」多用作副詞,指徒然。《漢書.食貨志下》:「民欲祭祀喪紀而無用者,錢府以所入工商之貢但賒之。」顏師古注:「但,空也,徒也。言空賒與之,不取息利也。」又多用作轉接詞,相當於「不過」。《後漢書.袁安傳》:「安與任隗舉奏諸二千石,又它所連及貶秩免官者四十餘人,竇氏大恨。但安、隗素行高,亦未有以害之。」
金文從「」從「」,象人站立於太陽之下,有沐浴於日光中之意,即曬太陽。本義疑為日光。由於日光所及,廣大無邊,故後來又表示大。
金文從「」從「」,象人站立於太陽之下,有沐浴於日光之意,即曬太陽。本義疑為日光。《玉篇》:「徒來切,音臺。日光也。」表示日光的「」疑與「」是一字之分化,「」表示廣闊的天空,日光照耀,一片光明,史牆盤:「昊照無斁」,表示蒼天沒有厭倦地照臨着。
由於天空和日光所及,廣大無邊,故「」後來又表示大,《篇海》:「音影,大也。」清江永《禮書綱目》:「旲,廣大之意。」唐顔眞卿《顔魯公文集.和政公主神道碑》:「文明武徳旲聖大宣孝皇帝之第三女,帝女之崇,於斯爲盛。」此處的「」表示大,他書作「」,如唐李白《李太白詩集注》:「《唐書》:『肅宗諡文明武徳大聖大宣孝皇帝』」,「文明武徳大聖大宣孝皇帝」是唐肅宗的謚號。清郭金臺《石村詩文集.田父吟》:「秋風蕩旲大,葉屠飄無時。上辭連蜷柯,下墮青芹泥。」意謂秋風浩大地吹蕩,葉子不定時地像被屠割似的颳了下來,飄飄下墜;辭別了上面彎曲的長枝條,落在下面青青的草泥上。
金文用作人名,師旲父簋:「師旲父乍(作)寶簋」,「」是盛食物的器皿,意謂師旲父鑄造了寶貴的簋。
」後來用作姓氏,「旲澄」是宋元之際的理學家,官至翰林學士,其學主折衷朱熹、陸九淵;認為理是氣的主宰,又認為為學至要在於「」,「故學必以德性為本」,否則必偏於言語訓釋之末(參《中國儒學辭典》)。
石鼓文辭殘,意義不詳。
參見「」。
」字字形未有定論,疑象人站立在高處,本義是人站在高處,挺然卓立。故「」可表示高超、超絕、豎立等義。
」字字形未有定論,上部從「」,張世超認為下部是「」,全字疑象人站立在高處,本義是站在高處,挺然卓立。故「」可表示高超、超絕、竪立等義。小篆下部從「」《說文》:「𠤞(㔬、卓),高也。早匕爲㔬,匕卪爲𠨐,皆同義。𢂦(𠤚),古文㔬。」「」後疊加「」旁,造「」字,表示高大之義。《詩.大雅.桑柔》:「倬彼昊天」,鄭玄箋:「倬,明大貌。」意謂天空高大明亮。
金文上部從「」,《說文》以為從「」,張舜徽《說文解字約注》:「『匕』為『人』之反文,猶从『人』也。疑『卓』與『倬』實即一字,猶『卬』、『仰』之比耳。」
」表示高出之義,古時桌椅的「」寫作「」(又寫作「」),因為「」是高於地面的家具。「」字由「」、「」組合而成,張舜徽、裘錫圭認為「」是從「」的古文變來的。《說文解字約注》:「卓有高義,後世稱案之高者曰卓,桌乃晚出俗體,疑由桌之古文而變。」今天四川地區的西南官話仍稱呼「桌子」為「」。《正字通》:「俗呼几案曰卓。」清張慎儀《蜀方言》:「几案曰卓。」
」表示高,指高出同類、出類拔萃。「」既可以表示具體物象的高大出眾或超越同群,如《儀禮.覲禮》:「匹馬卓上,九馬隨之。」意謂一匹馬超越其他馬,單獨走在前面,剩下的九匹馬跟隨在後面。張喬〈華山〉:「卓傑三峰出,高奇四岳無。」又可以形容道德、才能的出眾超群,《論衡.本性》:「孔子,道德之祖,諸子之中最卓者也。」《三國志.孫登傳》裴松之注:「英才卓越,超踰倫匹,則諸葛恪。」「諸葛恪」是三國時東吳重臣諸葛瑾之子,此處讚美諸葛恪的才華出眾。
」從高義引申,又有遠、大等義。段玉裁《說文解字注》:「《論語》:『如有所立,卓爾。』凡言『卓犖』,謂殊絕也,亦作『卓躒』。按〈稽部〉:『𥢔,特止也。』〈辵部〉:『逴,遠也。』〈人部〉:『倬,箸大也。』皆一義之引伸。」「卓犖」又作「卓躒」,表示超絕出眾。宋代王安石〈次韻歐陽永叔端溪石枕蘄竹簟〉:「公材卓犖人所驚,久矣四海流聲名。」
從卓立、豎立之義引申,「」又可表示用所執之物豎向叩擊,宋代林逋〈松徑〉:「霜子落秋筇卓破,雨釵堆地屐拖平。」意謂竹杖敲破秋日落下的霜,木屐拖帶地上堆積的雨水。「」的這種意義保留在方言中,如江淮官話(如江蘇鹽城)表示把物體向下頓,如「把筷子卓齊了再放起來。」又表示顛簸、上下震蕩(江蘇東台),如「這個路多卓人啊﹗」這兩種意義亦見於粵語。
金文、璽印「」字用作姓氏,卓林父簋:「卓林父乍(作)寶簋。」意謂卓林父鑄造了寶貴的盛食物的器皿。《漢印文字徵》8.11:「卓安平印」。漢代有卓王孫,臨邛人,巨富,其女卓文君,是辭賦家司馬相如的妻子。
」是現行較常見的姓氏,今北京、天津、遼寧、內蒙古、山東、山西、湖北、江西、廣東、廣西、貴州、雲南等地均有分佈;漢、鮮、藏、土家等民族皆有此姓。
」又是一種藏族民間舞隊跳的腰鼓舞。「」是音譯,藏語表示「」,漢語稱為「圓圈舞」或「鍋莊舞」,指在慶典表演時,圍成圓圈,邊舞邊向順時針方向移動;在迎送表演時,站成兩排,面對面,邊舞邊向左右移動,或向貴客行進方向移動。歌詞包括祝福吉祥、歌頌自然、宗教、父母長輩等。相傳藏王赤松德贊(Trisong Detsen)時,蓮花生大師主持修建西藏第一座寺廟(桑耶寺),歷久不成,於是蓮花生大師請來108個卓巴(卓舞者)跳卓舞,霎時間,天降花雨,在卓巴們悠揚的歌聲中,桑耶寺終於建成了。今天西藏山南的桑耶寺的壁畫上還繪有在桑耶寺落成慶典上跳卓的場面。
金文從「」,「」聲。小篆作「」,為一字異體。「」表示興盛、興旺。
金文從「」,「」聲。用作人名,如陳旺戟:「[陳土](陳)旺之歲俈(造)𢊾(府)之[丯戈](戟)。」「陳旺」是人名,「陳旺之歲」乃以事記年,指發生陳旺的事件那一年。(參黃錫全)
小篆作「」,從「」,「」聲。「」的初文作「」,後增「」旁,以「」為聲。「」從「」聲與「」從「」聲為一字異體。參見「」、「」、「」。
」表示興盛、興旺。如三國蜀諸葛亮〈治軍〉:「以生待死,以眾待寡,以旺待衰,以伏待來。」《朱子語類.易.綱領上》:「有氣有形便有數,物有衰旺,推其始終,便可知也。」
從「」從傾斜的「」,表示中午已過,太陽偏西,映照出來的人影傾斜。本義是太陽偏西、日昃之時,孔穎達認為相當於未時,大約在下午二時左右。
從「」從傾斜的「」,表示中午已過,太陽偏西,映照出來的人影傾斜。本義是太陽偏西、日昃之時,孔穎達認為相當於未時,大約在下午二時左右。後來「」被改為形近的「」,「」字就由表意字轉化為從「」,「」聲的形聲字(裘錫圭)。三體石經改從「」聲。
甲骨文用作本義,表示太陽偏西的一段時間,《合集》20421:「昃雨自北」,表示太陽偏西時自北邊下雨。又用作人名。
金文用作人名,滕侯昃戈:「滕侯昃之造㦴(戟)。」
戰國竹簡借「」字來表示「」,用作時間詞,《睡虎地秦簡.日書乙種》簡233:「清旦、食時、日則(昃)、莫(暮)、夕。」《儀禮.既夕禮》:「日側」,鄭玄注:「謂將過中之時」,賈公彥疏:「《尚書.無逸》云文王『至於日中昃』,昃即側也。」《說文》:「側,旁也。」
」又通假為「」,《郭店簡.語叢四》簡12-13:「賢人不在昃(側),是胃(謂)迷惑。」
」小篆作「𣅦」,《說文》:「𣅦,日在西方時,側也。從日,仄聲。《易》曰:『日𣅛之離』。」徐鉉曰:「今俗別作𣅳,非是。」自甲骨文觀之,「𣅳」應是「𣅦」的古寫。段玉裁注:「𣅦,隸變作昃。」傳世本《周易.離》作「日昃之離」。
金文從「」從「」,「」象人形而突顯頭部,以表示頭頂的天空,「」表示陽光普照,天空一片晴朗,本義是廣闊無邊、一望無際的天空,引申為廣大遼闊、明亮等義。
金文從「」從「」,「」象人形而突顯頭部,以表示頭頂的天空,「」表示皓日當空,清明晴朗,本義是廣漠的天宇,「昊天」即「皓天」,表示光亮浩瀚的天空,指天空陽光普照,廣大無際,引申為廣大無邊、明亮等義。「」小篆作「」,《說文》:「昦,春爲昦天,元气昦昦。从日、夰,夰亦聲。」張舜徽認為白色的(猶明亮的)天稱為「」(「」),《說文解字約注》:「天之色光明時多,昏暗時少,故昦天乃天之通名,本無春夏定限也。天白謂之昦,猶頭白謂之顥耳。」「昊天」又叫「昊空」,清魏源〈秋夕〉詩之三:「出仰昊空,昊空寥落。」意謂出來仰望天空,天空冷清孤寂。
古代有「昊天」是夏季的天的說法。《爾雅.釋天》:「春為蒼天,夏為昊天,秋為旻天,冬為上天。」《釋名.釋天》:「春曰蒼天,陽氣始發,色蒼蒼也;夏曰昊天,其氣布散,皓皓也;秋曰旻天,旻,閔也,物就枯落,可閔傷也;冬曰上天,其氣上騰,與地絕也。」郝懿行、張舜徽、王鳳陽等已指出,「蒼天」、「昊天」、「旻天」、「上天」在古代都是對「」(上帝)的稱呼,與四季無關。
金文、戰國竹簡「」表示昊天。史牆盤:「昊照亡(無)斁」,表示上天沒有厭倦地照耀、看顧着。《上博竹書一.孔子詩論》簡6:「〈昊天又(有)城(成)命〉」。「昊天有成命」在簡文中是《詩經.周頌》的詩篇名,表示上天有既定的明命、意旨。
」表示晴空,亦見於古書,清沈壽榕《玉笙樓詩録.庭梅盛閒仲畇師命賦》:「今年大雪未飛雪,朔風吹出千林白,朝朝晴昊照繁英,恰似尋常剛二月。」意謂今年大雪,雪花不停地飛散,隨着北風吹蕩,染白了無邊的樹林,晴空天天照耀着繁盛的花兒,猶如平常適逢(農曆)二月的仲春時分。盛開的花朵常與「晴昊」並提,元郭鈺《靜思集.題王楚善梅二首》:「記得玉堂揮采筆,萬花晴昊照深杯。」意謂記得在玉飾的殿堂裏揮動文采華麗之筆,繁花似錦,晴空萬里,映照着滿盈的杯子。
古人又喜歡用明亮的鏡子來比喻「晴昊」,王邁《臞軒集.白髮嘆》:「青銅作明鑑,皎皎鋪晴昊。照我沐初晞,幾縷經霜草。」意謂青銅造的明鏡,明亮潔白,猶如鋪展一片晴空,(鏡子)映照出我沐浴在希微的晨光中,(照見)幾條白髮,猶如經歷風霜的野草。唐李白〈覽鏡書懷〉:「自笑鏡中人,白髮如霜草。」
」表示廣闊的天空,日光照耀,一片光明,故「」又有光明之意,唐陸龜蒙〈秋蟲賦〉:「香殘漏永,月昊樓明。」意謂檀香焚燒久了,殘留餘燼,漏壺的水滴悠長(形容漫漫長夜),皜皜的月光照亮樓臺。
「少昊」又作「少皞」、「少皡」,是上古五帝之一,黃帝之子,嫘祖所生,名摯;以金德稱王,故又稱為「金天氏」。
成語「昊天罔極」表示父母之恩,好比皓天,廣大無邊,難以盡報。《詩.小雅.蓼莪》:「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意謂父母生我養我,撫育我,畜養我,看顧我,關心我,出入把我抱在懷中,父母的恩德,如浩瀚的天空,無窮無極,永遠都報答不盡。後世又用「昊天恩」來比喻父母養育之大恩。明陸采《懷香記.京邸遇舊》:「劬勞鞠養,昊天恩頃刻難忘。」意謂父母辛勞養育之恩,片刻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