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肉 (包括子部件) 共 33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1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此字構形初義不明。甲金文似從「」從「」,小篆字形訛為從「」從「」。
此字構形初義不明。徐在國認為甲骨文從「」從「」,會意不明。季旭昇認為從「」,象動物將死宛轉而臥之形。按甲金文並不象動物之形,似從「」從「」。或增「」旁,乃無意義的羨符。
甲骨文用作北方風名。(參陳邦懷、劉釗)金文見於㘱盨:「迺乍(作)余一人夗。」釋義未有定論,或讀為「」,表示怨恨。(徐在國)或讀作「」,表示災害。(馬承源)。或讀作「」。(《殷周金文集成修訂增補本》)「」亦用作人名。
小篆字形訛為從「」從「」。《說文》:「夗,轉臥也。从夕从卩,臥有卩也。」段玉裁注:「謂轉身臥也。《詩》曰:『展轉反側。』凡夗聲、宛聲字皆取委曲意。」
从「」,「」聲,是「」的古字,金文有「𦙄」字,從「」從「」,與《說文》或體同形,構形初義不明。
金文「𦙄」通讀作「」,表示盛載。少府銀圜器:「𦙄(容)二益(鎰)」。
《說文》:「聲也。從勹凶聲。𦙄,匈或從肉。」據《說文》,「𦙄」乃「」之或體,《史記‧高祖本紀》:「項羽大怒,伏弩射中漢王,漢王傷匈。」參見「」。
」也通作「」,表示兇惡。《漢書‧佞幸傳‧石顯》:「顯聞眾人匈匈,言己殺前將軍蕭望之。」
」也作為「匈奴」的指稱,同時可泛稱北方少數民族。《舊唐書‧突厥傳上》:「又匈虜一敗,或當懼而修德,結怨於我,為患不細。」 西方亦以 Hunnorum (拉丁文), Huns(英文), Hunnen(德文), Hunové(捷克文)指稱從中亞遷徙過去的民族。但歐洲的「匈人」是否直接承襲自「匈奴人」,學界存在爭議,姑備一說。「匈奴語」歷史文獻並不豐富,其性質與來源亦在學界存在爭議。
甲骨文「」字從二「」形,金文、竹簡所從的「」與「」訛混,古時物資缺乏,兩塊肉已經算多(季旭昇),本義是多。
甲骨文「」字從二「」形,金文、竹簡所從的「」與「」訛混,古時物資貧乏,兩塊肉已經算多,本義是多。《孟子.梁惠王上》:「七十者可以食肉矣」,季旭昇據此認為古人七十歲才能食肉,故兩塊肉便有多義。張秉權認為二肉為「」,正和二木為「」一樣,是以「」的觀念表示「」的意思。此說的反證是甲骨文「帚(婦)多」(人名)的「」有簡省作從一肉之形。故「」的造字本義未明。
甲金文表示多,與「」相對。《合集》12496:「多雨」。不其簋:「多禽(擒)」。《上博竹書一.孔子詩論》2:「多言後」,指常常講到後裔、後世。《睡虎地秦簡.為吏之道》:「龔(恭)敬多讓」。
金文字形演變為從「」。理據是金文「」字所從的部件形體與確定為從「」的金文字形(如「」、「」、)有明顯分別,但是與金文「」字字形吻合。
金文「」形有兩個特點:一,字形較寬;二,字中的上橫畫多寫作一小點或一小畫,與邊框不相連接。而「」形也有兩個特點:一,字形修長;二,字中的兩橫畫均與邊框相連。李裕民和郝本性曾指出戰國楚文字「」和「」的分別,指出「」是三筆寫成,外側呈弧形,「」字則是四筆寫成,外側呈一銳角。這種特徵與金文所見相同。所以可以判斷金文「」字從「」不從「」。《說文》「」字古文所從的「」也訛變為從「」。
然而金文「」字所從的「」皆寫作「」形,保留古形,反映古文字單字的演變速度較作為部件的演變速度要快。
《說文》:「多,重也。从重夕。夕者,相繹也,故爲多。重夕爲多,重日爲曡。凡多之屬皆从多。𡖇,古文多。」
金文從手持肉,表示持有、擁有。
金文從「」從「」,象手持肉之形,表示持有、擁有。古時物質缺乏,很多人沒有肉食,故以擁有肉為稀罕。《孟子.梁惠王上》:「七十者可以食肉矣」,朱熹注:「七十非肉不飽,未七十者不得食也。」朱熹的認為滿七十歲才淮許吃肉,很多人質疑此說,但是古時農業生產十分原始,能夠保持溫飽已不錯了,吃肉是很難的。據現在一些農村老人的回憶,他們小時候只有過年才有肉吃,可以想像在落後社會中,能吃肉的應該都是高官貴族,平常百姓根本不能負擔,出於敬老的緣故,七十歲後才有權利吃肉,是合乎常理的。
《說文》及其他古籍說從「」,應是誤解。此外,金文「」(象右手形)、「」多通讀為「」,參見「」、「」。中山王方壺有無之「」作從又從◎之形,是三晉文字的「」。
金文表示擁有,叔尸鐘:「咸有九州」,又用作職官名,「有𤔲」即文獻的「有司」,是掌事人員的統稱。
《說文》:「有,不宜有也。《春秋傳》曰:『日月有食之。』从月又聲。凡有之屬皆从有。」
甲金文「」寫作「」,從「」、「」,象人正面而立,「」象地面,即所立之處,「」既表示站立,又表示所立之處,後來才加「」造「」,專門表示位置、地位。
甲金文「」寫作「」,從「」、「」,象人正面而立,「」象地面,即所立之處,「」既表示站立,又表示所立之處,「」、「」同字。戰國金文「」除寫作「」外,還有一種寫法,以「」為聲符加於「」旁,成從「」,「」聲之形聲字。
金文表示位置、地位,頌鼎:「即立(位)」,中山王方壺:「遂定君臣之[立胃](位),上下之體。」
戰國竹簡始見從「」從「」的「」,通讀為「」,表示臨,《郭店楚簡.緇衣》:「共(恭)以位(蒞)之」。
《說文》:「列中庭之左右謂之位。从人立。」段玉裁注:「引伸之凡人所處皆曰位。」
甲骨文從「」,從「」。金文或增「」旁,乃羨符。《說文》以為「」的本義是「屈草自覆」。古書中未見此用法。「」多表示曲折、屈曲。
甲骨文從「」,從「」,讀作「」,表示住宿。金文或增「」旁,乃羨符。金文亦讀為「」。如仲義父鼎:「仲義父乍(作)新宛(館)寶鼎。」「新宛(館)」即新造之館。(劉釗)戰國楚系文字假「」為「」,字形見《上博竹書一.緇衣》簡6、12。或加上圓圈「」作聲符,以別於「」字。(參李零、馮勝君、趙平安)
《說文》以為「」的本義是「屈草自覆」,意謂把草屈曲以覆蓋身上。《說文》:「宛,屈草自覆也。从宀,夗聲。」古書中未見此用法。徐灝注箋云:「夗者,屈曲之義。宛從宀,蓋謂宮室窈然深曲,引申為凡圓曲之稱,又為屈折之稱。屈草自覆未詳其指。」
」表示曲折、屈曲。如《文選.楊子雲〈甘泉賦〉》:「曳紅采之流離兮,颺翠氣之宛延。」《漢書.司馬相如傳》:「奔星更於閨闥,宛虹拖於楯軒。」顏師古注:「宛虹,屈曲之虹。」
」表示好像、彷彿。如《詩.秦風.蒹葭》:「遡游從之,宛在水中央。」《世說新語.賞譽》:「長和兄弟五人,幼孤。祜來哭,見長和哀容舉止,宛若成人,迺嘆曰:『從兄不亡矣!』」
」是古地名,在今河南省南陽。如《戰國策.西周策》:「宛恃秦而輕晉,秦飢而宛亡。」《史記.高祖本紀》:「宛,大郡之都也,連城數十,人民眾,積蓄多,吏人自以為降必死,故皆堅守乘城。」
」可表示微小。如《詩.小雅.小宛》:「宛彼鳴鳩,翰飛戾天。」毛傳:「宛,小貌。」
」通「」,表示枯萎。如《詩.唐風.山有樞》:「宛其死矣,他人是愉!」毛傳:「宛,死貌。」
」還表示清晰可見。如《關尹子.五鑒》:「譬猶昔游再到,記憶宛然,此不可忘,不可遣。」唐代杜光庭〈虬髯客傳〉:「及期訪焉,宛見二乘。」
甲金文「」象俎案上放了兩塊肉,本義是陳放牲肉在俎案上,後成為祀典,又表示「」,即熟肉,引申為菜餚、佳餚。
甲金文「」從「」從二「」。象俎案上放了兩塊肉之形,肉塊之間被作一橫或兩橫的闌界隔開(商承祚、陳劍),本義是陳放牲肉在俎案上,後來成為一種祀典,又表示「」,即熟的肉類,引申為菜餚、佳餚。《詩.鄭風.女曰雞鳴》:「與子宜之」,毛亨傳:「宜,肴也。」《禮記.學記》:「雖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在古代,「」用作祭名,指排列俎几陳設牲肉以祭,《書.泰誓上》:「予小子夙夜祗懼,受命文考,類于上帝,宜于冢土。」孔安國傳:「祭社曰宜。冢土,社也。」《詩.魯頌.閟宮》:「皇皇后帝,皇祖后稷,享以騂犧,是饗是宜,降福既多。」《禮記.王制》:「天子將出,類乎上帝,宜乎社,造乎禰。」鄭玄注:「類、宜、造,皆祭名。」
」的本義是陳肉於俎上,又表示佳餚,菜餚完備,適宜祭祀,也可供人食用,故引申有合適、適宜之意。
小篆俎案形改為「」,並省去一個「」形,隸書「」形與下面一橫變為「」。
甲骨文表示用牲法,指宰割牲畜,陳肉在俎,《合集》31005:「宜牢」,表示宰殺圈養的牛隻。又用作祭名,《合集》23399:「宜于匕(妣)辛一牛」,表示陳設一隻牛的肉在俎上,以祭祀妣辛。
金文用作祭名,天亡簋:「王鄉(饗),大宜」,表示王宴饗,進行大規模的宜祭。又通假為「」,中山王鼎:「以征不宜(義)之邦」。又用作人名、地名。
戰國竹簡表示當然、無怪,指事情本當如此。《上博竹書二.容成氏》簡36:「民乃宜夗(怨)」,意謂難怪人民會怨恨。《清華簡一.金縢》簡12:「我邦家豊(禮)亦宜之」,意謂(按照)我們國家的禮法,亦應當如此。又假借為「」,《郭店簡.性自命出》簡41:「智類五,唯宜(義)道為近忠。亞(惡)類晶(三),唯亞(惡)不仁為忻(近)宜(義)」,意思是說智有五類,只有「」道接近於「」;惡有三類,只有厭惡不仁接近於「」(劉釗)。《郭店簡.六德》簡4:「非仁宜(義)者莫之能也」。又用作地名,《清華簡二.繫年》簡116:「宜昜(陽)」。
漢帛書假借為「」,《馬王堆帛書.老子甲本卷後古佚書》第184行:「叔(淑)人君子,其宜(儀)一兮。」
《說文》:「宐,所安也。从宀之下,一之上,多省聲。𡪀,古文宜。𡨆,亦古文宜。」
甲骨文從「」從四個「」或「」,象圈起土地,種滿草木,鳥獸在此棲身,以便人們在此打獵。本義是種植草木、畜養鳥獸的園子。
甲骨文從「」從四個「」或「」,「」象圍牆或柵欄,「」象青草,「」象樹木。全字象圍起一塊有大量草木的土地,供禽獸棲息,以便王公貴族到此田獵。甲骨文的異體或從「」,「」聲。金文變為從「」,「」聲。戰國竹簡從「」,「」聲。《說文》:「囿,苑有垣也。从囗,有聲。一曰:禽獸曰囿。𡈹,籒文囿。」段玉裁注:「《周禮》注曰:『囿,今之苑。』按古今異名。」「引伸之,凡淵奥處曰囿。」「又引伸之,凡分別區域曰囿。」「《大雅.靈臺》傳曰:『囿所以域養禽獸也。』域養者,域而養之。」《荀子.王霸》:「合天下而君之,飲食甚厚,聲樂甚大,臺謝甚高,園囿甚廣。」「」字後來又表示菜園、果園、區域,引申為聚集、事物萃集之處,再引申為拘泥、局限,即樊囿的「」;而拘泥於已有的看法、經驗稱為「囿於成見」。
甲骨文用作本義,表示種植草木,畜養禽獸的園子。《合集》9488:「王往囿」,意謂商王前往園囿。
金文通假為「」,秦公簋:「竈(肇)囿(域)四方」,「竈囿」即《詩.商頌.玄鳥》「肈域彼四海」之「肈域」,鄭玄認為「」通假為「」,表示以四海為兆域,「兆域四方」即以四方為國家的彊界、版圖(參楊樹達)。
戰國竹簡用作本義,《睡虎地秦簡.為吏之道》簡34叄:「苑囿園池」。
從「」,「」聲。「」同「」,本義是奢侈、揮霍無度。
從「」,「」聲。「」同「」。「」和「」上古音相近,聲母皆為舌頭音,韻母為魚歌旁轉,故可通用。《說文》以為「」是「」的籀文,字形亦見〈詛楚文〉。《說文》:「奢,張也。从大,者聲。凡奢之屬皆从奢。奓,籀文。」「」的本義是奢侈、揮霍無度。如西晉潘尼〈乘輿箴〉:「而後之為君,有欲而自利,故有瑤臺瓊室之奓。」參見「」。
」後來又同「」。《篇海類編》:「奓,又昌里切,音齒。亦奢也,泰也,大也。」如《文選.張平子〈西京賦〉》:「有憑虛公子者,心奓體忲,雅好博古,學乎舊史氏,是以多識前代之載。」李善注引《聲類》曰:「奓,侈字也。」
」表示超過,如《文選.鮑照〈蕪城賦〉》:「故能奓秦法,佚周令,劃崇墉,刳濬洫,圖修世以休命。」「奓秦法」即超過秦代的法令。
」又表示過分,如《文選.陳孔璋〈為曹洪與魏文帝書〉》:「前初破賊,情奓意奢,說事頗過其實。」
」還表示張開、推開。《集韻.禡韻》:「奓,開也。」如《莊子.知北遊》:「神農隱几闔戶晝暝,妸荷甘日中奓戶而入曰:『老龍死矣!』」「奓戶而入」即推門而入。成玄英疏:「奓,開也,亦排也。」
」亦是地名,如奓山、奓河和奓湖,在今湖北省。
金文從「」,「」聲。本義是寬仁、寬待。
金文從「」,「」聲。通假為「」,表示苑囿,指養有動物,栽有花木的園子。諫簋:「先王既命女(汝)[◎井丮]𤔲(司)王宥(囿)。」「王宥」指周王的苑囿。
」的本義是寬仁、寬待。《說文》:「宥,寬也。从宀,有聲。」如《詩.周頌.昊天有成命》:「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鄭玄箋:「宥,寛仁。」《莊子.在宥》:「聞在宥天下,不聞治天下也。」郭象注:「宥使自在則治。」成玄英疏:「宥,寬也;在,自在也。」
」表示寬恕、赦免。《廣雅.釋言》:「宥,赦也。」如《管子.五輔》:「薄徵斂,輕征賦,弛刑罰,赦罪戾,宥小過,此謂寬其政。」《國語.齊語》:「教不善則政不治,一再則宥,三則不赦。」
」通「」,表示局限、拘泥。如《莊子.天下》:「接萬物以別宥為始。」成玄英疏:「宥,區域也。」《呂氏春秋.去宥》:「夫人有所宥者,固以晝為昏,以白為黑,以堯為桀,宥之為敗亦大矣。」
」也通「」,表示助興。如《左傳.莊公十八年》:「十八年春,虢公、晉侯朝王。王饗醴,命之宥。」杜預注:「宥,助也,所以助歡敬之意。」《周禮.春官.大司樂》:「王大食,三宥,皆令奏鍾鼓。」鄭玄注:「宥,猶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