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尚 (主部件) 共 6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6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金文從「」從兩短橫從「」,「」是「」的初文(唐蘭、陳劍),象高出地面的堂基,「」字是在「」上部加「」、「」分化出來。因為「」是高於地面,故「」有高尚之義,引申為崇尚,假借為尚且。
甲金文從「」從兩短橫(後豎起來成為「」)從「」,「」是「」的初文(唐蘭、陳劍),象高出地面的堂基,「」字是在「」上部加「」、「」分化出來。因為「」是高於地面,故「」有高尚之義,引申為崇尚,假借為尚且。
春秋戰國文字在「」所從的「」中間加一圓點為飾,圓點後來伸展為短橫或短豎。短豎和「」至小篆訛變為「」。
金文表示崇尚,中山王方壺:「可灋可尚」,表示可以效法,可以崇尚。又表示尚且、還(陳初生),弔䟒父卣:「母(毋)尚為小子」,表示不要還是處於小子的階段。又通假作表示常法的「」,陳侯因[次月]敦:「永為典尚(常)。」《易.繫辭下》:「既有典常。」《國語.越語下》:「無忘國常」,韋昭注:「常,舊法。」又通假作表示守護的「」,冶仲考父壺:「子子孫孫永寶是尚(常)。」《詩.魯頌.閟宮》:「魯邦是常」,鄭玄箋:「常,守也。」又用作人名。
漢簡用作「」,表示登,《銀雀山漢簡.晏子.一三》:「景公令脩(修)茖(路)𡨦(寢)之臺,臺成,公不尚(上)焉。」表示臺建成後,景公不肯登上去。
」是從表示堂基的「」分化出來,表示高尚的本義,引申之,登上堂基又叫「」,這一意義的「」傳世文獻多寫作「」,「」、「」是音義密切相關的同源詞。中山王方壺表示上下的「」加注「」字,成為雙聲字,「」既是聲符,又是義符。
《說文》:「尚,曾也。庶幾也。从八,向聲。」
」字後來成為許多字的聲旁,如「」、「」、「」、「」、「」等。
金文從「」,「」聲,「」為意符,表示與布料有關。本義是下身的衣服。從「」與從「」之意同,故「」、「」本來是一字異體。
」後來被借作經常的「」,故以「」來表示下裳的本義。此外,古書「」、「」多混用,明清以後才逐漸消減。
金文用作本義,表示下身的衣服,子犯編鐘:「衣、常(裳)、帶、巿」,表示上衣、下裳、腰帶、蔽膝(古代朝覲、祭祀時蓋於衣裳上的服飾)。
金文又借「」來表示常規、常法的「」,參見「」。
戰國竹簡用作本義,《新蔡楚簡.甲三》簡207:「衣常(裳)」。《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簡121背:「丁酉材(裁)衣常(裳)」。又通假為「」,表示手掌,《馬王堆帛書.陰陽十一脈灸經乙本》第16行:「臂巨陰脈,在於手常(掌)中。」
《說文》:「常,下帬也。从巾,尚聲。裳,常或从衣。」段玉裁注:「《釋名》曰:『上曰衣,下曰裳。』」
朱駿聲認為「」的本義是旗,「」才是下身衣服,按從金文用例來看,此說可商,「」應是下身衣服的本字。
金文、小篆皆從「」,「」聲。本義為相對、相當。
金文、小篆皆從「」,「」聲。本義為相對、相當。傳世文獻有用作本義,指相對。《左傳.文公四年》:「則天子當陽,諸侯用命也。」俞樾《平議》:「當,猶對也。南方為陽,天子南面而立,故當陽也。」
金文「」見於櫟陽武當矛,辭義不詳。陶文用作地名,秦陶:「咸亭當柳恚器。」「當柳」為地名。
秦簡「」指應當,《睡虎地秦簡.秦律雜抄》簡11:「不當稟軍中而稟者,皆貲二甲,法(廢)」,指不應該向軍方領取軍糧而領取的人,全都罰二甲,撤去職務而永不再用。另,秦簡「」可讀成「」,《睡虎地秦簡.法律答問》簡179:「當(倘)者(諸)侯不治騷馬,騷馬蟲皆麗衡厄(軛)鞅𩎍轅𩉼(靷)。」全句指倘若諸侯不處理痕癢的馬,痕癢的馬身上的寄生蟲就會依附在車上的衡軛和駕馬的皮帶上。
馬王堆竹簡「」可為「」,指常規。《馬王堆帛書.十問》簡10:「君必食陰以為當(常)」,指人必須吸取陰氣以為常法。《戰國策.趙策一》:「祭祀時享非當於鬼神也。」《史記.趙世家》「」作「」。
《說文》:「當,田相值也。從田,尚聲。」段玉裁注:「值者,持也。田與田相持也。引申之,凡相持相抵皆曰當。」
金文從「」,「」聲,「」是人口所好,有甘美之意,「」從「」有品嘗、試味之意,引伸為嘗試。
金文從「」,「」聲,「」是人口所好,有甘美之意,「」從「」有品嘗、試味之意,引伸為嘗試。
由品嘗引申為嘗試,試過即是已經歷過,故「」又有曾經之意。《說文》:「嘗,口味之也。从旨,尚聲。」段玉裁注:「引伸凡經過者為嘗,未經過為未嘗。」桂馥云:「《通鑑》注:『嘗,口識其味也。』」《毛詩.小雅.甫田》:「嘗其旨否?」《淮南.說林訓》:「佐祭者得嘗。」後來加「」分化出「」字專門表示嚐味一義。
早期金文從「」(上有兩短橫,為飾筆),從「」,「」是「」、「」的初文,作為「」的聲符,後加「」為從「」。
金文用為祭名,秋祭曰嘗,指秋天向祖先獻上新收的稻穀,使之品嘗(王文耀)。姬鼎:「用蒸用嘗。」表示用來進行蒸祭和嘗祭。《詩.小雅.天保》:「禴祠烝嘗,于公先王。」毛亨傳:「秋曰嘗,冬曰烝。」後來「」泛指祭祀,六年琱生簋:「嘗簋」,即祭祀所用的簋。又借用作地名,效卣:「王雚(觀)于嘗。」表示王視察嘗地。
戰國晚期另造從「」,「」聲的字作為嘗祭的專字,多見於楚系文字,此字後來廢棄,後世沿用「」字表示祭名。
戰國竹簡表示曾經,《睡虎地秦簡.封診式》簡93:「召甲等,甲等不肯來,亦未嘗召丙飲。」表示未曾召喚丙來宴飲。
金文從「」,「」聲。金文表示黃赤色,傳世文獻中解作磨或車輪上的鐵。
金文從「」,「」聲。最初見於金文,為金屬的修飾語,表示黃赤色。傳世文獻中有兩義,一解作磨,或解作車輪繞鐵,即車輪上的鐵。《玉篇》:「鋿,磨也。」《廣韻》:「鋿,車鋿,輪鐵也。」
金文表示黃赤色,莒叔之仲子平鐘:「玄鏐鋿[金膚]」,黃盛璋:「鋿[金膚]當為黃赤色之[金膚]。」「玄鏐」是黑色的鏐,「」是鑄造青銅器的材料。
」的本義為顏色黯淡不鮮明,故從「」。古代多表示地方基層組織。又解作親族、朋黨。現在多表示政治組織,即政黨。
金文、楚漢簡帛從「」,「」聲,本義為顏色黯淡不鮮明。《說文》:「黨,不鮮也。从黑,尚聲。」古代多表示地方基層組織。《周禮.大司徒》:「五族為黨」,即五族成為一黨。《漢書.食貨志》:「五家為鄰,五鄰為里,四里為族,五族為黨,五黨為州,五州為鄉。」這應是古代社會的地方組織架構。「」由此引申為親族。《禮記.雜記下》:「大功以下,既葬適人,人食之,其黨也食之,非其黨弗食也。」意謂如果是為大功以下的親屬服喪,葬禮以後就可以前住別人的家,別人請吃飯,如果是親屬,則接受;如果不是親屬,則不接受。又引申為朋黨、同伴。《淮南子.氾論訓》:「將相攝威擅勢,私門成黨,而公道不行。」高誘注:「黨,群。」意謂大臣將領獨攬大權,把持朝政,結黨營私,致使國家的法規無法運作。後來由朋黨之義又引申為政黨,如共產黨、國民黨等。
金文用作地名,上黨武庫矛:「上黨」,「上黨」地望即今天山西省長治市全境及其附近城市。「上黨」最早見於春秋時的晉國,秦始皇統一天下後仍置上黨郡。
秦簡以「」為「」,解作假如。《睡虎地秦簡.封診式》第69行:「即視索終,終所黨(倘)有通……」意指視察繩索繫結之處,假如繫繩處有繩套的痕跡……
漢帛書用作朋黨義,《馬王堆帛書.老子甲本卷後古佚書》第395行:「成黨於下,與主分權。」意指(臣子)結黨營私,分薄君主的權力。又用作地名,《馬王堆帛書.戰國縱橫家書》第112行:「秦取粱(梁)之上黨。」即秦國奪取了梁國上黨這個地方。漢帛書以「」為「」。《馬王堆帛書.春秋事語》第89行:「犯尚民之衆。」「」即侵犯;「尚民」即「黨氏」,姓氏,春秋時晉國的一個大族;這句意指主動進攻黨氏人眾(參郭永秉)。
」之簡化字今作「」,但古時「」與「」表示不同的詞。「」專指古代外族,即「羌族」的其中一分支「党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