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巾 (主部件) 共 7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7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金文象佩巾下垂之形。
甲骨文用義不詳。金文是「巿」的省文,是古時蓋在衣裳上的服飾,曶壺:「赤巾(巿)」,元年師兌簋:「易(賜)女(汝)乃且(祖)巾(巿)」。
《說文》:「佩巾也。从冂,丨象糸也。凡巾之屬皆从巾。」參見「巿」。
從「」,「」聲。本義是麻織品。
金文的字形從「」,「」聲,「」是形符。銘文中表示布匹,乍冊睘卣:「夷白(伯)賓(儐)睘貝、布。」戰國竹簡的字形下不從「」而從「巿」,「巿」亦表示「」的意思。後來「」所從的「」訛變為「𠂇」,成為了楷書的「」。
」的本義是麻織品。《說文》:「布,枲織也。」如《禮記.禮運》:「治其麻絲,以為布帛。」引申為棉、麻、葛等紡織品的通稱。《小爾雅.廣服》:「麻、苧、葛,曰布。布,通名也。」如《周禮.地官.閭師》:「任嬪以女事,貢布帛。」《左傳.襄公二十八年》:「且夫富,如布帛之有幅焉。」
古代平民穿麻布所製的衣服,古書中常以「布衣」表示身分地位低下。如《韓非子.難一》:「吾聞布衣之士,不輕爵祿,無以易萬乘之主。」《史記.孔子世家》:「孔子布衣,傳十餘世,學者宗之。」「布衣」也成為了平民的代稱,如《戰國策.燕策二》:「人主之愛子也,不如布衣之甚也。」《呂氏春秋.行論》「人主之行與布衣異」,高誘注:「布衣,匹夫。」《文選.諸葛孔明〈出師表〉》「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陽。」
」引申為散布、分布。《說文》段玉裁注:「引申之,凡散之曰布,取義於可卷舒也。」《集韻.暮韻》:「布,散也。」如《左傳.定公四年》:「句卑布裳,剄而裹之,藏其身,而以其首免。」《史記.匈奴列傳》:「單于既入漢塞,未至馬邑百餘里,見畜布野而無人牧者,怪之,乃攻亭。」後來又寫作「」,參「」。
」表示鋪設、布置。《玉篇.巾部》:「布,陳列也。」如《尚書.顧命》:「畢公率東方諸侯入應門右,皆布乘黃朱。」《左傳.昭公元年》:「圍布几筵,告於莊、共之廟而來。」《儀禮.士冠禮》:「布席于門中,闑西閾外,西面。」
」是先秦時期一種形似古代起土、鏟土工具「」的金屬鑄幣。(參裘錫圭、黃錫全)如《詩.國風.氓》:「氓之蚩蚩,抱布貿絲。」《毛傳》:「布,幣也。」《孟子.公孫丑上》:「廛無夫里之布,則天下之民皆悅而願為之氓矣。」趙岐注:「布,錢也。」《墨子.貴義》:「今事之用身,不若商人之用一布之慎也。」《史記.平準書》:「虞夏之幣,金為三品,或黃,或白,或赤;或錢,或布,或刀,或龜貝。」
」還表示宣告、宣布。如《周禮.夏官.訓方氏》:「正歲則布而訓四方,而觀新物。」 鄭玄注:「布告以教天下,使知世所善惡。」《荀子.彊國》:「誡布令而敵退,是主威也。」
」亦表示陳述,如《左傳.成公十三年》:「敢盡布之執事,俾執事實圖利之。」《國語.晉語四》:「敢私布於吏,唯君圖之!」韋昭注:「布,陳也。」
」表示布施、施予。《廣雅.釋詁三》:「布,施也。」《莊子.列禦寇》:「施於人而不忘,非天布也。」王先謙集解:「施於人則欲勿忘,有心見德,非上天布施之大道。」《荀子.哀公》:「富有天下而無怨財,布施天下而不病貧。」馬王堆帛書《十六經.五正》第13行:「吾欲布施五正,焉止焉始?」
從「」從「」,「」亦是聲符,本義為白色的絲織物。
從「」從「」,「」亦是聲符,本義為白色的絲織物。《說文》:「帛,繒也。從巾,白聲。凡帛之屬皆从帛。」段玉裁注:「〈聘禮〉、〈大宗伯〉注皆云:『帛,今之璧色繒也。』」徐灝箋:「帛者,縑素之通名。璧色,白色也,故从白。引申為雜色繒之偁。」
甲骨文用作地名。《合集》36842:「才(在)帛。」金文用作本義,指絲織品,九年衛鼎:「舍(捨)矩姜帛三兩」,指給予矩的妻子三兩帛。又可通假作「」,九年衛鼎:「帛(白)轡乘」,唐蘭認為指的是「四匹馬的白色的繮繩」。又如九年衛鼎:「帛(白)金一反(鈑)」,古人稱銀為白金,這裏即指一塊銀餅。
典籍中亦有「」通假為「」的例子,如《禮記.玉藻》:「大帛不緌。」鄭玄注:「帛當為白,聲之誤也。大帛,謂白布冠也。」按俞樾《雜纂》:「白與帛,古字通。」參見「」。
古璽文中「」用為姓氏,《通志.氏族略五》:「帛,《姓苑》云:『吳郡人。漢武威將軍帛敞,後漢有帛宜。』《神僊傳》有帛和,晉有高僧帛道佺。」
甲骨文從二「」從「」,象一手持杖牽引另一手之形,本義是牽引,引伸有率領之意。金文加從「」旁。一說本義是佩巾(高鴻縉、季旭昇)。
甲骨文從二「」從「」,象一手持杖牽引另一手之形,本義是牽引,引伸有率領之意。金文加從「」旁。一說「」為巾的象形,象兩手持巾,後加「」旁以強化佩巾之義,本義是佩巾(高鴻縉、季旭昇)。
甲骨文用作人名,金文表示率領,又表示遵循、效法,𤼈鐘:「𤼈不敢弗帥且(祖)考秉明德」,師虎簋:「今余隹(惟)帥井(刑)先王令」。表示效法先祖的德行,遵循先王的命令。
」亦作「」,《說文》:「帥,佩巾也。從巾、𠂤。帨,帥或從兌。又音稅。」參見「」。
金文從「」,「」聲,「」為意符,表示與布料有關。本義是下身的衣服。從「」與從「」之意同,故「」、「」本來是一字異體。
」後來被借作經常的「」,故以「」來表示下裳的本義。此外,古書「」、「」多混用,明清以後才逐漸消減。
金文用作本義,表示下身的衣服,子犯編鐘:「衣、常(裳)、帶、巿」,表示上衣、下裳、腰帶、蔽膝(古代朝覲、祭祀時蓋於衣裳上的服飾)。
金文又借「」來表示常規、常法的「」,參見「」。
戰國竹簡用作本義,《新蔡楚簡.甲三》簡207:「衣常(裳)」。《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簡121背:「丁酉材(裁)衣常(裳)」。又通假為「」,表示手掌,《馬王堆帛書.陰陽十一脈灸經乙本》第16行:「臂巨陰脈,在於手常(掌)中。」
《說文》:「常,下帬也。从巾,尚聲。裳,常或从衣。」段玉裁注:「《釋名》曰:『上曰衣,下曰裳。』」
朱駿聲認為「」的本義是旗,「」才是下身衣服,按從金文用例來看,此說可商,「」應是下身衣服的本字。
金文從「」從「」,「」聲,「」省去下面「」形,「」是形符,表示與紡織品有關,「」上之「」形為飾筆,無義。金文表示車上的帷簾,白晨鼎:「虎幃」,表示車上畫有虎文的帷簾。《說文》:「幃,囊也。从巾韋聲。」
甲金文從「」從「」(象手形)從「」,《說文》:「㣇,脩豪獸」,「」旁與「」形近,甲骨文象獸張口之形,以手持獸,數點象血滴形,象宰殺牲畜,以供祭祀。
甲金文從「」從「」(象手形)從「」,《說文》:「㣇,脩豪獸」,「」旁與「」形近,甲骨文象獸張口之形,以手持獸,數點象血滴形,象宰殺牲畜,以供祭祀。《禮記.郊特牲》:「腥肆、爓、腍祭」鄭玄注:「治肉曰肆」。
卜辭「」字从手持肉帶汁液,與「」形近,亦肉祭也。(商承祚)
《說文》:「肆,極陳也,从長,隶聲。」甲、金文「㣇聿」通作「」,《說文》:「㣇聿,習也」,「肄,篆文㣇聿」。按㣇聿、肄、肆古通用,經籍作「」。
古籍「」、「」、「」、「」相通,廣雅.釋詁》:「肆,殺也。」《詩.皇矣》:「是伐是肆。」《論語.憲問》:「肆諸市朝」,皇侃疏:「肆,殺而陳尸也。」「」、「」古文、三體石經古文「」字形同,且聲相近,故得通徦。(參沈兼士)「」本義為殺,又有獻陳、陳列之意,《周禮.大司徒》:「祀五帝,奉牛牲,羞其肆」,鄭注:「肆,陳骨體也」。參「」。
甲骨用為祭名,金文意即恣縱、放肆,盂鼎:「率㣇聿(肆)于酉(酒)」,《左傳.昭公十二年》:「昔穆王欲肆其心,周行天下。」又用作人名、連詞和句首語氣詞,毛公鼎:「㣇聿(肆)皇天亡斁」,《詩.抑》:「肆皇天弗尚」,另參「」、「」。
過去「」字的構形有幾說:于省吾謂象手洗㣇畜毫毛之形,數點象水滴,金文多從巾,謂起初只以手刷洗,繼而用巾。康殷認為象用手治牲;徐中舒認為甲文「㣇聿」意為延也,有福祉綿長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