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止 (主部件) 共 40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21 - 3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金文「」表示穿上鞋子向前行走,本義是前進。
金文從「」從「」,作「」。「」象腳掌,「」象鞋子之形,象穿上鞋子向前行走,本義是前進(郭晉稀、楊樹達、馬敍倫)。《說文》「」字條下云:「舟象履形」。
金文「」字所從的「」形也象鞋子,參見「」字。楚王熊元簠「」字訛變為從「」。
金文表示先前,師𩛥鼎:「前王」,「前王」即先王。「前文人」即先世有文德(即明德)的人,是頌揚先祖之辭。㝬簋:「其格前文人」,表示把先世有文德的祖先招來。張世超等認為表示時間的前是從表示方位的前引申而來,而方位詞「」是由動詞即前進之「」引申而來。
戰國竹簡表示前後之「」,《郭店楚簡.老子甲》簡3:「聖人之才(在)民前也,以身後之。」《睡虎地秦簡.為吏之道》簡43:「慎前慮後」。
《說文》:「歬(前),不行而進謂之歬。从止在舟上。」何琳儀依從《說文》對「」字的解釋,認為「」字象止在舟上,表示人站在船上,會舟船前行之意。
小篆「」字形來源於金文「」,是前進的本字。而小篆「𣦃」(𠝣)即後世的「」,「」本來表示剪斷,是「」的本字。因為「」字後來被廢棄,前進這個意思直接用「」字來表示,所以又加刀旁造「」字來表示「」本來的意思。
金文上象一人揚臂飛跑,下面的三止(足)象步履的急驟,有如今日的動畫﹗本義是奔跑。
金文上從跑步人形,下從三「」,象一人揚臂飛跑,三止(足)象步履的急驟,表達方式有一點像今日的動畫﹗奔字後來又可寫作「」,象三牛在奔跑。「」從三「」,而「」從一「」,表示奔比走更急更快。後來三「」訛變為三「」,成為形近的「」。小篆字形承此而來。上部的跑步人形在《說文》裏訛變為「」。《說文》:「奔,走也。从夭,賁省聲。與走同意,俱从夭。」段玉裁注:「《釋宫》曰:『室中謂之時,堂上謂之行,堂下謂之步,門外謂之趨,中庭謂之走,大路謂之奔。』此析言之耳,渾言之則奔、走、趨不別也。引申之,凡赴急曰奔,凡出亡曰奔。」意謂仔細分析,「」、「」、「」有細微差別,但籠統言之,則無別。
金文用作本義,表示跑步,引申表示為君主奔忙、操勞,效卣:「效不敢不萬年夙夜奔走揚公休。」表示效不敢不萬年早晚為公奔馳,稱揚公的蔭庇。《詩.周頌.清廟》:「對越在天,駿奔走在廟。」表示頌揚文王在天的意旨,敏速地為宗廟祭祀奔走。《尚書.酒誥》:「奔走事厥考厥長」。
又表示出走,中山王鼎:「奔走不聽命」,表示司馬賈不聽這個命令而出走(杜迺松)。
戰國竹簡也用作本義,《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簡152:「在外者奔亡。」表示在外的人逃跑、流亡。
金文從「」,「」聲。字形本義不明,「」字很早就被借用為虛詞。
金文從「」,「」聲。字形本義不明,「」字很早就被借用為虛詞。後期金文或從「」從「」,小篆承之。許慎據較後起的字形訓「」為正直的「」,後來「是非」的是,即由此而來。《說文》:「是(昰),直也。从日、正。凡是之屬皆从是。𣆞,籒文是从古文正。」郭沫若、白川靜則認為「」形象湯匙,故「」為「」的初文,姑備一說。
金文用作指示代詞,表示此、這,《廣雅.釋言》:「是,此也。」虢季子白盤:「王賜乘馬,是用左(佐)王。」意謂周王賞賜四匹馬,這是用來輔助天子的。陳公子叔邍父甗:「子子孫孫是尚(常)」,表示子孫以此為常、為法。毛公鼎:「迺唯是喪我或(國)」,指這便喪失我的國家。殳季良父壺:「其萬年霝(令)冬(終)難老,子子孫孫是永寶。」「」乃前置賓語,意指萬年善終而不老,子孫永遠珍重此壺。又用作結構助詞,使賓語前置,邾公華鐘:「邾邦是保」,表示保衛邾國。秦公簋:「邁(萬)民是敕」,指治理萬民。
春秋玉石文字通假為「」,表示族氏,侯馬盟書:「麻夷非(彼)是(氏)」,相當於「昧雉彼視」(《公羊傳.襄公二十七年》),意謂夷滅彼之族氏(朱德熙、裘錫圭)。
戰國竹簡也通假為「」,《上博竹書一.容成氏》簡1:「倉頡是(氏)、軒轅是(氏)、神戎(農)是(氏)」。
至於「繫詞」意義的「」,最早出現於戰國的《孟子.告子上》:「公都子問曰:『鈞是人也,或為大人,或為小人,何也?』」趙岐注:「鈞,同也。」意謂公都子問道:「同樣是人,有些是君子,有些是小人,甚麼緣故?」(楊伯峻)。東漢漸多見,如《論衡.死偽》:「余是所嫁婦人之父也」。佛經傳入以後,才全面流行。
甲骨文從「」從「𣥠」,「𣥠」亦是聲符,「」象手持棍棒,全字表示用腳踐踏野草和用棍子除草。本義是打草、割草。
甲骨文從「」從「𣥠」,「𣥠」亦是聲符,「𣥠」從二背向的二「」,象兩隻伸開的腳掌,「」象手持棍棒,全字表示用腳踐踏野草和用棍子一類工具除草。本義是打草、割草。何琳儀認為是「」的初文。《說文》:「癹,以足蹋夷艸。从𣥠从殳。《春秋傳》曰:『癹夷蘊祟之。』」段玉裁注:「从癶,謂以足蹋夷也。从殳,殺之省也。」「」字用來表示除草,見於戰國晚期青川秦田律木牘:「正彊(疆)畔,及癹千(阡)百(陌)之大草。」意謂修治邊疆田界,剪除田界上的野草。
今天中國農郊地區仍保留着打草的習慣,農民常常在入冬前收割草料,為牲畜儲備糧食。陳英傑則認為「」字反映了除草踩秧的耕作方法,他指出至今四川農村的農民春天下水田「薅秧子」,稻秧成行,人捲褲腿赤腳在行間,即拄着棍,用腳將行間的雜草刮到兩邊(即稻秧的根部),這樣,既除了草,又壅了禾本(培土)。湖南華容縣有一句諺語:「腳腳捅到底,擔穀六斗米」,意指用腳給禾苗除草鬆土時,要用力踩進泥裏,這樣能使禾苗長勢好,將來可獲豐收,這叫做「擂禾」、「踩秧」、「挪田」等。
金文「」亦從「𣥠」從「」,「」字一般從「」從「」,象手形的「」訛變為形近的「」或「」形(見發孫虜鼎、發孫虜鼎)。「」後作為「」字的聲符,六國官印「發弩」之「」通常假借「」字來表示(裘錫圭)。「」和「」字所從的「」最初皆不從「」,而從「」。從「」是後來的寫法。而楷書上所從之「」亦即二止(「𣥠」)線條化而成。
甲金文用作人名,《合集》18239:「王乎(呼)癹」,意謂商王召喚癹。攻吳王姑發諸樊之弟劍:「工(攻)吳王姑癹(發)者(諸)反(樊)之弟」,指吳王姑發諸樊的弟弟。
金文又用作國族名或姓氏,文獻作「」,發孫虜鼎:「癹(發)孫虜擇余吉金,自乍(作)飤鼑(鼎),永保用之。」「癹孫虜」是人名,全句意謂發孫虜選擇堅固的銅,鑄造了食用的鼎,永遠保用。《史記.封禪書》:「游水發根。」「游水」是縣名,「」是姓,「」是名。
戰國竹簡假借為「」,《上博竹書六.競公瘧》簡5:「外內不癹(廢)」,指裏外都沒有荒廢。
甲骨文象植物的根端。本義是頂端、末端的「」。
甲骨文上從「」(從「」從「」)下從「」從數點,構形初義有兩說:一、上象植物初生的枝葉,下象植物的根部(許慎、李孝定)。本義是植物的根端。羅振玉認為數點象水,水可養植物。二、上象人體的最下端:腳掌,下象人體的最上端:頭髮的倒置(陳世輝),本義是兩端、末端。
金文上部不從「」,下部從「」,字形與小篆相近。甲骨文用為方國名,金文用為「𦓚」,與「」同字(參王國維),是一種盛酒器,義楚觶:「義楚之祭耑(觶)」。又用作人名。
《說文》:「耑,物初生之題也。上象生形,下象其根也。凡耑之屬皆从耑。」段玉裁注:「古發端字作此,今則端行而耑廢。」
」是「」的初文,戰國楚簡讀作「」,《郭店楚簡.語叢一》簡98:「喪,仁之耑(端)也。」又通假為「」,《郭店楚簡.老子甲》簡16:「長耑(短)之相型(形)也。」
」之「開端」義後來被「」取代,今日則多用於書信上,作為「」的另一種寫法,如信末的「耑此」。
甲金文從「」從二至四「」,囗表示城邑,象眾人圍城之形,是「」的初文。後借來表示皮革,現多用為姓氏。
甲金文從「」從二至四「」,囗表示城邑,象眾人圍城之形,是「」的初文。後借來表示皮革,現多用為姓氏。
李孝定認為自守城者言之,多腳繞城有保衛之意,則「」是守衛、護衛的「」字初文,自攻城者言之,則「」是「」的初文。「」字後借來表示皮韋、皮革,造「」字以表示包圍之本義。《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40正:「韋(圍)城」正寫作「」,可以為證。
甲骨文用作地名和人名,金文用作人名外,還表示皮韋、皮革。匍鴨盉:「麀𠦪韋」,表示有花紋的母鹿熟皮。《正字通》:「韋,柔皮。熟曰韋,生曰革。」
《說文》:「韋,相背也。从舛囗聲。獸皮之韋,可以束枉戾相韋背,故借以爲皮韋。凡韋之屬皆从韋。𣍄,古文韋。」
甲金文「」表示人在太陽底下,舉頭見日,天氣酷熱,本義是炎夏。
甲骨文及金文均從日從頁,「」象人形而突出頭部,象一人在日下,舉頭見日之形。表示天氣酷熱,本義是炎熱的夏日。
」字於甲骨卜辭中用作貞人名。金文字形多變。首先,商代金文與甲骨文同,上從日下從頁,用作人名。西周晚期從日從頁從女,「」象人形而突出頭部,女乃「」的訛變,金文人形下部常有添加「」,象腳趾之形。而「」形又有省去中間一點,呈一圓形,隸定後訛作「」。春秋早期秦公簋、秦公鐘「」字省去日形,加左右「」形,隸作「𦥑」,象兩手。春秋晚期「」下的「」形移至「」形或「」之下,以使字形左右平衡,從足從頁,與戰國璽印及《汗簡》古文相同。《說文》古文作「𠍺」,與戰國燕系璽印文字字形近,足字上部從人從一從目,應是「」的訛變。參見「」。
」是朝代名,夏代文明影響中國深遠,於是相沿為中國人的代稱。《說文》:「夏,中國之人也。从夊从頁从𦥑。𦥑,兩手;夊,兩足也。」小篆「」省去日形,從頁從夊從𦥑,夊是「」之訛變,與金文中秦國文字字形相同。學者或據秦公簋字形以為象舞者手容及足容,與「」同字(戴君仁);此乃據「」的省形立說,不盡可信。(參湯餘惠)
金文用為人名,又表示華夏,指中原國家、中原之人。秦公簋:「虩事蠻夏」。《書.堯典》:「蠻夷猾夏」孔傳:「夏,華夏。」又表示中原地區之音樂,典藉作「」,甚六鐘:「台(以)夏台(以)南,仲鳴媞好。」鐘銘「」指中原之樂,「」則指南國之樂。《詩.小雅.鼓鐘》:「以雅以南,以籥不僭。」「」即是「」,在此指周樂。又是古水名,噩君啟舟節:「逾夏」,指經過夏水。《楚辭.九章.哀郢》:「去故鄉而就遠兮,遵江夏以流亡。」王逸注:「江、夏,水名也。」據說冬天枯涸夏天流動,所以名為夏水。此外還用作朝代名、楚曆月名、地名等。
一說「」最初為中原古部落名,沿用為中國人的稱呼,也泛指中國;故黃河和長江流域的民族稱為「諸夏」,以別於四方「」、「」、「」、「」。徐灝:「夏時夷、狄始入中國,因謂中國人為夏人,沿舊稱也。」(參漢語大字典)
又「」字在馬王堆帛書中有借作「」,表示憂慮。《馬王堆.戰國縱橫家書》:「不利於國,且我夏(憂)之。」參見「」。
甲金文從「」從二「」,象兩腳分別在水的兩側之形,表示人步行過河,本義是涉水。
甲金文從「」從二「」,象兩腳分別在水的兩側之形,表示人步行過河,本義是涉水。《說文》:「涉,徒行厲水也。从沝从步。涉,篆文从水。」
早期金文中,效尊字形從「」,二「」同在水的一邊,與其他字形有異,故有學者疑此字非「」字(參張世超等)。
甲骨文表示渡河,《廣雅.釋詁》:「涉,渡也。」《詩.載馳》:「大夫跋涉」,毛亨傳:「水行曰涉」。金文也表示過河,散氏盤:「自瀗涉,以南,至于大沽,一封。」意思是說自瀗河過渡,往南,到達大沽,在此樹立封土以為界(參商周青銅器銘文選)。又表示進入,格伯簋:「涉東門」,即入東門之意(參楊樹達)。
甲骨文從「」從「」,象手持衣物。裘錫圭則認為象用手穿着衣服,是「」的初文。現多用姓氏。
甲骨文從「」從「」,象手持衣物。裘錫圭則認為象用手穿着衣服,是「」的初文。甲骨文「」作為「」的部件,象手持襁褓接初生嬰兒,參見「」。部分甲骨文上部從「」,裘錫圭指出是「」(手形)的訛變。
」是「」的後起字,加「」或「」造「」字,表示遙遠之意。卜辭辭例所見,「」除用作人名外,還表示遠方,與「」對言。
」字後來加圓圈「」,「」是「」的初文(于省吾、陳漢平),作為聲符,參「」。作為甲文部件,◎有置於衣上,而多置於衣中,參「」字甲骨文。按「」、「」古形音極近,應是一字之異體(參郭沫若),「」字未見甲骨文,而「」字甲骨最初只從「」從「」,而「」、「」是「」、「」兩字的主要部件,可視為「」、「」的初文。後來「」上加「」,以標示人首所在,而「」上加「」,以表示遠行。雖然兩字已分化,但作為古文字偏旁,仍有「」、「」不分的情況。「」、「」之圓圈「」多置於「」字中間,除了象玉環,還是聲符。參「」、「」。
金文只見「」而未見「」字,此外,「」亦用作部件,多從「」從「」從◎,參「」、「」。
甲金文從「」從「」。字象人足隨旌旗指麾而轉動,本義是轉動、周旋。
甲金文從「」從「」。字象人足隨旌旗指麾而轉動,本義是轉動、周旋。
甲骨文「」或改從「」,「」有遠行之義,其構形之義與從「」同。《說文》:「旋,周旋,旌旗之指麾也。从㫃从疋。疋,足也。」徐鍇《繫傳》:「人足隨旌旗也。」徐中舒、劉興隆釋字象人於旌旗下周旋之意。另,段玉裁《說文解字注》:「旗有所鄉,必運轉其杠,是曰周旋」,馬如森亦認為字象人持旗行走以周旋。徐灝《說文解字注箋》:「旌旗可以齊眾,執以指麾,令士卒望而前却,非運轉其杠之謂也。」按「」似沒有人持旗運轉之義,段注似不可從。
甲骨文「」字用作人名,《合集》13764:「旋亡(無)疾。」另《合集》21842:「余丙示旋于正(征)」,卜辭辭殘,詞義不明,李孝定、徐中舒認為「」當解作「」,可備一說。
金文麥方尊有「旋走」一詞,意義與奔走相近。顏師古《漢書.董仲舒傳》注:「旋,速也。」
秦簡「」通假作「」,指相連的繩結。《睡虎地秦簡.封診式.經死》簡64至65:「以枲索大如大指,旋(繯)通繫頸,旋(繯)終在項。」全句指用好像拇指般粗的麻繩做成繩結,把繩結束在頸項上,繩結繫束處放到頸項後面。
傳世文獻中「」由轉動引申有返回的意思。《廣雅.釋詁四》:「旋,還也。」《詩.小雅.黃鳥》:「言旋言歸,復我邦族。」朱熹注:「旋,回;復,反也。」又從返回引申有圓形的意思,《莊子.達生》:「工倕旋而蓋規矩,指與物化而不以心稽。」成玄英疏:「旋,規也。規,圓也。」全句指工倕用手畫圓而技巧超越了以規矩等工具畫出來的圓,是手指與物象合而為一,而不用心思去思考。
由於「」指圓形,因此用來懸掛大鐘的圓環也稱為「」,《周禮.考工記.鳧氏》:「鍾縣謂之旋。」孫詒讓《正義》引王引之:「鍾縣者,縣鍾之環也。環形旋轉,故謂之旋。旋、環古同聲。」
此外,音樂的曲調回環曲折,故又可稱為「旋律」。成語「凱旋而歸」,指戰爭獲勝,軍隊奏着得勝樂曲歸來,後泛指獲勝歸來,這裏的「」即指樂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