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丌 (包括子部件) 共 14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1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象薦物的基座,用以承載東西。
」異體作「」,是「」的省文,見於春秋以後金文。「」象薦物的基座,用以承載東西。
如「」、「」分別象簡冊、酒瓶放在桌上。金文用同「」字,曾侯乙鐘:「丌(其)才(在)晉也為槃鐘」。侯馬盟書:「以事丌主」。楚簡音同通假作「」,郭店楚簡.語叢三:「思亡亓」,即「思無期」。馬叙倫認為「」與「」形聲義皆相近,疑本一字。
《說文》:「丌,下基也。薦物之丌。象形。凡丌之屬皆从丌。讀若箕同。」段玉裁注:「字亦作亓,古多用爲今渠之切之其。墨子書其字多作亓。亓與丌同也。荐物之丌。象形。平而有足,可以薦物。」《集韻》:「其,古作丌、亓」。參見「」、「」、「」、「」。
」甲骨文作「𠀠」,象筲箕之形,是「」的初文。
」甲骨文作「𠀠」,象簸箕之形,是「」的初文。《說文》:「箕,簸也。从竹𠀠象形,下其丌也。」甲骨文用作虛詞,表示應該、假設等。《詩.衛風.伯兮》:「其雨其雨?」表示「要落雨吧?要落雨吧?」與甲骨文「今日其雨?」(《合集》00006)「不其雨?」用法相同。朱熹注:「其者,冀其將然之辭。」
金文上承甲骨文,象簸箕之形,後於「𠀠」下加一劃,一劃下又增兩小橫畫,小橫畫又變為豎筆,成「」形,象桌上放置簸箕。「」音基,是「」的聲符。
金文異體又加「」、「」,象一人以手捧箕之形,「」又訛變為「」形。
金文「」用作副詞,表示祈使、希望,如仲父鬲:「子子孫孫其萬年永寶用」。用作代詞,如中山王壺:「天子不忘其有勛」。又用作人名。又音近通假為「」、「」等。乙簋:「沬壽無其(期)」,配兒鈎鑃:「余邲(必)龏威(畏)其(忌)」。參見「」、「」。
金文從「」從「」,「」象編在一起的竹簡,「」象放置簡冊於「」(薦物的基座)上之形,本義是放置簡冊,引申表示簡冊、典冊(謝明文)。
金文從「」從「」,「」象編在一起的竹簡,「」象放置簡冊於「」(薦物的基座)上之形,本義是放置簡冊,引申表示簡冊、典冊(謝明文)。
陳侯敦在「」所從的「」上加點為飾,包山楚簡把兩點延伸為短橫。叔尸鐘「」上訛作箭頭之形,《說文》「」字古文從「」,當是這些字形的訛變。
金文表示記載,格伯簋:「用典格白(伯)田」。郭沫若:「典如今言記錄或登錄。」又表示冊授、授予,克盨:「典善夫克田、人」,郭沫若:「謂冊授膳夫克以田與人。」又表示常法、常規。陳侯敦:「世萬子孫,永為典尚(常)。」《易.繫辭》:「既有典常」。《史記.禮書》:「定宗廟百官之儀,以為典常,垂之於後云。」
《說文》:「典,五帝之書也。从冊在丌上,尊閣之也。莊都說:典,大冊也。𥮏,古文典从竹。」
甲骨文從「」從「」,「」、「」皆為聲符,「」是雙聲字。卜辭用為地名。
李學勤認為商末甲骨、金文所見㠱侯,即文獻中的箕子,金文「」可省作「」。
金文上承甲骨文,後來在「」下方作「」形,「」音基,同為聲符。西周金文「」即文獻記載的紀國,國姓姜,可省作「」。「」用作人名,如無㠱簋:「王易(賜)無㠱馬四匹」。「無㠱」即後世的「無忌」。又通作「」,鼄太宰簠:「萬年無㠱(期),子子孫孫永保用之。」
戰國竹簡「」省去簸箕形,作「己丌」,通讀為「」,《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二.從政》:「行才(在)[己丌](己)而名才(在)人,名難靜(爭)也。」又通讀作「」,《郭店楚簡.老子甲》30:「夫天[下]多[己丌]韋」,「[己丌]韋」王弼本作「忌諱」。
《說文》:「長踞也。从己其聲,讀若杞。」段玉裁注:「按集韵㠱古國名。衞宏說與杞同,葢衞宏以㠱爲杞宋之杞。此出唐人所謂衞宏官書,多不可信。」
甲金文從「」,「」聲,疑會以筲箕盛土來築臺基之意(參徐中舒),疑本義是土基,引申為基礎。
甲金文從「」,「」聲,疑會以筲箕盛土來築臺基之意(參徐中舒),疑本義是土基,引申為基礎。金文「」在上,「」在下。戰國簡帛上從「」聲,下從「」。《說文》:「基,牆始也。从土,其聲。」段玉裁注:「牆始者,本義也。引申之爲凡始之偁。〈釋詁〉、〈周語〉、《毛詩》傳皆曰:『基,始也。』《禮經》古文借『基』爲期年字。」
甲骨文用作方國名,《合集》6570:「子商翦基方」,表示子商攻伐基方。
金文通假為期限的「」,子璋鐘:「沬(彌)壽無基(期)」,「彌壽」即終壽,表示得享天年,長壽沒有期限,相當於「萬壽無疆」。《漢書.韋賢傳》:「開賜皇帝眉壽亡疆。」
戰國竹簡表示基礎,《郭店楚簡.語叢四》簡13-14:「不與智謀,是謂自欺。早與智謀,是謂重基。」「重基」猶言「慎始」,指重視起始。意謂不採納智者的謀慮,可說是欺騙自己。預先採用智者的計謀,可說是重視基礎、開始。《爾雅.釋詁》:「基,始也。」
漢帛書表示基礎,《馬王堆.老子乙本》簡177-178:「故必貴而以賤為本,必高矣而以下為基。」表示高貴必然以低賤為根本,高必然以低為基礎。
金文、小篆從「」,「」聲。本義不明,一說用作姓氏,一說解作醜。
金文、小篆從「」,「」聲。本義不明,一說用作姓氏,一說解作醜。《說文》:「娸,人姓也。从女,其聲。杜林說:娸,醜也。」《漢書.賈鄒枚路傳》:「故其賦有詆娸東方朔,又自詆娸。」顏師古注:「詆,毀也;娸,醜也。」「詆娸」即醜化;這句指枚皋作的賦醜化東方朔,亦醜化自己。
金文用作人名,文父乙簋 :「婦娸」,即名字是娸的婦女。
」與「」通,清王念孫《廣雅疏證》:「娸,與䫏字同義。《說文》引杜林說:『娸,醜也。』」
」字的甲金文表示把酒樽置於桌上供奉,有祭奠之意。
」字的甲骨文和金文皆從酉從一或丌,表示把酒樽置於桌上供奉,有祭奠之意。《說文》:「奠,置祭也。从酋。酋,酒也。下其丌也。《禮》有奠祭者。」
奠是古人宗教活動和交往禮儀中的重要元素。《周禮》、《儀禮》、《禮記》中便有「」字多起,如「奠爵」、「奠彝」、「奠觶」、「奠觚」、「奠食」、「奠菜」、「奠脯」、「奠幣」等。又《尚書‧盤庚》中有「盤庚既遷,奠厥攸居」語,應意指以酒肉祭告天地,以定居所的儀式,因此「」乃有後來「奠定」、「奠立」、「奠基」等意思。這和德文 weihen, geweiht, Weihung等詞從「祭祀」而引申出「奠基」的語義發展可謂如出一轍。
金文從「」(象斧頭),「」聲,本義是用斧頭劈開。後借作虛詞。
金文從「」,「」聲,「」象斧頭,本義是用斧頭劈開。《說文》:「斯,析也。从斤,其聲。《詩》曰:『斧以斯之。』」《說文》:「析,破木也。」「」用來表示砍伐木頭、劈開柴薪、披荊斬棘,《詩.陳風.墓門》:「墓門有棘,斧以斯之。」意謂城門有荊棘,阻害行人,用斧子把牠劈掉(馬持盈)。
」的本義是劈開,故有裂開之意,後來「」借用為虛詞,加意符「」,造「」字,表示撕裂之義。張舜徽《說文解字約注》:「今語猶稱裂物為斯,俗作撕。」不過「」的本義是用斧頭劈開,「」則多表示用手撕裂。《通俗編.雜字.斯》:「按今皆以手析物為『斯』,《集韻》或从手作『撕』。」王念孫《廣雅疏證》:「今俗語猶呼手裂為斯。」
金文表示奴僕,禹鼎:「斯馭二百,徒千。」「斯馭」指編在兵車服役的人,意謂駕車的僕人兩百個,步兵一千人。「」的僕役義後世用「」表示,《史記.蘇秦傳》:「厮徒十萬」。
金文又用作助詞,是句中的襯字,無義,叔尸鐘:「女(汝)考壽萬年,永保其身,卑(俾)百斯男,而埶(蓺)斯字。」意謂(希望)你長壽萬年,永遠保養自己,使百男(之多的子孫),從事於生育繁衍(形容子又生子,孫又生孫)。《詩.大雅.思齊》:「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意謂太姒繼承美好的聲譽,有百男之多。師訇簋:「訇其萬囟(斯)年子子孫孫永寶」,「」是人名,意謂(希望)訇萬年子孫永遠珍重。
戰國竹簡也用作助詞,《清華簡一.皇門》簡4:「是人斯惠王共(恭)明祀,敷明刑。」意謂人人協助周成王恭敬地進行大祭祀,頒布明確的法令。《郭店簡.六德》簡42:「生民斯必又(有)夫婦、父子、君臣。」意謂有人民就有夫婦、父子、君臣。
」又用作指示代詞,相當於「」,《論語.子罕》:「有美玉於斯。」即「有美玉於此」,意謂這裏有一塊美玉。《說文解字約注》:「湖湘間重讀斯,則音近茲矣。凡用『斯』為語辭者,乃『只』之假借;用『斯』為『是』者,乃『此』之假借。」
「斯文」最初表示這種禮樂文化、典章制度,《論語.子罕》:「天之將喪斯文也,後死者不得與於斯文也。」「」表示「」,「」指文化、禮樂制度,意謂天若是要消滅這種文化,那我也不會掌握這些文化(楊伯峻)。後來「斯文」特指文學,南朝梁鍾嶸《詩品.序》:「曹公父子篤好斯文。」意謂曹操父子十分愛好文學。又指文人雅士,《魏書》:「而芳一代碩儒,斯文攸屬,討論之日,必應考古,深有明證。」意謂一代大儒、文人雅士聚會,討論之時,必會引經據古,證據明確。又表示文雅,多用於口語,元關漢卿《五侯宴》第三折:「一生村魯,不尚斯文。」意謂一生粗魯,不慕文雅。
金文「」又用作人名,戰國晚期元年丞相斯戈 :「元年,丞相斯造。」「」即李斯,任秦國丞相,全句意謂第一年,丞相李斯鑄造(這把戈)。
」是現行罕見的姓氏,分布於上海、浙江、雲南、四川、湖北、遼寧、山西、陝西、新疆等地。漢族、彝族均有此姓。《通志.氏族略》:「斯氏,《姓苑》云:吴人,《吴志》:『剡縣史斯從』,望出東陽與勃海,《南齊書》:『東陽郡有斯氏。』」意謂「」姓是吳地人,《吳志.賀齊傳》記載剡縣有一個史官叫「斯從」。「」姓族人出自東陽和勃海,《南齊書》記載東陽郡有「」姓。三國時吳國有斯敦。
」是中譯外文的常見字,如希臘眾神之王「宙斯」(Zeus)、17世紀荷蘭哲學家「斯賓諾莎」(Benedict Baruch Spinoza)。
金文從「」,「」聲,或不從「」而從「」。「」、「」皆是義符,表示時間,故「」的本義是時期。
金文從「」,「」聲,或不從「」而從「」。「」、「」皆是義符,表示時間,故「」的本義是時期。或不從「」而從「」,「」是「」的省文。
金文表示時期,吳王光鑑:「既字白期」,即既生霸(陰曆每月初八、九至十四、五日,參王國維)之期間。又表示極限、期限,王子午鼎:「萬年無期」。又用作人名。
《說文》:「期,會也。从月其聲。𣅆,古文期从日丌。」
甲骨文從倒「」從「」從「」,象雙手持簸箕把嬰孩扔掉,本義是抛棄嬰兒,引申為抛棄。
有時嬰孩旁有數點,一說象羊水,或認為象掃除的垃圾、塵土。古人生孩子後因迷信或生活困難等原因棄而不育的情況比較多,傳說中,周代的始祖后稷,出生後曾被遺棄,因而名叫「」(裘錫圭)。《說文》:「棄,捐也。从廾推𠦒棄之,从𠫓。𠫓,逆子也。弃,古文棄。棄,籒文棄。」金文稍變為從「」(雙手)從「」之訛形從倒「」,意義相同。《康熙字典》「」之下甚至記錄有古文的「𨓋」字,即從「」從倒「」從「」,此中,從「」可能指把嬰孩往遠處抛棄之,其懾人處,幾可與希臘神話 Oedipus 相表裡。
甲骨文辭殘,意義不詳。金文表示抛棄,中山王鼎:「昔者吾先考成王,早棄群臣」,意指先父成王逝世,很早就抛棄群臣。
戰國竹簡表示抛棄,《郭店簡.老子甲》簡1:「絕智(知)棄卞(辯),民利百伓(倍)。絕巧棄利,盜惻(賊)亡(無)又(有)。絕偽棄慮,民复(復)季子。」意謂斷絕智謀、抛棄巧辯,民眾就會獲得百倍的利益。斷絕機巧,抛棄利欲,就不會有盜賊。斷絕故意的做作,抛棄有謀劃的思慮,民眾就會復歸嬰兒似的精神狀態(劉釗)。《上博竹書六.莊王既成 申公臣靈王》簡7:「王曰:『不穀以笑陳公,氏(是)言棄之。含(今)日陳公事不穀,必以氏(是)心。」大意是說莊王對陳公說:我曾取笑陳公,這些是抛棄之言,今日陳公為我辦事,必有嫌棄之心。《清華簡二.繫年》簡3-4:「宣王是始棄帝𢼎(籍)弗畋(田)」,意謂宣王放棄籍田而不重視耕作。「籍田」指古代天子、諸侯徵用民力耕種的田。《國語.周語上》:「宣王即位,不籍千畝。」韋昭注:「自厲王之流,籍田禮廢,宣王即位,不復遵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