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殳 (主部件) 共 8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8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金文「」會手持捶擊工具之意,本義是一種古兵器,以竹或木製成,頂端有棱。
甲金文「」上從◎下從「」,「」象手形,◎是捶擊工具,全字會手持捶擊工具之意,引申表示武器。殳是古代兵器名,以竹或木製成,頂端有棱。後增義符「」造「」字。
甲骨文用作人名,金文表示兵器名。《說文》:「殳,以杸殊人也。《禮》:『殳以積竹,八觚,長丈二尺,建於兵車,車旅賁以先驅。』从又几聲。凡殳之屬皆从殳。」段玉裁改為「以杖殊人也。」注云:「以杖殊人者,謂之以杖隔遠之。」
金文從「」從「」,「」象手持錘子,會手持錘子於石上鍛打之意,是碫石的「」、鍛鍊的「」的表意初文。本義是捶石鍛鍊。
金文從「」從「」,「」象手持錘子,會手持錘子於石上鍛打之意,是碫石的「」、鍛鍊的「」的表意初文。本義是捶石鍛鍊。《說文》:「段,椎物也。从殳,耑省聲。」《說文》:「碫,厲石也。」段玉裁改「厲石」為「碫石」。
春秋宋褚師段、鄭印段、公孫段皆字子石,可見「」即「」之古字。
」所從的「」字的「」形簡省為兩短橫,同類寫法參見「」字。
金文表示捶打金屬使堅,兵器鑄出之後,還要經過撻鍛,然後鋒刃才能鋒利(黃盛璋),典籍作「」。十八年相邦平國君鈹:「邦右伐器,段(鍛)工帀(師)吳[疒足]。」「工師」是負責鑄造銅器的職官,銘文加「」字,說明該工師主管之工序。《書.費誓》:「鍛乃戈矛,礪乃鋒刃。」又用作姓氏和人名。段簋:「王𥣫段𤯍」。
戰國竹簡借「」為「」,《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詰咎》簡40背:「以鐵椎椯之」,「」讀為「」,「」後作「」(劉樂賢)。
漢簡「」讀作「」,銀雀山漢簡《孫子兵法.勢》:「如以段……」十一家本作「兵之所加,如以碬投卵者,虛實是也。」孫星衍校本謂「」為「」之誤字。
」讀作「」,《馬王堆漢帛書.五十二病方》第200行:「即以鐵椎改段(鍛)之」。武威漢簡《儀禮服傳》:「段而勿灰」。今本「」作「」。同「」字
甲骨文表示手持針對脹大的腹部進行針灸,以治療腹疾。本義是病痛之盛,引申為繁盛、深切、痛。
甲骨文從「」從針形從「」。「」象腹部隆起的人形,表示人肚腹有疾病;「」象手形,表示手持針對脹大的腹部進行針灸,以治療腹疾(胡厚宣)。本義是病痛之盛(于省吾),引申為繁盛、深切、痛、憂傷。古代刺病之針,最早以石為之,《戰國策.秦策》:「扁鵲怒而投其石」,高誘注:「石,砭石,所以砭彈人臃肿也」,因石可以治病,所以古籍中又稱為「藥石」(胡厚宣)。
金文把針形和手形改為「」,為小篆所本。金文或加「」,表示在室內。戰國文字或加「」,表示國名、地名、人名的古文字往往加「」旁,《清華二.繫年》「」表示商朝。
甲骨文用作本義,表示病重,《合集》13673:「貞:疾殷」。金文用為朝代名,指商朝。商朝稱為「」,是由於商王盤庚遷都於殷(在今河南安陽小屯村)而得名。大盂鼎:「我聞殷述(墜)命」,表示我聽聞殷代失去天命。宋公䜌簠:「有殷天乙唐孫宋公䜌」,表示宋公䜌是商王成湯的子孫。又表示朝見,士上卣:「王令士上眔史黃殷于成周」,表示王命令士上和史黃到成周來朝覲。《周禮.春官.大宗伯》:「殷見曰同。」
戰國竹簡表示殷代,《清華二.繫年》簡13:「周武王既克殷,乃設三監于殷。」漢帛書也表示殷代,《馬王堆.春秋事語》第8行:「武王勝殷」。
《說文》:「殷,作樂之盛稱殷。从㐆从殳。《易》曰:『殷薦之上帝』。」于省吾改為病痛之盛。
參見「」。
甲骨文從「」從「」。「」象側立的盥盤之形,是「」、「」的象形初文。後增「」旁作。金文「」訛為從「」從「」。盥盤之義後來以「」或「」表示。
甲骨文從「」從「」。「」象側立的盥盤之形,是「」、「」的象形初文。後增「」旁作。金文「」訛為從「」從「」。盥盤之義後來以「」或「」表示。郭沫若云:「字當作[凡攴],譌變而為从舟从殳,而杯槃字乃益之以木作槃,或益之以冊作盤。」
甲骨文用作人名,如《合集》23100:「王[𡧊止](賓)般庚,亡𡆥(憂)。」「般庚」即「盤庚」,是殷先王之名。又如《合集》4259正:「古鼎(貞):般往來亡𡆥(憂)。」
金文也用作人名,如作冊般甗:「王商(賞)乍(作)冊般貝。」也用作盛水之盤,如單子白盤:「單子白乍(作)寶般(盤)。 」
」在古書中又表示旋轉,如「般旋」、「般桓」等。如《禮記.投壺》:「賓再拜受,主人般還曰:『辟。』」孔穎達疏:「主人見賓之拜,乃般曲折還,謂賓曰:『今辟而不敢受。』言此者,欲止賓之拜也。」「般還」指古人受拜時退縮轉身的動作,以表示謙讓。又如《文選.賈誼〈弔屈原文〉》:「般紛紛其離此尤兮,亦夫子之故也。」李善注:「言般桓不去,離此愆尤,亦夫子自為之故,不可尤人也。」
」可通「」,表示頒發、分發,如《墨子.尚賢中》:「古者聖王唯毋得賢人而使之,般爵以貴之,裂地以封之,終身不厭。」又表示分布,如《漢書.禮樂志》:「靈之來,神哉沛,先以雨,般裔裔。」顏師古注:「般讀與班同。班,布也。」又表示回、還,如《漢書.趙充國傳》:「而明主般師罷兵,萬人留田,順天時,因地利,以待可勝之虜。」
」表示搬運、運送,後作「」。《玉篇.舟部》:「般,運也。」如唐代陸贄〈賑恤諸道將吏百姓等詔〉:「宜令度支於淮南浙江東西等道量置場加價和糴米三五十萬碩,差官般運於諸道。」《舊唐書.食貨志下》:「至四月已後,始渡淮入汴,多屬汴河乾淺,又般運停留,至六七月始至河口,即逢黃河水漲,不得入河。」
」可作量詞,表示種類。唐代張鷟《游仙窟》:「一種天公,兩般時節。」明代馮夢龍《三遂平妖傳》第8回:「又且資性聰明,諸般經典雖不肯專心誦習,若是教他一遍,流水背誦出來。」
」還表示相同、一樣。如元代白樸《梧桐雨》第三折:「怎生般愛他看待他,忍下的教橫拖在馬嵬坡下!」清代曹雪芹《紅樓夢》第3回:「好生奇怪,倒像在那裏見過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𣪘
𣪘」的本義是盛食物的器具,古時主要用來盛飯,即粵語「九大簋」的「」的古字。
甲金文「」從「」從「」,「」是「𣪘」的初文,象一個圓形食器,「」象手持勺子(匕柶)舀取食物之形(李孝定)。本義是古代常用的一種盛食物的器皿,古時主要用來盛放煮熟的飯,即粵語「九大簋」的「」的古字。
」、「𣪘」是「」的古字,由於古時「」有的是用竹造的,故在「」之上加「」,而「」又是器皿,故在「」之下加「」,便成為「」字了。「」多用來盛放煮熟的飯,包括黍稷稻粱等,《周禮.舍人》:「凡祭祀,共簠簋。」鄭玄注:「方曰簠,圓曰簋,盛黍稷稻粱器。」
𣪘」又隸定為「𣪕」,金文「」後期漸變作「𠧢」,故「𣪘」與「」是異體字,本來皆表示盛食物的器皿。許慎把「」的本義誤釋為使竹木柔曲,《說文》:「㲃,揉屈也。从殳从𠧢。𠧢,古文叀字。廏字从此。」「𠧢」形再進一步演變便成為「」了,故「𣪘」字中的「」或替換為意符「」,表示簋的用途是盛載食物,供宴饗之用。「𣪘」字的異體還有加從「」為意符。
甲金文皆表示祭祀用的盛食物的器具。《合集》27894:「元𣪘叀多尹鄉(饗)」,「」表示大,「元簋」即大簋(孟世凱),「多尹」是官名,是商朝大臣之一;意謂大的盛食物的器皿用來宴饗多尹。伯簋:「白乍(作)寶𣪘(簋)」,意謂伯鑄造了寶貴的簋。
「九大簋」是廣東一帶流行的中國傳統盛宴,「」本指盛飯器具,引申可表示盛食物的用具,「」表示極為豐盛之意,「九大簋」即九道菜,每道菜都選用最好的材料,但沒有牛肉,因為牛能夠幫助農民耕田。參見「」。
金文從「」從「」,「」的下部加「」形訛變為「𡈼」,「」象手持捶撃武器。字會以武器敲打兒子之意,本義是毀壞。
金文從「」從「」,「」的下部加「」形訛變為「𡈼」,「」象手持捶撃武器。字會以武器敲打兒子之意,本義是毀壞。《小爾雅.廣言》:「毀,壞也。」
金文鄂君啟車節字從「𡈼」,與戰國竹簡、《說文》古文同。《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簡138背「」寫作從「」從「」從「」,與小篆字形相同。
金文「」有減去之義,鄂君啟車節:「女(如)馬,女(如)牛,女(如)德(犆),屯十台(以)堂(當)一車,女(如)擔徒,屯廿擔台(以)堂(當)一車,台(以)毀於五十乘之中。」全句意思是馬、牛、犆等馱運的貨物,十件加起來可當成一車;人力擔負的貨物,二十件加起來可當成一車,把那些馬、牛、犆、擔徒之數按比例從五十輛貨物之中減去(郭沫若)。傳世文獻亦有用「」來表示扣去,如《左傳.莊公三十年》:「自毀其家以紓楚國之難。」杜預注:「毀,減也。」全句指自己減損家財,以緩和楚國的危難。《說文》:「毀,缺也。从土,毇省聲。𣪷,古文毀从𡈼。」其義與鄂君啟車節所用相近。
戰國竹簡「」用作本義,指毀壞,《上博楚竹書四.曹沫之陳》簡10:「乃命毀鐘型而聖(聽)邦政。」全句指於是命令人把鑄鐘用的模子毀掉,而處理國家政務。
秦簡中「」可通假作「」,《睡虎地秦簡.倉律》簡:「[粟一]石六斗大半斗,舂之為䊪(糲)米一石;䊪米一石為鑿(糳)米九斗;九[斗]為毀(毇)米八斗。」《說文》:「毇,米一斛舂為八斗也。」所述與簡文相合。
金文與篆文從「」,「」聲,「」由「」與「」組合而成,本義為果決、剛強,一說為盛怒,姑備二說。
金文與篆文從「」,「」聲,「」由「」與「」組合而成,本義為果決、剛強,一說為盛怒,姑備二說。《說文》:「𣫖(毅),妄怒也。一曰:有決也。从殳,豙聲。」段玉裁注:「妄怒也。𡉚下曰:『妄生也。』凡氣盛曰妄。一曰,毅,有決也。《中庸》曰:『發強剛毅。』《左傳》曰:『殺敵爲果,致果爲毅。』苞注《論語》曰:『毅,強而能決斷也。』从殳取用武之意。」
金文用作人名,如伯吉父簋:「白(伯)吉父乍(作)毅𣪕(簋)」。
印璽文字也用作人名,如《漢印文字徵》:「公孫毅印」、「張毅」。
古書用作果決之義,如《論語.泰伯》:「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何晏注:「毅,強而能斷也」;亦用作嚴酷之義,如《新唐書.宋環傳》:「政清毅,吏下無敢犯者。」
甲骨文從「」從「」從「」,磬是石製樂器,故以石象之。「」上從「」省,象懸掛磬石的繫繩,參「」。本義是一種樂器,即石磬。
甲骨文從「」從「」從「」,磬是石製樂器,故以石象之。「」上從「」省,象懸掛磬石的繫繩,參「」。
《說文》:「樂石也,从石、殸,象縣虡之形,殳擊之也。古者毌句氏作磬。殸,籀文省,硜,古文从巠。」
甲骨文從「」從「」從「」,隸作「」,「」實為甲骨「」、「」之形,與《說文》籀文同。古懸石為磬,故稱磬為石樂。殷墟出土之磬多見,均為石製,形亦近於石之甲文(參姚孝遂、趙誠);「」象手持棍棒或槌子,故「」字象手持槌子敲打懸掛着的磬石。「」是「」的初字,甲、金文皆作「」,「」是後來所加。甲骨用為地名或方國名。
金文「」字書多無收,學界對此字仍未有確論。查商器有此形,與甲骨構形極近,而稍有變異,從殳從糸從◎,象懸掛之繩的「」下拉兩線,而磬石亦轉為方形,部件標示為「」,與「」字形近,字象敲磬之形。西周晚期師□簋有似「」之形,《殷周金文集成》釋為「」,並附於此。金文用為族徽,又用作本義,表示樂器。師□簋:「錫(賜)鐘一、(殸)磬五」。
[關閉]
聲母
-
b
p
m
f
d
t
n
l
g
k
h
j
q
x
zh
ch
sh
r
z
c
s
y
w
韻母
a o e
er ai ei
ao ou an
en ang eng
ong
i ia iao
ie iou (iu)
ian in iang
ing iong
u ua uo
uai uei (ui)
uan uen (un)
uang
ü (u)
üe (ue)
üan (uan)
ün (un)
聲調
 
[關閉]
聲母
-
韻母
 
   
 
   
 
聲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