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各 (主部件) 共 11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1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骨文「」象腳朝向洞穴,表示人來到和進入洞穴,本義是到來,與「」相反。
甲骨文的「」字從「」(或「」)從「」(象腳趾向下的腳),金文則從「」從「」。「」或「」象洞穴,古人穴居,「」字象腳朝向洞穴,表示人來到和進入洞穴,與「」的意思相反。「」是「𢓜」的初文,本義是來到。《方言.一》:「𢓜,至也。」《方言.二》「𢓜,來也。」(裘錫圭) 甲金文或從「」旁,表示在道路的旁邊。由外而至到訪家中的稱為「」,參見「」。
甲骨文用作本義,表示來到,卜辭「各雨」即雨水到來,「各雲」即雲朵飄來。《合集》33348:「大水不各」。《合集》24756:「今日有各雨」。《合集》21022:「各云不其雨」。
金文也表示來到,曶壺:「王各于成宮」,表示王來到成宮。㝬鐘:「用卲各不(丕)顯且(祖)考、先王。」「卲各」即「招各」,表示招請先公先王的靈魂到來(郭沫若)。「卲各」文獻作「昭假」,「」是「」的假借字,《說文》:「徦,至也。」《詩.魯頌.泮水》:「允文允武,昭假烈祖。」金文表示來到的「」又以音近的「」、「」表示。
」、「𢓜」字「進入」之義古書多借「」、「」字表示。《爾雅.釋詁》:「格,至也。」又《釋言》:「格,來也。」《書.舜典》:「帝曰:格汝舜」,孔安國傳:「格,來。」《儀禮.士冠禮》:「孝友時格,永乃保之。」鄭玄注:「格,至也。」《禮記.月令》:「(孟夏)行春令,則蝗蟲為災,暴風來格。」鄭玄注:「格,至也。」《易.家人》:「王假有家。」《詩.商頌.玄鳥》:「四海來假,來假祁祁。」鄭玄箋:「假,至也。」
」後多被借用作指示代詞,即「各自」、「各人」的「」。戰國竹簡和漢帛書表示各自,《睡虎地秦簡.語書》簡1:「古者,民各有鄉俗。」《睡虎地秦簡.為吏之道》簡35:「人各食其所耆(嗜)」。《馬王堆.老子乙本》第232行:「各復歸於其根,曰靜。」
《說文》:「各,異辭也。从口,夂。夂者,有行而止之,不相聽也。」
」字甲骨文從「」從「」,金文從「」從「」。「」象向下的腳,早期甲骨文「」多寫在「」的上面。一說象用腳踐踏人命(許進雄、劉興隆),表示滅頂、滅身之災;一說「」或「」自外反加諸「」身,表示遭逢不順遂或橫逆的事情(關子尹)。
」字的本義是災禍,但構形未有定論。第一說象足踩人頂,表示殺身之禍,較為直接。第二說有金文字形和甲骨辭例、古書為證,亦有道理。查《說文》對「」的解釋為:「咎,災也。从人从各。各者,相違也。」此中所謂「相違」,概指臨於人身上的各種不順遂的或橫逆的事情解。首先,甲骨文從「」從「」本已可指有事情及於人身,而金文「」從「」,「」的本義即是來臨,對於「」而言,有「逆來」之意,即可指人所遭逢的或「衝著人而來」的事情。雖然人的遭逢可包括吉凶,但大抵由於約定俗成或系統的使用,「」字後來所涉之各義項,如災禍、責備、憎惡、甚至過失,都帶有《說文》所指「相違」這一負面的意思。甲骨文多記錄神祇降災咎給人,古書亦多有降咎、降災的記載。《尚書.呂刑》:「降咎于苗」,指降災於苗民。《尚書.大禹謨》:「天降之咎」。總的而言,「」是一極為抽象的會意字(關子尹)。
」字的甲骨文從「」從「」,表示降下災禍,《合集》5477正:「隹(唯)娥咎王」,「」是神祇名,表示娥降災給商王。
金文加從「」,成了從「」從「」。古文字加「」不加「」往往無別。「」字也有疾病義,國差𦉜加「」為意符,後世分化出「𤷑」字專門表示疾病。金文表示疾病、災禍等不吉之事,國差𦉜:「母(毋)𤷑母(毋)殃」,表示無災無禍(許學仁1983、董珊2008)。又用作地名,四年咎奴蓸令戈:「咎奴」。「咎奴」《漢書.地理志》作「高奴」,戰國時屬於魏國,在今陝西省延安市東北。
戰國竹簡表示災禍,《上博竹書三.周易》簡25:「亡(無)咎」,意謂沒有災禍。《郭店簡.老子甲》簡5:「咎莫僉(險)唬(乎)谷(欲)得」,表示災禍沒有比想要得到更危險。《郭店簡.老子甲》簡38:「自遺咎也」,表示自己留下災禍。《老子》:「富貴而驕,自遺其咎。」又表示追究,《郭店簡.性自命出》簡49:「又(有)過鼎(則)咎」,表示有過錯就會被追究(劉釗)。又通假為「」,《上博竹書二.容成氏》簡33-34:「見叴(皋)陶之臤(賢)也」。「皋陶」是夏朝的賢臣。又通假為「」,《上博竹書七.吳命》簡6:「咎(舅)生(甥)之邦」,表示親密如舅甥的友邦。
金文從「」從「」,「」亦是聲符。「」象房屋,「」象腳從外面來到家門前,有來到之意。全字表示客人從外面來到家中。本義是客人、作客。
金文從「」從「」,「」亦是聲符。「」象房屋,「」象腳從外面來到家門前,有來到之意。全字表示客人從外面來到家中。本義是客人、作客。
金文用作本義,表示賓客,曾伯陭壺:「用卿(饗)賓客」。䣄王鼎:「用雍(饔)賓客」。又通假作「」,表示來到,利鼎:「王客于般宮」,表示王來到般宮。
漢帛書又借「」為「」,《馬王堆.老子乙本》第250行:「樂與餌,過格止。」傳世本《老子》「」作「」。
」的本義是從外面來臨的賓客,引申之,離開家鄉,飄流外地的旅人、游子亦稱「」,王維〈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古代諸侯所派出使他國的臣子也稱「」,郾客問量:「郾(燕)客臧嘉問王於𦸗郢之歲」,表示燕國使者朝聘訪問楚王。「」還可以指具有某種專長的人,如古代來自外國的冶鑄工匠叫「鑄客」,鑄客鼎:「鑄客」。精於劍術的人叫「劍客」,《後漢書.馬援傳附馬廖》:「吳王好劍客」。「」又可表示顧客,《韓非子.外儲說右上》:「宋人有酤酒者,升概甚平,遇客甚謹,為酒甚美。」由顧客義引申,「」可用作量詞,指顧客所點選的食品,「一客」即「一份」,茅盾《有志者》:「他又喊了一客葱花豬肉燒餅和一客肉饅頭。」葉聖陶《潘先生在難中》:「我們在路上吃了東西了,現在只消來兩客蛋炒飯。」
《說文》:「客,寄也。從宀,各聲。」
甲金文從「」,「」聲,本義為水名,即洛河。
甲金文從「」,「」聲,本義為水名,《說文》:「洛,水。出左馮翊歸德北夷界中,東南入渭。从水,各聲。」王筠《說文句讀》:「《地理志》左馮翊褱德縣:『洛水,東南入渭。』《職方氏》:『雍州,其浸渭洛。』鄭注:『洛出懷德。』《詩經.小雅.瞻彼洛矣》:『瞻彼洛矣,維水泱泱。』毛傳:『洛,宗周漑浸水也。』」按洛水發源於陝西華山南麓,是黃河下游南岸的支流,東南流經志丹、洛川、蒲城等縣,到大荔縣南三河口入渭河。
甲骨文用作地名。金文用作本義,指洛水,虢季子白盤:「搏伐玁狁,于洛之陽。」全句指在洛水的北面與外族玁狁搏鬥。又可讀作「」,表示「」的意思。睦乍父乙尊:「洛(各)于官(館)。」大師虘豆:「用卲(招)洛(各)朕文祖考」,「招各」即招請先王先公的靈魂到來(郭沫若)。另,金文有「洛都」一詞,用作地名,在今陝西境內。
戰國竹簡亦用作本義,指洛水,《上博竹書二.容成氏》簡26:「禹乃通伊、洛」,指禹又疏通了伊水和洛水。戰國竹簡又有「洛邑」一詞,用作地名,《清華簡二.繫年》簡17:「周成王、周公既遷殷民于洛邑。」
漢帛書「」可讀作「」,指賄賂,《馬王堆帛書.戰國縱橫家書.公仲倗謂韓王章》第257行:「今秦之心欲伐楚,王不若因張儀而和於秦,洛(賂)之以一名縣,與之南伐楚,此以一為二之計也。」全句意謂如今秦國的心希望討伐楚國,王不如聽從張儀而與秦國和好,用一有名的縣城賄賂他,與他向南討伐楚國,這就是一石二鳥的計謀。另又可讀為「」,指露水,《馬王堆帛書.戰國縱橫家書.蘇秦獻書趙王章》第224行:「臣聞[甘]洛(露)降,時雨至,禾穀絳(豐)盈,眾人喜之。」
金文從「」,「」聲。「」是意符,「」是聲符。本義是樹木高長。
」字從「」,「」聲,本義是高高的樹木,《說文.木部》:「格,木長皃(貌)。从木,各聲。」「」字古有「」義,現代湘方言仍然把高個兒的男人叫「長子」,高個兒的女人叫「長婆」;古書中的「長亭」、「短亭」即高亭、矮亭(孫雍長〈長亭短亭考〉,《語言研究》)。過去認為《說文》「木長」是樹枝長,未必正確,如徐鍇《繫傳》:「亦謂樹高長枝為格。」王筠《句讀》:「蓋謂枝條長也。」庾信〈小園賦〉:「草樹混淆,枝格相交。」白川靜認為樹枝的形狀像骨架,故有骨格、骨骼一類的詞匯。引申之,放置、支撑物件的架子也稱為「」,《周禮.地官.牛人》:「凡祭祀,共其牛牲之互」,漢鄭玄注:「互,若今屠家縣肉格。」
方形的框子名為「」。「」有正義,《方言》:「格,正也。」引申表示標準、法則。根據標準糾正錯失,亦稱「」,吳善述《說文廣義校訂》:「制器者以木為法,所以正不正者曰格。」《書.冏命》:「繩愆糾謬,格其非心。」孔穎達疏:「心有妄作則格正之。」《論語.為政》:「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耻且格。」
金文用作國名和姓氏,格伯簋:「格白(伯)受(授)良馬乘于朋生。」表示格伯將四匹良馬交給朋生。
戰國竹簡「」寫作從「」聲,《郭店楚簡.緇衣》簡37-38:「君子言又(有)勿(物),行又(有)[辶丯]。」[辶丯]今本《禮記》作「」。《禮記.緇衣》:「言有物而行有格也。」鄭玄注:「格,舊法也。」[辶丯]字從「」,疑為表示來到的「」、「𢓜」的本字,這裏音近通假作「」。
漢帛書「」通假作「」,馬王堆帛書《老子》甲、乙本《道經》:「樂與餌,過格止。」王弼本「」作「」,《老子.第三十五章》:「樂與餌,過客止。」
汗簡「」字下收「」字,從「」,「」聲。「」是「」的異體,音近通假為「」。參見「」。
金文從「」,「」聲,表示直言爭論,中山王圓壺:「隹(唯)司馬賈訢(齗)詻戰怒,不能寍(寧)處。」意指司馬賈直言爭辯,非常憤怒,不能平靜(參商周青銅器銘文選)。
《說文》:「詻,論訟也。《傳》曰:『詻詻孔子容。』从言各聲。」
金文從「」從「」,「」是聲符,本義可能是一種野獸的名稱,金文用作人名。白貉卣:「白(伯)貉乍(作)寶尊彝。」《正字通》:「貉似貍,銳頭,尖鼻斑色,毛深厚溫滑,可以爲裘。」
」的異體作「」,朱芳圃認為先民於動物分類並不精嚴,故「」與「」可通用。
《說文》:「貉,北方豸穜。从豸各聲。孔子曰:『貉之爲言惡也。』」
金文從「」從「」,徐鍇認為「」是聲符,從「」有行走之意,「」的本義是道路。
金文從「」從「」,徐鍇認為「」是聲符,從「」有行走之意,「」的本義是道路。
《說文》:「路,道也。从足从各。」楚簡從「」從「」,「」象脚在路上行走,是「」的意符。
金文通假為「」,史懋壺:「親令史懋路(露)筮」,「露筮」是古人占蓍之前先將蓍草置於星宿夜空之下。《漢書.張禹傳》:「擇日絜齋露蓍」服虔注:「露易蓍於星宿下,明日乃用,言得天氣也。」(參楊樹達、馬承源)
金文從「」從「」,「」是聲符,金文用作姓氏,四年邘令戈:「四年,邘命(令)輅庶、上庫工帀(師)汪□、冶氏髥。」又用作人名。《說文》:「輅,車軨前橫木也。从車,各聲。」
从「」,「」聲,本義為鳥名,今稱鵂鶹。
」字未見於甲骨文,金文與小篆皆从「」,「」聲,本義為鳥名。《說文》:「雒,鵋䳢也。从隹,各聲。」「鵋䳢」又作「忌欺」,今稱「鵂鶹」。段玉裁注《說文》:「今考《爾雅音義》,當作『忌欺』。《釋鳥》曰:『鵅,鵋䳢。』《玄應》引作『忌欺』。」
金文用作人名,如周雒盨:「周雒乍(作)旅盨」,意謂名為周雒的人製作了旅盨。
印璽文字則用作姓氏,如《漢印文字徵》收有「雒陽宮丞」、「雒功私印」。
」可通作「」,指一種白鬃的黑馬,如《詩.魯頌.駉》:「有駠有雒」;又通作「」,表示連絡,如《萬祖繩墓誌銘》:「集弟子雒誦講解」,王先謙集解:「謂連絡誦之,猶言反復讀之也。」亦通作「」,表示印烙,如《莊子.馬蹄》:「燒之、剔之、刻之、雒之」。
」也用作地名和水名,如「雒縣」,西漢置縣,今在西川廣漢縣北。又如「雒水」,即今河南省洛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