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艸 (包括子部件) 共 41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1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𠦝
甲骨、金文「𠦝」只用作部件,作為甲金文「」字的部件,「𠦝」從「」在「」中,表示朝陽初升於草地之上。
甲骨、金文「𠦝」只用作部件,作為甲金文「」字的部件,「𠦝」從「」在「」中,表示朝陽初升於草地之上。「」從「𠦝」從「」,象早旦時分,日初升,月未落之情景。參見「」。隸定後「𠦝」上下之「」變為「」形,已失古意。
甲骨、金文「𠦝」未見單字,只用作部件。《偏類碑別字》引錄北朝〈魏敬史君碑陰〉「𠦝」為「」之異體字。
𦵯
𦵯」甲骨文從「」從「」,亦從「」從「」,古文字偏旁「」與「」同,學者隸為「𦵯」,與「」字同義。大徐本《說文》「」字大篆從「」,與「𦵯」古形近。「𦵯」本義當為草名,卜辭用為地名。

于省吾謂「」從介聲,「𦵯」從害聲,古字通。按上古音「」、「」韻同,同屬月部。《方言》:「蘇、芥,草也。江淮南楚之間曰蘇,自關而西或曰草,或曰芥。南楚江湘之間謂之芥。蘇亦荏也。關之東西或謂之蘇,或謂之荏。周鄭之間謂之公蕡。沅湘之南或謂之𦵯」郭注:「今長沙呼野蘇為𦵯。」可見「」、「𦵯」為一語之轉。

金文「𦵯」從茻從害,見於西周早期井(邢)侯簋:「𦵯井侯服」,「𦵯」讀作「」,音介,《廣雅.釋詁》:「匄,與也。」表示授予井(邢)侯職事(參于省吾)。參「」、「」。
在古代,「」又寫作「」。《說文》:「芌,大葉實根,駭人,故謂之芌也。从艸亏聲。」
」是從「」演變出來的。查「」的本義為帶「送氣」或「感嘆」意味的「」,故後來除衍生了用口吹奏的「」字外,又可能因古人見「芋頭」之塊頭之大,發出感嘆的「」聲,久而久之,便於「」的原字上加注「」而成「」字。
參見「」、「」。
甲金文從「」從「」,或不從「」而從四「」,皆象草之生長,「」是聲符,本義是草名,甲骨文疑為方國名,金文用作人名和地名。小篆簡省作從「」,《說文》:「艿,艸也。从艸乃聲。」《廣韻》:「艿,草名,謂陳根草不芟新草又生,相因艿也。」
甲骨文多從「」(或從「」)從「」,「」聲。本義是春天。
甲骨文「」的形體在各個類組卜辭中有所不同,大多數的字形從「」(或從「」)從「」,「」聲。也有從「」,「」聲的字形,見《合集》20074。(裘錫圭)或者從「」(象地平線)從「」,「」聲的字形,見《合集》8818。(王子揚)金文從「」從「」(或從「」,義同),「」聲。也有省略「」形寫作從「」,「」聲的字形。戰國文字和小篆多寫作「」形,後來「聲旁「」和「」旁省併成「𡗗」形,逐漸變為「」的字形。本義是春天。
甲骨文用作本義,用以紀時。如《合集》9660正:「來春不其受年。」貞問明年沒有豐收。從卜辭的內容來看,商代一歲只分為春、秋二時,四時的劃分是後世才出現。(參于省吾)
金文亦用作本義,如䜌書缶:「正月季春元日己丑。」又用作諸侯名和地名,如十五年相邦春平侯劍「相邦春平侯」、壽春府鼎「壽春𢊾(府)鼎」。
戰國竹簡也用本義,如《清華貳.繫年》簡67:「今春亓(其)會者(諸)侯,子亓(其)與臨之。」又用於書名,指古代的編年體史書《春秋》,如《郭店簡.六德》簡25:「雚(觀)者(諸)《易》、《春秋》則亦才(在)壴(矣)。」
傳世文獻裡「」從春天引申比喻生機勃發。如唐代劉禹錫〈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北宋范成大〈雨後東郭梅開〉:「司花好事相邀勤,不著笙歌不肯春。」又指喜色,如北宋王安石〈送潮州呂使君〉:「呂使揭陽去,笑談面生春。」
」還表示男女情欲。如《詩.召南.野有死麇》:「有女懷春,吉士誘之。」南朝齊王融〈詠琵琶〉:「絲中傳意緒,花裏寄春情。」
從「」從「」,象禾苗生長在田上之形,本義是禾苗。
從「」從「」,象禾苗生長在田上之形,本義是禾苗。《說文》:「苗,艸生於田者。从艸从田。」段玉裁注:「苗本禾未秀之名,因以爲凡艸木初生之名。」
金文用作人名,苗[宀姦]盨:「苗[宀姦]乍(作)盨,其子子孫孫永寶用。」
秦簡用作本義,指初生的禾苗,《睡虎地.秦律十八種》簡144:「居貲贖責(債)者歸田農,種時、治苗時各二旬。」全句指以勞役抵債貲贖債務的人回家耕作,播種、管理禾苗的時間各二十天。
秦印用作姓氏,《秦印文字彙編》:「苗綰。」《通志.氏族略三》:「苗氏,𦍋姓。楚大夫伯棼之後,伯棼以罪誅,其子賁皇奔晉,晉人與之苗,因以為氏。」
傳世文獻中,苗或用作本義,指秧苗。《詩.王風.黍離》:「彼黍離離,彼稷之苗。」孔穎達疏:「苗謂禾未秀。」「」由初生的穀物引申指初生的動物,如魚苗、豬苗等。《本草綱目.鱗部.魚子》:「數日即化出,謂之魚苗。」另「」亦引由有苗裔後代之義,《廣雅.釋詁一》:「苗,末也。」王念孫疏證:「禾之始生曰苗,對本言之則為末也,苗猶秒也。」《楚辭.離騷》:「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朱熹注:「苗裔,遠孫也。苗者,草之莖葉,根所生也。」
另,現代漢語中的「苗族」是我國少數民族之一,半數以上居於貴州省,其餘多居住在湖南、雲南、廣西、四川等地。
金文從「」,「」聲,見於蔡侯墓殘鐘,辭殘意義不明。又「」、「」古同音,秦簡通假為「」,《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反受其英(殃)」。
《說文》:「英,艸榮而不實者。一曰黃英。从艸央聲。」
」的本義是割草。
甲金文「」均從「」從「」,甲骨文或從二「」,會用手割草形。羅振玉︰「從手持斷草是芻也。」本義是割草、刈割。後引申飼養牛馬的草料也叫芻。《說文》:「芻,刈艸也。象包束艸之形。」段玉裁注:「謂可飤牛馬者。」
趙誠則認為象以手將草折斷之形,可備一說。
甲骨文表示喂飼牲畜的草,又表示吃草的牲畜。金文用作地名,又表示喂飼牲畜的草料,公芻權:「公芻半石」。
𣶃
金文從「」,「𠦝」聲,「𣶃」是「」的古字,本義是潮水,指海水受日月引力而定時漲落的現象。
金文從「」,「𠦝」聲,「𠦝」是表示早上的「」的初文,象日出於水邊草叢中,在「𣶃」字中作為聲符,「𣶃」是「」的古字,本義是潮水,指海水受潮汐影響而定期漲落的水流。《說文》:「𣶃(潮),水朝宗于海。从水,朝省。」桂馥《說文解字義證》:「言水赴海亦如諸侯之見天子也。」意謂水流象諸侯朝見天子一樣奔向大海(湯可敬)。張舜徽《說文解字約注》:「漢人多謂潮為濤,杖乘〈七發〉所云『觀濤』,即觀潮也;王充《論衡.書虛篇》所論『濤之起』,即潮之起也。今字則潮行而𣶃廢矣。」
金文「」字從「𠦝」聲從中間有三點的水流之形(大盂鼎),這個水流就是「」的初文,象潮水洶湧地流動(蘇建洲)。後來象洶湧的潮水之形的筆畫訛為「」。故金文「𣶃」和「」都是「」的古字。《太平御覽》引《說文》「𣶃,朝也。」三體石經「」古文作「𣶃」,《汗簡》「𣶃」釋作「」。徐鍇《說文繫傳》:「𣶃,今俗作潮。」《集韻.宵韻》:「𣶃,隸作潮。」參見「」、「」。
金文表示朝覲,十年陳侯午敦:「陳侯午𣶃(朝)群者(諸)侯于齊」,「陳侯午」是齊桓公田午,意謂陳侯午使諸侯來齊國朝見。陳侯因[次月]敦:「𣶃(朝)問者(諸)侯」,即諸侯來朝見。《儀禮.聘禮》:「小聘曰問」。《周禮.春官.大宗伯》:「時聘曰問」。《周禮.秋官.大行人》:「凡諸侯之邦交,歲相問也。」
戰國竹簡又從「」從潮水的象形初文,通假為「」,表示泥淖,引申有污濁、沉溺之義,《上博竹書五.三德》簡16「敓(奪)民時以水事,是謂潮。」意謂因水利事宜而奪去人民耕作的時節,就如同沉溺于污泥之中,是十分危險的(參陳斯鵬)。
」從「」,「」聲,本義是畜養禽獸、動物的園林,供君主狩獵遊樂。
甲骨文從「」,「」聲,金文從「」,「」聲,「」與「」可以通用。本義是養禽獸、動物的園子,園中種滿花草樹木,園林廣闊,在古代是君王或貴族狩獵的地方,平民百姓不得在此捕獵。如戰國秦簡記載平民的狗進入君主的苑囿,如果沒有追捕禽獸,就不用判死刑,可見百姓進入皇家苑囿打獵是何等重罪,《睡虎地秦簡.秦律十八種》簡6:「百姓犬入禁苑中而不追獸及捕獸者,勿敢殺。」「」表示畜養動物、禽獸的園子,又如《睡虎地秦簡.秦律十八種》簡117:「公馬牛苑」。《睡虎地秦簡.為吏之道》簡34三:「苑囿園池」。「」的設置或可追溯至商代,甲骨文亦疑表示苑囿,《合集》9507:「入(內)苑」,「內苑」疑即商王宮內苑。《太平御覽》卷196引《漢官典職》:「宮內苑,聚土為山,十里九坂,種奇樹,育麋鹿麑麂,鳥獸百種,激上河水,銅龍吐水,銅仙人啣盃,受水下注,天子乘輦遊獵苑中。」金文用作人名、職官名。
」、「」皆是養動物的園林,王鳳陽指出春秋戰國時多說「」,秦漢之後多說「」或「苑囿」。
《說文》:「苑,所以養禽獸也。从艸,夗聲。」段玉裁注:「《周禮.地官.囿人》注:『囿,今之苑。』是古謂之囿,漢謂之苑也。《西都賦》:『上囿禁苑。』《西京賦》作『上林禁苑。』」後來「」又泛指一般園林、花園,引申為樹木茂盛貌,《國語.晉語二》:「人皆集於苑,己獨集於枯。」韋昭注:「苑,茂木貌。」「文苑」指學術、文藝等薈萃之處。後又用來表示枯萎,《淮南子.俶真訓》:「形傷於寒暑燥溼之虐者,形苑而神壯。」意謂受到寒暑燥濕等氣候災害影響而生病的人,形體枯萎而精神健壯。高誘注:「苑,枯病也。」引申為損害,魏源《默觚上.學篇二》:「德善積而不苑,其德彌積,其服彌廣,其行彌遠而不困。」意謂善於積聚道德而不減損,其道德就更厚,其誠服人心的力量就更廣大,其影響就更深遠而不受拘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