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日 (主部件) 共 32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21 - 3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骨文和早期金文從二倒「」從「」。上部所從的二倒「」是「」的初文。(沈培)戰國文字「」上部或從「」。二倒「」和「」都可作「」的聲旁。小篆從「」從「」。
甲骨文和早期金文從二倒「」從「」。上部所從的二倒「」是「」的初文。(沈培)戰國文字「」上部或從「」。二倒「」和「」都可作「」的聲旁。「」下面所從的「」或訛為「」、「」。六國文字的「」又可簡化為從一倒「」。小篆從「」從「」。
甲骨文的辭例殘缺,用義不詳。金文用作國名,指周代諸侯國晉國。西周時成王封其弟叔虞於唐,其後叔虞之子燮父因封國在晉水之旁改國名為晉。晉國故址在今山西省、河北省南部、陝西省中部及河南省西北部。用例如晉仲韋父盉:「晉中(仲)韋父乍(作)旅盉,其萬年永寶。」子犯鐘:「子𨊠(犯)及晉公[辵率](率)西之六𠂤(師),博(搏)伐楚[井刅](荊)。」子犯即晉文公之舅狐偃,銘文記載子犯和晉文公率領軍隊伐楚。
簡帛材料也用作國名,如《清華貳.繫年》簡45:「晉文公立七年,秦、晉回(圍)奠(鄭)。」馬王堆帛書《春秋事語》第28行:「晉獻公欲得隨會也。」「隨會」即士會,乃晉國大夫,其事跡亦見《左傳》、《國語》等。
傳世文獻裡「」可表示進、向前的意思。《爾雅.釋詁下》:「晉,進也。」如《文選.班孟堅〈幽通賦〉》:「盍孟晉以迨群兮,辰倏忽其不再。」李善注引曹大家曰:「孟,勉也。晉,進也。」「孟晉」即努力進取。又如「晉級」即進級、升級。
」還是朝代名。公元265年司馬炎代魏稱帝,定國號為晉。公元936年,石敬瑭滅唐稱帝,亦定國號為晉,史稱後晉。此外,「」乃今山西省的簡稱。
甲金文從「」從「」,用來表示白晝的意思。
甲金文從「」從「」,用來表示白晝的意思,唯構形初義不詳。《說文》:「晝,日之出入,與夜為界。从畫省,从日。𦘘,籒文晝。」一說認為「」為「」的聲符,以「」為形符點明白晝之義(何琳儀、黃錫全)。「」與「」雖然聲母相近,但由於二字韻部相去甚遠,此說似難成立。一說以為「」象立木為表測度日影以定時辰,後引申為日中時分的專字(宋鎮豪);一則以為字會用手執筆畫「」之意,以示畫出日夜間的界限(谷衍奎)。其說可供參考。
甲骨文「」表示白天,《合集》22942:「今晝。」金文亦表示白天,㝬𣪕:「余亡(無)㝩晝夜」,指我日夜都沒有閑逸。
戰國竹簡「」亦指白天,《上博竹書四.曹沫之陳》簡10-11:「不晝寢」,指不在白天睡覺。
傳世文獻中「」多指白天,《廣雅.釋詁四》:「晝,明也。」《詩.豳風.七月》:「晝爾于茅,宵爾索綯。」鄭玄箋:「女(汝)當晝日往取茅歸,夜作絞索以待時用」,全句指你在白天拿取茅草,夜裏把絞繩打好。另,「」又用作地名,為春秋時齊國城邑,在今山東省淄博市西北。《孟子.公孫丑下》:「三宿而後出晝。」後又以地名為姓,《通志.氏族略三》:「晝氏,《風俗通》:『齊大夫食采晝邑,因氏焉。』」
甲骨文從「」從三「」,象眾人在日下勞作,本義是眾人,引申為眾多。
甲骨文從「」從三「」,象眾人在日下勞作,本義是眾人,引申為眾多。李孝定云:「字從日者,蓋取眾人相聚,日出而作之意。」金文所從「」形或訛變為「」,為小篆所本。《說文》:「眾(衆),多也。从乑、目,眾意。」
甲骨文表示地位低的民眾,《合集》50正:「貞:我其喪眾人」。《合集》1:「大令眾人曰:協田。」表示命令眾人合作耕田。
金文也表示眾人,曶鼎:「匡眾厥臣廿夫寇曶禾十秭。」表示匡手下的臣僕共二十人強搶了曶十秭禾。「」是禾的單位,「十秭禾」即禾二千秉,參見「」。中山王鼎:「親䢦(率)參(三)軍之眾,以征不宜(義)之邦。」中山王鼎:「母(毋)眾而囂」,表示不要恃着人多勢眾而囂張跋扈。
春秋戰國文字亦用作本義,《侯馬盟書》331:「眾人」。《詩.周頌.臣工》:「命我眾人」。《詛楚文.巫咸》:「悉興其眾」。《郭店楚簡.老子甲》簡12:「教不教,復眾之所過。」表示效法人們未能效法的大道(魏啟鵬),以補救眾人的過錯(陳鼓應)。《上博竹書五.季庚子問於孔子》簡10:「鹵則失眾」,表示鹵莽則失去民心。
漢代簡帛通假為「」,《馬王堆帛書.老子甲本》第143行:「是以君子眾(終)日行,不離其甾(輜)重。」表示因此君子整天行走不離開載重的車輛。王弼本《老子》第26章:「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輜重。」
」的本義是明日,引申為下一個、第二。
甲骨文從「」,「」聲,金文加從「」聲。「」是意符,本義是明日,引申為下一個、後面一個,如「翌日」是明天、次日;「翌年」是下一年、明年、次年;「翌晨」表示次日早晨。「」較「」古老,但古漢語很早就用「」來代替「」。
甲金文表示下一個,《合集》32935:「翌乙亥」,即明天乙亥日。小盂鼎:「翌乙酉」,即明天乙酉日。古時又用同音的「」、「」來表示「」,參見「」、「」。許慎、段玉裁等認為「」才是表示明日義的本字,而「」是「」的假借字。《說文.日部》:「昱,明日也。从日,立聲。」 段玉裁注:「凡經傳子史,翌日字皆昱日之假借,翌與昱同立聲,故相假借。」
甲骨文又用作祭名,《合集》22764:「翌于大(太)甲」,「太甲」是商代先王,表示對太甲進行翌祭。
漢印用作人名,《漢印文字徵》:「張翌」。
」與「」相通,《銀雀山漢簡.晏子一三》簡602:「公令人視之,梟布翼伏地而死乎臺下。」明活字本《晏子春秋》「」作「」。意謂齊景公派人前往察看,在正廳的高臺下(發現)貓頭鷹張着翅膀,趴在地上死了。又表示輔助,「翌戴」猶「翼戴」,即輔佐擁戴,清何焯《義門讀書記.左傳》:「蓋自晉襄既亡,雖秉禮如魯,亦不復翌戴天子矣。」意謂自從晉襄公死後,雖然周朝好像魯國一樣秉持禮教,(但諸侯)不再擁護愛戴天子了。
甲骨文從「」從「」(或從「」、從「」),象日落在草叢林木之中。金文大多從「」從「」。秦漢文字的「」字下部逐漸訛為像「」之字,為後世字形所本。「」是「」的初文,本義是日暮。
甲骨文從「」從「」(或從「」、從「」),象日落在草叢林木之中。或增「」旁。金文大多從「」從「」。秦漢文字的「」字下部逐漸訛為像「」之字,為後世字形所本。「」是「」的初文,本義是日暮。《說文》:「莫,日且冥也。從日在茻中,茻亦聲。」
甲骨文用作本義,《合集》29807:「其莫不冓雨。」即傍晚時不下雨。又用作地名,《合集》33545:「王田莫,無災。」「」即田獵;意謂王在莫地田獵,沒有災禍。
金文用作本義,越王者旨於賜鐘:「夙莫不貣(忒)。」「」即早;「」即差錯,意指早晚都沒有差錯。又用作代詞,中山王方壺:「不羕(祥)莫大焉。」意指沒有甚麼比這事更不祥了。又用作人名,莫尊:「莫作旅彝。」意謂莫鑄造了一個行旅用的盛酒器。金文「」又通作「」,散氏盤:「以西至于𨾊莫(墓)。」指往西行,到達𨾊墓。又用作官名,郾客問量:「羅莫囂(敖)臧帀(師)。」「」是文獻中所載的羅國,「莫敖」是楚國的地方官職名;「臧師」是人名。
竹簡帛書用作本義。《上博竹書三.周易》簡38:「啻(惕)[虎口](號),莫譽(夜)又(有)戎,勿卹(恤)。」今本《周易》作「惕號,莫夜有戎,勿恤。」「惕號」意指驚恐呼號;「」,《說文》:「卹,憂也」;這句指雖然有驚恐呼號,夜裏有戰事,也不必擔憂。《睡虎地秦簡.秦律十八種》簡184:「行傳書、受書,必書其起及到日月夙莫,以輒相報(也)。」意指傳送或收到文書,必須登記發文或收文的日月朝夕,以便及時回覆。《馬王堆漢墓帛書.五十二病方》第237-238行:「到莫有(又)先食飲,如前數。」意謂到黃昏時才再飲食,數量如前所述。楚簡又用作官職名,《包山楚簡.文書》簡158:「于莫囂(敖)之軍。」
傳世文獻表示本義的例子如《禮記.間傳》:「故父母之喪,既殯食粥,朝一溢米,莫一溢米。」「」即「」,古代的重量單位,相當於二十兩;「」指太陽快要下山的時候;全句指所以父母的喪事,棺木下葬之後,可以食粥,朝早二十兩米,黃昏也是二十兩米。南宋晏幾道〈蝶戀花〉:「朝落莫開空自許,竟無人解知心苦。」作者借秋蓮暮開朝落這種與世不同的習性比喻自己不與世合流。又引申為晚、時間將盡之意。《詩經.小雅.采薇》:「曰歸曰歸,歲亦莫止。」意指(你)一直說回家,但一年將盡(,仍未見你回家)。又引申指昏暗,《荀子.成相》:「門戶塞,大迷惑,悖亂昏莫無終極。」楊倞注:「莫,冥寞,言闇也。」「昏莫」即「昏暗」;這句指進言納諫的途徑被堵塞,人變得迷亂糊塗,惑亂昏暗愚昧是沒有盡頭的。
後來「」被借作虛詞「」,表示否定,相當於「」。《國語.魯語下》:「女知莫如婦,男知莫如夫。」韋昭注:「言處女之知不如婦,童男之知不如丈夫。」又表示禁止,相當於「不要」、「不能」。東漢陳琳〈飲馬長城窟行〉:「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意指寫信給妻子,勸她早日改嫁,不要再等了。唐李白〈蜀道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又借用作代詞,表示沒有誰、沒有甚麼,如莫不歡喜。《戰國策.楚策》:「群臣莫對。」即群臣都沒有回答。《周易.益》:「莫益之,或擊之。」意指沒有人給好處,倒有人給予攻擊。《孟子.梁惠王上》:「保民而王,莫之能御也。」意謂因為愛護百姓而稱霸天下的君主,是沒有人能抵禦他的。由於「」借作虛詞久借不還,乃有人再加注「」於「」之下而成「」。
」是現在常見的姓氏,主要分佈在廣西、四川和廣東等多省。戰國已有「」姓,如《漢印文字徵》「莫如」。
金文從「」,「」聲,或不從「」而從「」。「」、「」皆是義符,表示時間,故「」的本義是時期。
金文從「」,「」聲,或不從「」而從「」。「」、「」皆是義符,表示時間,故「」的本義是時期。或不從「」而從「」,「」是「」的省文。
金文表示時期,吳王光鑑:「既字白期」,即既生霸(陰曆每月初八、九至十四、五日,參王國維)之期間。又表示極限、期限,王子午鼎:「萬年無期」。又用作人名。
《說文》:「期,會也。从月其聲。𣅆,古文期从日丌。」
甲骨文「」字或從田,疑為「」之初文(裘錫圭),本義是糧田。
」字的構形初義未有定論。甲金文從「」從「」,「」象囊袋,異體從「」,疑「」是「」之初文(裘錫圭),本義是糧田。一說會太陽底下量度東西之意(于省吾、劉興隆),本義是衡量、量度。《說文》:「量,稱輕重也。从重省,曏省聲。𨤦,古文量。」
甲骨文構形有多種說法,何琳儀認為從「」從「」,昜、東共用豎筆,「」是量的聲符。孫常敍認為不從「」,所謂「」形象囊袋的袋口,象張囊橐之口以量物之形,按此說與字形不合,「」已象袋子上下兩端皆有束縛,故不能再象袋口。郭沫若認為此字是「」的古文,象太陽從東方昇起,大放光明,按此說雖可從聲音方面說明「」與「」的關係,但除音理之外,與「」字的用義難以連繫。甲骨文又有從「」和從「」之形,或不從「」而從「」形,所謂「」形疑為筆畫增繁所致。
甲骨文用為人名和地名,金文用為國名和人名,戰國竹簡用作衡量之意,《上博楚竹書二.容成氏》:「不量丌(其)力之不足」。又表示度量衡之度量,《睡虎地秦簡.為吏之道》:「慎度量」。
金文從「」從「」,表示從門縫中看到日光,本義是門有間隙。
金文從「」從「」,表示日光從門縫中照進來,本義是門有間隙,引申指空間上的間隙、縫隙,「」是表示空隙的「」的異體字,「」又引申為時間上的空隙,空閒、閒暇之義用「」字表示(簡化字作「闲),而間隔之義(表示時間和空間上的距離)則同時保留在「」和「」字中。曹植〈贈白馬王彪〉:「蒼蠅間白黑,讒巧令親疎。」意指蒼蠅的花紋黑白相間,讒言巧語使親人疏離。由間距、空隙,引申為嫌隙、隔閡,《左傳.哀公二十七年》:「故君臣多間」,意指君與臣疏遠,多有隔膜。成語「親密無間」指關係密切,沒有隔閡。又可用為動詞,表示離間、使疏遠,《逸周書.武紀》:「間其疏,薄其疑。」朱右曾校釋:「間,謂設事以離間之。」全句意謂離間疏遠的臣子,逼迫有疑心的官員。
兩物相隔之處是二者的中間,故又引申表示中間。《易.序卦》:「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呂氏春秋.節喪》:「生於天地之間」。
金文疑為地名,間右庫戈:「間右庫」,「右庫」指右兵庫,以別於左兵庫,全句疑指間地的右兵庫,《類篇.門部》:「間,地名,《春秋傳》:『大蒐于昌間』。」也可能假借為「」,指縣裏的右兵庫(沈培)。戰國竹簡借「」為「」,《清華簡二.繫年》簡99:「𨳿(閒─縣)陳、蔡」,指以陳地、蔡地為縣。
金文從日,下有絲,表示日光下看絲線,才能顯現其微細之處。
金文從「」從「𢆶」,「𢆶」象兩束絲,日下有絲,許慎認為「」表示在明亮的陽光下看絲,才能看出其微小之處。《說文》:「㬎,衆微杪也。从日中視絲。古文以爲顯字。或曰衆口皃。讀若唫唫。或以爲繭;繭者,絮中往往有小繭也。」
《說文》認為「」是「」的古字。按「」晚出於戰國,「」字早見於西周,故「」可能是「」的簡省。參見「」。「𢆶」的頂端兩頭與「」形相連,故學者認為「」是從頂部相連的「𢆶」。金文「」字從頂部相連的「」(「」的初文)。
」金文用作人名。侯馬盟書從「」從頂部相連的「」,通讀作「」,「丕顯」表示大大地顯揚。
」字構形初義不明,後世多用於姓名。
金文從「」左右各從一「」或「」,構形初義不明。隸變後變為從「」,「」是聲符。金文用作姓氏。
《說文》:「奭,盛也。从大从皕,皕亦聲。此燕召公名。讀若郝。《史篇》名醜。𡚐,古文奭。」
」字後世多用作人名,除《說文》提及的周代的召公奭外,知名的有東漢經學家荀奭、南北朝的醫家許奭、宋代學者孫奭,和明代醫家韓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