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金 (主部件) 共 51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21 - 3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金文作「」,從「」,「」聲,小篆作「」,「」是「」的初文,本義古兵器,兩面有刃,中間有脊,短柄。
」金文作「」,從「」,「」聲,小篆作「」,「」是「」的初文,本義古兵器,兩面有刃,中間有脊,短柄。金文用作本義。師同鼎:「戎鼎廿,鋪五十,鐱(劍)廿。」《說文》:「人所帶兵也。从刃僉聲。劍,籒文劒从刀。」《管子‧地數》:「葛盧之山發而出水,金從之。蚩尤受而製之以為劍、鎧、矛、戟。」
」可表示劍術。《莊子‧說劍》:「昔趙文王喜劍,劍士夾門而客三千餘人,日夜相擊於前。」
」還表示用劍刺殺。《東觀漢記‧寇恂傳》:「(賈復)謂左右曰:吾今見恂,必手劍之。」
金文、小篆從「」,「」聲。本義是低頭快走。
金文、小篆從「」,「」聲。本義是低頭快走。《說文》:「趛,低頭疾行也。从走,金聲。」朱駿聲《說文通訓定聲》:「許意从顉省,故訓低頭。」《說文.頁部》:「顉,低頭也。」「」、「」同源。《廣韻》:「趛,低頭疾行。」
金文用作人名,師趛鼎:「師趛作文考聖公、文母聖姬尊。」「」是官職名;意指師趛為父親聖公和母親聖姬鑄造了一個尊。
金文從「」從「」。「」是「」的後起字,「」本作「」,象金鉼之形,後加「」旁為義符。金文裡用同「」,表示一種金屬,用來鑄造銅器。金文「」和西漢《方言》裡的「」、現代化學元素「」只是同形字。
金文從「」從「」。「」是「」的後起字,「」本作「」,象金鉼之形,後加「」旁為義符。字形可作左右結構,亦可寫為上下結構,上「」下「」。金文裡用同「」,表示一種金屬,用來鑄造銅器。如玄鏐夫鋁戈:「玄翏(鏐)夫(鈇)鋁之用。」「」、「」和「」皆為金屬。
西漢揚雄《方言》:「希、鑠,摩也。燕齊摩鋁謂之希。」這裡的「」表示摩錯,是「」的異體字。《說文》:「鑢,錯銅鐵也。」《玉篇》:「鑢,或作鋁。」《廣雅.釋詁三》「鑢,磨也」,王念孫疏證:「鑢、鐧、鋁並同。」
現代化學元素aluminium也稱為「」,但和前面金文「」、摩錯義的「」只屬同形字,是不同時期的人分別造的從「」從「」的形聲字,用法也不同。(參李榮)
」是用以盛黍稷的圓形禮器,形制如豆,上為圓盤,下有圈足,春秋時增設器蓋。
」是用以盛黍稷的圓形禮器,形制如豆,上為圓盤,下有圈足,春秋時增設器蓋。
金文始見「」字,出土青銅鋪中的鋪字有四形,最早從「」從「」,作「𥮉」,反映當時或已有竹製之鋪;西周晚期從金從甫,先秦的金即今日的青銅;春秋時〈曾仲斿父鋪〉只寫作「」,銘文云:「曾仲斿父自乍寶甫」,應為𥮉、鋪之省體;後又有從匚從甫,匚象器皿形,皆從竹、金或匚作為義符,以甫為聲符。
過去有學者認為「」、「𥮉」即「」字,為豆屬的圓形器皿,因《說文》云:「簠,黍稷圜器」,與鋪的形製器用同,而以「」為方形器皿之名,此說可商。自出土青銅簠中所見的不同簠字字形觀之,「」應是出土所見自名為「𠤳」的方形食器,「」、「」、「𠤳」、「𠤱」、「」為同字異體,參「」。
金文字形不清。學者多認為是從「」從「」(張亞初),或者從「」(張世超、徐在國),「」是聲符,金文用作樂器名,「鉦鋮」像倒放的鐘,手持長柄而敲擊之,又稱為「鉤鑃」。參見「」、「」。
金文從「」從「」的聲符,「」的聲符和「」字是兩個不同的字,「」的聲符中豎向左屈曲,而「」字則垂直(參陳劍)。但是在「」字所從的偏旁中,「」的聲符和「」字字形已經相混。不過「」仍應是從「」聲。
金文表示鑄造,曹公子池戈:「曹公子池之鋯(造)戈。」意思是說曹公子池所鑄造的戈。
金文從「」,「」聲,是古兵器名。郾侯職戈:「郾侯職乍帀萃鋸」。其制援上起脊,欄側三穿,內部二穿,援胡間有一孑刺(金文形義通解)。
《說文》:「鋸,槍唐也。从金居聲。」
金文從「」,「」聲。金文表示黃赤色,傳世文獻中解作磨或車輪上的鐵。
金文從「」,「」聲。最初見於金文,為金屬的修飾語,表示黃赤色。傳世文獻中有兩義,一解作磨,或解作車輪繞鐵,即車輪上的鐵。《玉篇》:「鋿,磨也。」《廣韻》:「鋿,車鋿,輪鐵也。」
金文表示黃赤色,莒叔之仲子平鐘:「玄鏐鋿[金膚]」,黃盛璋:「鋿[金膚]當為黃赤色之[金膚]。」「玄鏐」是黑色的鏐,「」是鑄造青銅器的材料。
金文從「」從「」,「」是聲符。「」是一種扁壺的名稱。「」異體作「」,「」、「」古音相近可通。《詩.大雅.皇矣》:「克順克比」,《禮記.樂記》引作「克順克俾」(參李家浩、裘錫圭)。
金文「」字見於土勻錍,徐無聞認為此字是「」的異體,《說文》:「㼰,罌謂之㼰。」故「」、「」也可表示古代一種大腹小口的酒器。
金文從「」從「」,「」是聲符。金文用作本義,表示錐子,是一頭尖銳的工具。上曾大子鼎:「哀哀利錐」,表示心情哀痛,猶如錐刺一般(孫敬明、何琳儀、黃錫全)。
《說文》:「錐,銳也。从金隹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