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示 (主部件) 共 21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1 - 2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從「」,「」亦聲。「」象閃電,古人以為變幻莫測的閃電是天神所施發,「」(象神主牌位)也是意符。「」的本義是天神、神祇。
」從「」從「」,「」亦是聲符。「」象閃電之形,古人以為變幻莫測的閃電是天神所施發,故用「」來表示「」,後來加「」為意符,分化出神祇的「」。本義是神祇、天神。後來又表示魂魄、精神、心神等。
金文表示神祇,㝬鐘:「皇上帝百神」。寧簋:「其用各(格)百神」,表示用來招請神祇。陳[貝方]簋:「𩲡(鬼)神」。又指祖先,此鼎:「文申(神)」,𤼈鐘:「文神」,井叔鐘:「用喜樂文神人」,即鐘銘上所說的前文人,是對先人的敬稱。古代對故去的先人亦稱「」,故又稱前文人為「文神」(陳秉新)。郭靜雲認為周代開始才把祖先稱為「神人」。
戰國文字也用作本義,《上博竹書五.競建內之》簡7:「天不見雨,地不生龍,則訴諸鬼神,曰:天地明棄我矣。」
又讀為「」,《銀雀山漢簡.王兵》:「動如雷神(電),起如蜚(飛)鳥,往如風雨」,《管子.七法》:「故舉之如飛鳥,動之如雷電,發之如風雨。」《管子.幼官》:「收天下之豪傑,有天下之稱材,說行若風雨,發如雷電。」「」、「」皆從「」聲,故可通用(參王輝)。
《說文》:「𥛃(神),天神引出萬物者也。从示,申聲。」張日昇認為雷電使空氣產生氮化物,足以肥田,利於植物生長,故《說文》認為「」的本義是天神引出萬物者。先民不知其故,以為雷電後植物茂盛,乃天神之力,故以「」為「」。
金文從「」,「」聲,表示祭祀。
金文從「」,「」聲,表示祭祀,趙孟庎壺:「以為祠器」,中山王圓壺:「雨(𩁹)祠先王」。《爾雅.釋詁》:「祠,祭也。」《書‧伊訓》:「伊尹祠于先王。」陸德明釋文:「祠,祭也。」孔穎達疏:「祠則有主有尸,其禮大;奠則奠器而已,其禮小。奠祠俱是享神,故可以祠言尊。」
」也表示祭名,即春祭。《說文》:「祠,春祭曰祠。品物少,多文詞也。从示司聲。仲春之月,祠不用犧牲,用圭璧及皮幣。」《詩‧小雅‧天保》:「禴祠烝嘗。」毛傳:「春曰祠,夏曰禴,秋曰嘗,冬曰烝。」
得福而後祭神報謝也稱為祭。《周禮‧春官‧小宗伯》:「大災,及執事禱祠于上下神示。」鄭玄注:「求福曰禱,得求曰祠。」
」還能表示祠堂、廟宇。漢袁康《越絕書‧德序外傳記》:「越王句踐既得平吳,春祭三江,秋祭五湖,因以其時為之立祠,垂之來世,傳之萬載。」
甲金文從「」,「」亦聲,從「」的字有美善義,本義是吉祥。
甲金文從「」,表示與神祇禍福有關,從「」,「」既是意符,又是聲符。從「」的字往往有美善、吉慶之意,故「」的本義是吉祥。《說文》:「祥,福也。從示,羊聲。一云:善。」段玉裁注:「凡統言則災亦謂之祥,析言則善者謂之祥。」《爾雅.釋詁》:「祥,善也。」參見「」。
金文用作吉祥之祥。陳逆簠:「擇厥吉金,台(以)乍厥元配季姜之祥器」,「季姜」是排行最小的姜姓女子,意謂選擇堅固的金屬,給元配季姜鑄造吉祥之器。又以「」表示「」,中山王方壺:「為人臣而𢓉(反)臣其宔(主),不羕(祥)莫大焉」,意謂作為臣子,反而以君主為臣,沒有比這樣更不祥的。
簡帛用作本義,《馬王堆帛書.老子甲本》第154行:「兵者,不祥之器。」又以「」表示「」,《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簡158背:「不羊(祥)」。
甲骨文表示用手持牲肉祭神,本義是持肉獻祭。
甲骨文從「」從「」,象以手持牲肉祭神,數點象血滴形,或曰象肉汁。本義是持肉獻祭。後期加從「」,「」象祖先或神主的祭牌,強調祭神之義,參「」。「」為殷代五種祭祀其中一種之專名,意為肉祭。《詩.信南山》:「祭以清酒,從以騂牡,享于祖考:執其鸞刀,以啟其毛,取其血膋。」《說文》:「祭祀也。從示,以手持肉。」
」、「」甲文形近,古代血食,祭之事必資於殺,故祭之語亦當原於殺。《呂氏春秋.季秋紀》「豺乃祭獸戮禽」高誘注:「於是月殺獸,四圍陳之,世所謂祭獸。」「」、「」「」同義相通,參「」、「」。
金文除用作人名外,多表示祭祀,如欒書缶:「以祭我皇祖」,邾公華鐘:「台(以)卹其祭祀盟祀」。
甲骨文從「」從酒器(◎)從「」從數點,「」象神主牌位,「」象兩手之形,數點象酒滴,全字象雙手捧酒器將酒灌注於神主之上,本義是祼祭。
甲骨文從「」從酒器(◎)從「」從數點,「」象神主牌位,「」象兩手之形,數點象酒滴,全字象雙手捧酒器將酒灌注於神主之上,本義是祼祭。《說文》:「祼,灌祭也。从示果聲。」
甲骨文或省去「」和數點之形。金文有兩種字形,早期金文上承甲骨文字形,從「」從「」從酒器(◎)從數點。後期金文從「」從酒器從「」,「」象跪坐人形的側面,會灌酒於人前之形。甲金文所捧的酒器,或認為是「」字(賈連敏),是用以舀取酒的勺子,按「」字所從的酒器與金文「」字字形有一定距離,故未必是「」,參見「」。
甲金文用作本義,表示祼祭,《合集》30920:「王夕祼」,指王在傍晚舉行祼祭。噩侯鼎:「馭方內壺于王,乃祼之。」《尚書.洛誥》:「王入太室祼」孔穎達《疏》:「祼者,灌也。王以圭瓚酌鬱鬯之酒以獻尸,尸受祭而灌於地,因奠不飲謂之祼。」
順道一提,從「」部的「」很容易與從「」部的「」字相混,使用時必須留意。
金文從「」,「」聲,或加從「」,或不從「」而從「」。本義是一種燒煙的祭祀。
金文從「」,「」聲,或加從「」,或不從「」而從「」。本義是一種燒煙的祭祀。
金文表示以煙氣祭祀,史牆盤:「義(宜)其禋祀」,哀成弔鼎:「永用禋祀」,《左傳.隱公十一年》:「而況能禋祀許乎?」杜預注:「絜齊以享謂之禋祀」。《周禮.大宗伯》:「以禋祀祀昊天上帝」鄭玄注:「禋之言煙,周人尚臭,煙氣之臭聞者」。《詩.大雅.生民》:「克禋克祀」。
《說文》:「禋,潔祀也。一曰精意以享為禋。从示垔聲。𡫚,籒文从宀。」
金文從「」,「」聲。本義是災害、禍殃。
金文從「」,「」聲。本義是災害、禍殃。《說文》:「禍,害也。神不福也。从示,咼聲。」古人以為天神不施予保佑、福蔭,便會有災害。戴家祥認為「」字從「」表示禍害是來自神的懲罰。
金文用作本義,中山王方壺:「隹(唯)逆生禍,隹(唯)順生福。」表示違逆便會引致禍害,順應會帶來福祉。
戰國竹簡假借「」為「」,《睡虎地秦簡.為吏之道》簡5:「正行脩身,過(禍)去福存。」
漢帛書亦用作本義,《馬王堆帛書.老子甲本》第19行:「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憯於欲得。」《馬王堆帛書.老子乙本》第43行:「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字異體從「」,見於《上博竹書五.三德》簡14。此外又有從「」從「」之異體,見於《馬王堆帛書.老子甲本》第72行。《玉篇》:「𣄸,神不福也。今作禍。
金文從「」,「」聲。本義是福祐、福氣。
金文從「」,「」聲。本義是福祐、福氣。《說文》:「福,祐也。从示,畐聲。」金文用本義,如士父鐘:「降余魯多福亡(無)疆。」梁其鼎:「用𣄨(祈)多福,◎(眉)壽無彊(疆)。」又用作動詞,表示賜福、保佑。如㝬鐘:「降余多福,福余順孫。」第一個「」是名詞,第二個「」是動詞。
戰國楚系文字作上下結構。「」通假為「」,如《郭店簡.老子甲》簡38-39:「貴福而喬(驕),自遺咎也。」「貴福」即「貴富」,與「富貴」同,「」字馬王堆帛書《老子》甲、乙本、今傳王弼本皆作「」。
古代稱富貴壽考等齊備為「」。《尚書.洪範》:「五福: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禮記.祭統》:「福者,備也;備者,百順之名也。無所不順者,謂之備。」又常以「」、「」相對。如《老子.五十八章》:「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孰知其極?」《韓非子.解老》:「全壽富貴之謂福。而福本於有禍,故曰:『禍兮福之所倚。』」
甲金文從「」從「」從「」,「」象人持杵治事,增「」旁以表示與祭祀有關。參見「」。
甲金文用為祭名,如「禦妣辛」,即禦祭於妣辛。乍冊益卣:「用乍(作)大禦于厥且(祖)匕(妣)、父母」。
《說文》:「祀也。从示御聲。」段玉裁注:「後人用此爲禁禦字。」
」字從「」,「」聲,本義是奴僕。
」的本義是奴隸,金文「隸臣」是秦國服刑的罪犯、奴僕的名稱,男的稱隸臣,女的稱隸妾。高奴禾石權:「工隸臣牟」。唐慧琳《一切經音義》卷六:「《考聲》:『隸,賤屬也,僕也。』」《說文》:「隸,附箸也。从隶,柰聲。𨾀,篆文隸从古文之體。」何琳儀認為「」也是「」的聲符。
」可表示罪人。《周禮‧秋官‧司隸》:「掌五隸之法,辨其物而掌其政令。」 鄭玄注:「五隸,謂罪隸,四翟之隸也。」
」也表示身份卑微的人。漢班固《述韓英彭盧吳傳》:「信(韓信)惟餓隸,布(英布)實黥徒。」
」還表示小臣,即等級不高的臣子。《文選‧司馬相如〈上林賦〉》:「地可墾闢,悉為農郊,以贍萌隸。」郭璞注引司馬彪曰:「隸,小臣也。」
」可用作動詞,表示役使。《荀子‧議兵》:「功賞相長也,五甲首而隸五家。」楊倞注:「獲得五甲首,則役隸鄉里之五家也。」
」還指附屬。《後漢書‧馮异傳》:「及破邯鄲,乃更部分諸將,各有配隸。」 李賢注:「隸,屬也。」
」亦可指隸書,漢字字體的一種。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練字》:「乃李斯刪籀而秦篆興,程邈造隸而古文廢。」關於隸書的起源,參北魏酈道元《水經注‧穀水》: 「……古隸之書, 起于秦代, 而篆字文繁, 無會劇務, 故用隸人之省, 謂之隸書。」又見唐張懷瓘《書斷》:「按隸書者,秦下邽人程邈所作也。邈字元岑,始為縣吏,得罪始皇,幽系雲陽獄中。覃思十年,益小篆方圓而為隸書,三千字,奏之。始皇善之.用為御史。以奏事煩多,篆字難成,乃用隸字。以為隸人佐書,故曰隸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