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衣 (包括子部件) 共 29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1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金文「」象上衣。
甲骨及金文的「」字均象上衣之形,其中衣領、兩袖、襟,皆清晰可見,象左右襟相疊之形。
此外,古代上曰衣、下曰裳,兩不相混。又「」字是漢字的重要部首,當被用作其他漢字的部件時,往往於衣及左右襟中間加上其他部件,以喻有物置於懷中。參見「」、「」、「」等。
甲骨文用作地名、人名和祭名。金文表示上衣,無叀鼎:「易(賜)女(汝)玄衣」,玄衣即黑色的上衣。又用為「」,表示終結,[冬戈]簋:「衣(卒)搏,無愍」,「卒搏」即結束搏鬥。「」、「」形體相近。又通讀為「」,祭名,天亡簋:「衣祀于王,不(丕)顯考文王」。
《說文》:「衣,依也。上曰衣,下曰裳。象覆二人之形。凡衣之屬皆从衣。」
」從「」從「」,表示裁衣,引申為初始。
」的本義是裁衣,後以裁布製衣寓意諸事規劃之始。吳其昌云:「初民之衣,大抵皆獸皮以刀割裁而成。衣之新出於刀,是初義也。」《說文》:「初,始也。從刀從衣,裁衣之始也。」
金文用作本義,表示初始,何尊:「隹(唯)王初遷宅于成周」。又用作紀時之詞,「初吉」,即「初干吉日」,指每月第一個干日,即是說,每月的開頭十天皆可稱為「初吉」。班簋:「隹(唯)八月初吉才(在)宗周」。古初以屬於第一的事物為吉善,所以初始的干日都是吉日(黃盛璋、裘錫圭)。又用作人名,寺工師初壺:「工師初」。
甲骨文從衣從交叉線條,裘錫圭認為是通過加交叉線來表示衣服已經縫製完畢可以折疊起來的意思,本義是衣服縫製完畢,引申為一切終結、完成。
甲骨文從衣從交叉線條,裘錫圭認為是通過加交叉線來表示衣服已經縫製完畢可以折疊起來的意思,本義是衣服縫製完畢,引申為一切終結、完成。亦有學者認為甲骨文無「」字,此二字形是「」的異體(張秉權、姚孝遂)。暫並存二說。
甲骨文用為地名和祭名。金文「」字於「」下加一撇,表示士卒。金文用「」為「」,參見「」。
《說文》:「卒,隸人給事者衣爲卒。卒,衣有題識者。」
」的本義是哀傷、悲哀,引申為哀憐、憐惜。
」從「」,「」聲。「」是意符,有哀嘆、哀號之意,本義是哀傷、悲哀,引申為哀憐、憐惜。金文及戰國竹簡或不從「」而從「」為意符,指心之傷悲。古文字「」旁與「」旁往往通用(朱德熙、裘錫圭)。竹簡或兼從「」、「」。
金文用作悲哀、哀傷之意,師訇簋:「哀才(哉)﹗今日〈旻〉天疾畏(威),降喪。」意謂可悲啊﹗如今上天憤怒,降下災難。禹鼎:「烏(嗚)虖(呼)哀哉﹗」或假借為「」,沈子簋︰「其丮哀(愛)乃沈(沖)子它唯福。」「」是人名,「沈子」即古書的「沖子」、「童子」,表示年紀幼小,意謂慈愛童子它,而賜福與他。又用為姓氏,如鄭國的哀成叔,參見哀成叔鼎。
戰國竹簡表示悲傷,《郭店簡.性自命出》簡2:「憙(喜)怒哀悲」。《上博竹書二.民之父母》簡4:「哀樂相生」。《上博竹書二.昔者君老》簡4:「唯哀悲是思」。又表示哀憐、憐惜,《清華簡一.祭公》簡1:「王若曰:且(祖)祭公,哀余少(小)子」。意謂王這樣說:祖祭公,憐憫我這個小子。又用作謚號,《清華簡二.繫年》簡23:「蔡哀侯取(娶)妻於陳」。
《說文》:「哀,閔也。從口,衣聲。」許慎訓「」為憐憫之意是恰當的,書證如《書.呂刑》:「皇帝哀矜庶戮之不辜,報虐以威。」及《詩.小雅.鴻雁》:「爰及矜人,哀此鰥寡。」
甲骨文從「」從「」,象手持衣物。裘錫圭則認為象用手穿着衣服,是「」的初文。現多用姓氏。
甲骨文從「」從「」,象手持衣物。裘錫圭則認為象用手穿着衣服,是「」的初文。甲骨文「」作為「」的部件,象手持襁褓接初生嬰兒,參見「」。部分甲骨文上部從「」,裘錫圭指出是「」(手形)的訛變。
」是「」的後起字,加「」或「」造「」字,表示遙遠之意。卜辭辭例所見,「」除用作人名外,還表示遠方,與「」對言。
」字後來加圓圈「」,「」是「」的初文(于省吾、陳漢平),作為聲符,參「」。作為甲文部件,◎有置於衣上,而多置於衣中,參「」字甲骨文。按「」、「」古形音極近,應是一字之異體(參郭沫若),「」字未見甲骨文,而「」字甲骨最初只從「」從「」,而「」、「」是「」、「」兩字的主要部件,可視為「」、「」的初文。後來「」上加「」,以標示人首所在,而「」上加「」,以表示遠行。雖然兩字已分化,但作為古文字偏旁,仍有「」、「」不分的情況。「」、「」之圓圈「」多置於「」字中間,除了象玉環,還是聲符。參「」、「」。
金文只見「」而未見「」字,此外,「」亦用作部件,多從「」從「」從◎,參「」、「」。
金文從「」,「」聲,曶壺蓋聲符訛變為「」。金文表示天子、諸侯、臣子穿著的有龍形刺繡的禮服。吳方彝蓋:「玄袞衣」,表示黑色的禮服。
」異體作「」,《說文》:「衮,天子享先王,卷龍繡於下幅,一龍蟠阿上鄉。从衣公聲。」
金文從「」從「」,「」是形符,「」是聲符。本義是被子。
金文從「」從「」,「」是形符,「」是聲符,本義是被子。《說文》:「被,𡪢衣,長一身有半。从衣皮聲。」《論語.鄉黨》:「必有寢衣,長一身有半。」《楚辭‧招魂》:「翡翠珠被,爛齊光些。」王逸注:「被,衾也。」
」可引申表示披,新郪虎符:「興士被甲。」《穀梁傳.僖公二十二年》:「古者被甲嬰冑,非以興國也。」
」也用作表面,《儀禮‧士昏禮》:「笲,緇被纁裏。」鄭玄注:「被,表也。」
」作動詞可表示覆蓋、到達、施加。表「覆蓋」有如《書‧禹貢》:「導菏澤,被孟豬。」孔傳:「孟豬,澤名,在菏東北,水流溢,覆被之。」 表「到達」有如《書‧禹貢》:「東漸于海,西被于流沙。」孔傳:「被,及也。」 表「施加」有如《荀子‧不苟》:「國亂而治之者,非案亂而治之之謂也,去亂而被之以治。」梁啟雄釋引《廣雅‧釋詁》:「被,加也。」
」還能表示遭受,並由此虛化為介詞,用以被動句(多用於負面事件)。《北史‧麥鐵杖傳》:「吾荷國恩,今是死日。我得被殺,爾當富貴。」
甲骨文從二「」從「」從數點,會於火下縫衣辛勞之意,後泛指一切辛勞(參季旭昇)。
甲骨文從二「」從「」從數點,會於火下縫衣辛勞之意,後泛指一切辛勞(參季旭昇)。金文第一種字形上承甲骨文,從「」從二「」;第二種字形從二「」從「」,會勞心之意。第三種字形從「」,表示體力操勞。
甲骨文用作地名,又通讀為「」,表示水災。金文表示辛勞,叔尸鐘:「堇(勤)勞其政事」,又表示勞心,中山王鼎:「憂勞邦家」。
《說文》:「勞,劇也。从力,熒省。熒,火燒冂,用力者勞。𢥒,古文勞从悉。」
金文從「」從「」從「」,「」為「」的初文,是聲符,象人懷玉,本義為玉環,「」是「」的初文。篆文則从「」,「」聲。
甲骨未見「」字,金文「」是「」的初文,到後來才附「」於左側。「」從「」從「」從「」。「」有時在衣之上,以標示人首所在之處,「」(圓形小圈)是「」的初文,是「」的聲符,指此人懷於身上的圓形的器物,象衣之當胸處有環也(郭沫若)。而一些字形從「」,是指以手把弄之,參見「」。傳世的青銅器中,便有不少這一類的圓形的並刻有「」字的雜器。後來由於有用玉製成的睘,為了清楚表明所指的是玉塊,才有加注「」為義符的「」字。 楚簡「」有省去圓環◎之形,說文小篆則從「」從「」,蓋「」、「」初文實為一字,參見「」、「」、「」。
金文文例中,「」用為「」,表示玉環,是一種中心有孔的圓形玉壁,如番生簋:「玉睘(環)」;又音同通假作「」,表示返還,如駒父盨蓋:「四月,睘(還)至于蔡。」意謂四月返回蔡國;又用作人名,如睘卣:「令(命)乍(作)冊睘安尸白(伯)」,「作冊」為史官名,「」為人名,「尸伯」是擔當尸的角色的人,「」是古代祭祀時,代死者受祭的人,全句意謂命令作冊睘安撫尸伯。
簡帛文字表示地名,如《清華簡二.繫年》簡19:「大敗衛師於睘」。
《說文》:「睘,目驚視也。从目,袁聲。《詩》曰:『獨行瞏瞏』。」釋義與金文大異。
金文從「」,「」聲。與小篆同。本義是衣服的內層。異體作「」。
金文從「」,「」聲。與小篆同。本義是衣服的內層。異體作「」。《詩.邶風.綠衣》:「綠兮衣兮,綠衣黃裏。」《禮記‧玉藻》:「天子素帶朱裏」。《說文》:「裏,衣内也。从衣里聲。」皆指衣服向內的「裏子」,又《周禮‧夏官司馬‧弁師》:「玄冕朱裏」,指的雖是冠冕而非衣衫,其意亦相類似。今粵人仍把衣服朝內的一層布料稱作「衫裏」(lei5);又會把穿著入時和光鮮整齊的人形容為「西裝夾裏」(lei5)。
」字後來普遍地引申為裏外的「」(leoi5),意義便寛闊得多了。段玉裁注:「引伸為凡在內之偁。」如金文所見皆為引申義,指車冪之內層。彔伯簋:「虎冟(冪)朱裏」。表示用虎皮做的車冪,其內層是朱紅色的。郭沫若曰:「凡言冟必及其裏,裏之色或朱或熏或幽,可見冟之為物,其裏亦在當重觀瞻之處。」又《周禮‧夏官司馬‧弁師》:「玄冕朱裏」,其意亦相類似。
又「」字於香港,本來用得遠較「」字為普及,自中文電腦發達以來,由於香港用「大五碼」(Big5)標準,「」字於許多字型制式中不被支援,遂漸被「」字取代。但這問題其實並不嚴重,因「」、「」都是繁體字,前者為古代寫法,可追溯至金文,後者為後起字,但二者都从「」从「」,皆為形聲結構,其之為異體字,斷無疑問。因「裏/裡」為異體,與「羣/群」或「稾/稿」之為異體道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