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彳 (主部件) 共 18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1 - 18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字會被繩拉住腳,落後不能前進。本義是落後、後面。
甲骨文從「」從「」,為「」之初文,「」象足形,「」象繫繩,字會足被繩綁,落後不能向前之意(林義光)。後疊加形符「」,以標出行走的意思。
一說以為「」為聲符(劉釗、何琳儀)。金文與戰國竹簡「」或改從「」,與《說文》古文同。《說文》:「後,遲也。从彳、幺、夊者,後也。𨒥,古文後,从辵。」另又有於「」下疊加「」形為飾,參見《上博竹書四.曹沫之陳》簡30字形。
甲骨文用作先後之「」,《屯南》2358:「後王射兕。」
金文用作本義,表示行動落後,杕氏壺:「[网戈]獵母(毋)𨒥(後)。」字亦用作先後之「」,小臣單觶:「王後坂(返)克商。」金文常見「後人」一詞,即指子孫後代,乍册夨令𣪕:「婦子後人永寶。」又有「後嗣」,亦指子孫後代,中山王方壺:「柢柢翼翼,卲(昭)告後嗣。」「後人」、「後嗣」又可簡稱為「」,師望鼎:「王用弗忘聖人之後。」另,「」有終結之義,黃子豆:「黃子乍(作)甫(夫)人行器,則永祜福,霝(令)冬(終)霝(令)後。」銘文「」、「」同義相疊。「」又可用作人名,白克壺:「用乍(作)朕穆考後仲尊壺。」
戰國竹簡「」多指後代之人,《清華簡一.皇門》簡7:「至于氒(厥)後嗣立王,廼弗肯用先王之明刑。」全句指到了他的後人立為王,乃不肯用先王的明刑。另《上博竹書二.容成氏》簡12:「堯又(有)子九人,不㠯(以)亓(其)子為後。」
退
甲骨文從「」從「」(向下的「」(腳掌),表示離開),「」是食器,或不從「」而從「」或「」,「」象酒樽之形,「」也是食器,會飲食完畢離開之意,本義是退席,是「退」的初文(參陳秉新)。
甲骨文從「」從「」(向下的「」(腳掌),表示離開),「」是食器,或不從「」而從「」或「」,「」象酒樽之形,「」也是食器,會飲食完畢離開之意,本義是退席,是「退」的初文(參陳秉新)。
金文加從「」或「」為形符,「」、「」都有行走之意,更加突顯離開的意思。「退」小篆作「𢓴」,異體作「𢓇」。《說文》:「𢓴,卻也。一曰行遲也。从彳从日从夊。𢓇,𢓴或从内。退,古文从辵。」
劉釗則認為甲骨文象撤去某種祭祀,按從向外的「」應為離開之意,撤去祭品似以從「」(手形)較為合理,參見「」。
甲骨文用作祭名。金文表示後退,中山王兆域圖:「進退」。又表示從朝廷中覲見完畢返還,中山王方壺:「外之則將使上覲于天子之廟,而退與諸侯齒長於會同。」
楚簡表示引退、後退等,《郭店楚簡.老子甲》:「攻(功)述(遂)身退,天之道也。」表示功成身退。《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五.君子為禮》:「顏淵退」,退表示退出之意。
甲金文「」會在路上得到貝幣之意,本義是得到財富,引申為得到。
」的本義是得到財寶,甲金文從「」從「」(象手形),或加從「」,象在路上得到貝幣,本義是得到財富,引申為得到。
」字的金文有從三指「」的,亦有從五指「」的;還有從「」(象手持棍棒)的。後期古文字「」或訛變為「」、「」,小篆「」訛為「」。古文字裏,從「」的字後來往往變成從「」。
甲金文表示得到,《合集》8928:「弗其得」。《懷特》359:「得馬」。中山王方壺:「敄(務)才(在)得賢」。
戰國竹簡表示得到,《郭店簡.老子甲》簡5:「咎莫僉(險)唬(乎)谷(欲)得」。《郭店簡.老子甲》簡12:「不貴難得之貨」。《上博竹書一.孔子詩論》簡11:「則智(知)不可得也」。《上博竹書一.從政甲》簡3:「是以得賢士一人」。《上博竹書二.從政甲》簡10:「信則得眾」。《上博竹書七.武王踐阼》簡10:「立(位)難得而愓(易)失」。《清華簡二.繫年》簡75-76:「王命申公屈巫蹠秦求師,得師以來。」意謂王命令申公屈巫到秦國請求援軍,得到救兵歸來。
」表示移動、遷徙。
甲骨文及早期金文從彳從步,《說文》析為從辵止聲,彳、止皆表示行動,引伸有遷徙之義。「」小篆作「𨑭」,《說文》:「𨑭,迻也。从辵,止聲。𢓊,徙或从彳。𡲴,古文徙。」《廣雅.釋言》:「徙,移也。」《爾雅•釋詁》:「遷運,徙也。」郭璞註:「今江東通言遷徙。」
」的古文字字形有兩類。「」之《說文》或體作「𢓊」,與古文「」、「」疑古本一字(李孝定),參見「」。按「」卜辭用義不明,商晚周初金文皆用為人名、氏族名,故用義不詳。
春秋後期金文從辵從尾從小或米,隸作「𨗬」,與《說文》、《汗簡》古文形近。《集韻.紙韻》:「𨑭,亦作徙,古作𨗬。」鄭臧公之孫鼎:「其𨗬(徙)于下都」,表示遷徙(參董蓮池)。包山楚簡與春秋金文形同,從辵從尾從小,表示遷移。又「」、「」音近相通,「長𨗬」,讀作「長沙」,地名。
秦簡亦有遷徙、移任之義;《睡虎地.日書甲種》:「徙官」,即遷任。《漢書.揚雄傳》:「三世不徙官」。
此外,「」《說文》古文與「」形近,學者或以為同屬一字,可商。「𡲴」當為「𨗬」之訛變,「」、「」音近,參見「」。
甲骨文從「」從「」,「」亦是聲符。「」從「」,象迎面走來的腳,「」是聲符,「」象道路,本義是路上相遇、相逢。
甲骨文從「」,「」亦聲,象在路上迎頭相遇。《說文》:「逢,遇也。从辵,峯省聲。」從迎面相逢引申有迎接之義,《方言》:「逢、逆,迎也。自關而東曰逆,自關而西或曰迎,或曰逢。」王維〈與盧象集朱家〉:「主人能愛客,終日有逢迎。」「」字進一步引申,有迎合、討合之義,《孟子.告子下》:「長君之惡其罪小,逢君之惡其罪大。」趙岐注:「君之惡心未發,臣以諂媚逢迎之,而導君為非,故曰罪大。」意思是說君主有惡行,臣下加以助長,這罪行還小;君主有惡行,臣下加以逢迎,給他找出理據,使他無所忌憚,這罪行可大了(楊伯峻)。
金文或加從「」,象雙手之形,是「」的增繁之形,孫常敍認為「」所從的「」和「」象雙手搬動泥土,掩蓋樹根,會兩相踫合之意,故有相遇、相逢義。按此說並無確據,姑備一說。
甲骨文用作地名,《合集》36914:「才(在)逢」。
金文表示適逢、踫上,中山王圓壺:「逢郾(燕)亡(無)道」,表示適逢燕國政治紛亂,不行正道。《詩.王風.兔爰》:「我生之後,逢此百凶。」
戰國竹簡表示遇上,《郭店簡.唐虞之道》簡14:「聖以遇命,仁以逢時」。意謂聖明而遇上天命,仁愛而恰逢其時。
金文「」會足趾從土室(穴居之處)進出之意,本義是往返、來回。引申為反復、再、又。
」的本義是來回、往返。金文從「」,「」聲,或從「」。「」會足趾從土室(穴居之處)進出之意,本義是進出往來(陳永正、徐中舒)、回來,後加從「」或「」以表行走之意。引申為反復、再、又。《說文》:「復,往來也。从彳,复聲。」段玉裁注:「〈辵部〉曰:返,還也。還,復也。皆訓往而仍來。
張日昇則認為「」象二豆相合之形,豆中食物由一器傾覆至另一器,故有往來反覆之意。可備一說。
陳邦懷認為金文「」字所從與「𩫖」形近(「𩫖」字字形參見「」字)。戰國竹簡「」字象土室的部分改寫為「」,「」是「」的聲符。
金文表示歸來、返回,與「」同義連用,小臣[言逨]簋:「雩厥復歸」;表示退還、還付,曶鼎:「效[父則]卑(俾)復厥絲束」;又用為「」,表示覆滅,中山王鼎:「五年復(覆)吳」,指越王句踐滅吳之事。表示再、又,中山王圓壺:「先王之德,弗可復得。」又用作人名。
戰國竹簡表示返回,《清華簡二.繫年》簡47:「秦𠂤(師)乃復」,表示秦國的軍隊於是返回。又表示回復,《郭店簡.老子甲》簡1:「絕偽棄詐,民復季(孝)子(慈)。」意謂放棄虛偽、欺詐,人民可以恢復孝慈的天性。
甲骨文從「」,「」亦聲,金文改從「」亦聲。「」象道路,可能是強調正道、得道之意。全字表示人在路上行走,目光直望向前,意會人的行為正直。本義是道德。
甲骨文從「」,「」亦聲,金文改從「」亦聲。「」象道路,可能是強調正道、得道之意。全字表示人在路上行走,目光直望向前,意會人的行為正直。本義是道德。甲骨文或不從「」而從「」或從「」,表示道路之意同。金文所從的「」的「」旁中間或加一點,變為從「」從「」,「」象人心通徹、聰明,以表有德者多為聰明敏慧之人,「」字的心性意義和處境意義益顯。
甲骨文通作「」,表示前進,《合集》559正:「王陟土方」,表示王前往土方。
金文多表示道德、德行,史牆盤:「上帝降懿德大甹(屏)」,意謂上帝降下美德、護佑。井人鐘:「穆穆秉德」,意指莊重肅穆地秉持德行。
戰國竹簡亦用作本義,表示道德,《清華簡二.繫年》簡41-42:「晉文公思齊及宋之德,乃及秦師圍曹及五鹿,伐衛以脫齊之戍及宋之圍。」大意是說晉文公考慮到齊國、宋國的德行,所以幫助二國解圍脫困。
《說文》:「德,升也。从彳,悳聲。」段玉裁注:「升當作登。〈辵部〉曰:『遷,登也。』此當同之。德訓登者。《公羊傳》:『公曷爲遠而觀魚,登來之也。』何曰:『登讀言得。得來之者,齊人語。』齊人名求得爲得來。作登來者,其言大而急,由口授也。唐人詩:『千水千山得得來』,得卽德也。登德雙聲。」
此外,德字又可寫作「」,參見「」。另參見「」、「」。
甲骨文從「」(倒「」)從「」,字形會在原野上捕捉野豬,進而把捕捉野豬的原野稱作「𨙅」(劉釗、季旭昇)。
甲骨文從「」(倒「」)從「」,字形會在原野上捕捉野豬,進而把捕捉野豬的原野稱作「𨙅」(劉釗、季旭昇)。
𨙅」是原野的「」的本字,小篆從录作「」,《說文》:「邍,高平之野,人所登。从辵备录。闕。」
金文從「」或「」從「」從「」從「」。從「」、「」有行走之意。「」是聲符。學者多認為「𨙅」字從「」不從「」,王筠認為「」是「𨙅」的聲符。按甲骨文「」字與「𨙅」字所從有別,參見「」。
甲骨文用為地名。金文用為人名,又表示原野,晉侯對盨:「其用田狩,湛樂于𨙅隰」,意思是說用來進行田獵,在原野和低濕的地方狩獵取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