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羊 (主部件) 共 20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1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字甲金文象羊頭上長着一雙彎彎的角,本義是羊。
」字甲金文均象羊頭上有一對彎曲的羊角,本義是羊。古人認為「」是吉祥的動物,今天部分少數民族仍保留了在節日或喜慶時節佩戴羊角銀飾的習俗,所以從「」的漢字大都帶有美善吉祥的意義。古今詩文不乏「」、「」並述之例,如清代樂鈞《青芝山館詩集.宋畫苑待詔勾龍爽邨莊嫁娶圖卷子》:「比鄰羊酒祝宜男,入室公姑賀祥女。一日相歡百歲親,妾自紡績郎耕耘。」
」與「」意思和讀音都很密切,所以金文和戰國竹簡「」字又可通讀為「」,表示吉祥,中山王方壺:「為人臣而𢓉(反)臣其主,不羊(祥)莫大焉。」《上博竹書五.季庚子問於孔子》簡10:「好型(刑)則不羊(祥),好殺則作亂。」
」字亦是漢字極重要的部首。《說文》:「羊,祥也。从𦫳,象頭角足尾之形。孔子曰:『牛羊之字以形舉也。』凡羊之屬皆从羊。」按「」古可通讀作「」,參見「」。段玉裁《說文解字注》:「《考工記注》曰:『羊,善也。』按譱、義、羑、美字皆从羊。」
甲金文用作本義,指羊隻。《合集》738正:「今日𤉲(燎)三羊、二豖、三犬。」全句指今天用三隻羊、二隻豬、三隻犬作燎祭。另用作人名,《合集》15314:「帚(婦)羊示十屯」,指名叫羊的婦人整理了十對牛胛骨。師㝨𣪕:「毆孚(俘)士女羊牛。」
金文又用作氏名,羊子戈:「羊子之艁(造)戈。」又有「羊角」一詞,用作地名(何琳儀),羊角戈:「羊角之亲(新)艁(造)散戈。」《左傳.襄公廿六年》:「齊烏餘以廩丘奔晉,襲羊角取之。」地在今山東鄆城西北。
另漢帛書「」字可讀作「」,指詳細。《馬王堆帛書.戰國縱橫家書.蘇秦獻書趙王章》第236行:「臣願王兵〈與〉下吏羊(詳)計某言而竺(篤)慮之也。」全句意謂臣子我希望君主與下屬詳細思考我的說話,並周詳地考慮它。
羊鳴聲。春秋時楚國的國姓。
」異體又作「」,象聲詞,羊叫聲,今通用「」字。「」又是春秋時楚國祖先的族姓。《說文》:「羋,羊鳴也。从羊,象聲气上出。與牟同意。」《玉篇》:「羋,羊鳴也。又姓,楚之先也。」羋姓後來成為眾多姓氏之源頭。
金文「」字從倒矢,本義待考。小篆從「」從「」,「」表示夭折、早死,「」是「」的初文,表示逆反。全字表示與災禍相反,即遠離、免去災禍之意。
金文「」字從倒矢,本義待考。小篆從「」從「」,「」表示夭折、早死,「」是「」的初文,表示逆反。全字表示與災禍相反,即遠離、免去災禍之意。
」小篆作「𡴘」,許慎認為是吉利地免去災禍的意思。《說文》:「𡴘,吉而免凶也。从屰从夭。夭,死之事。故死謂之不𡴘。」段玉裁注:「吉者,善也。凶者,惡也。得免於惡是爲幸。」
事實上,現代漢語中的「幸而」,英語的 Luckily, fortunately, 或德語的 zum Glück,都蘊涵了得免於難的意思,與《說文》所指正合。
陳劍、季旭昇則根據戰國竹簡認為「」並非從「」而從倒矢,其造字本義待考。一說疑金文「」字從「」從「」,「」字古有美善之意,故以羊多為幸。不過金文用作人名,是否「」字仍然待考。
據《玉篇》,「」是「」的古文,按「」象桎梏、手銬之形,與「」判然有別,上古為二字,「」與「」形近相混始於漢代,參見「」。
」字于省吾認為從「羊省」從「」,象人戴羊角形飾物,本義是羌族。「」亦是聲符。
」字于省吾認為從「羊省」從「」,象人戴羊角形飾物,本義是羌族。牧羊民族崇尚以羊角為飾,是西部羌人的形象反映,同時以「」為聲符。
甲骨文或於羌下加「」,或於羌身加「」,加「」,象束縛形。或於羌下加「」,反映對羌奴所施的酷刑。據甲骨文,羌在商代是西方的一個大國,和商敵對,因此商人常把捕獲的羌人作為祭祀的犧牲。陳夢家、朱歧祥根據商人用羌人為人牲的事實,認為羌可能是夏朝遺民,故與商敵對。
甲骨文表示羌人,又用作國名和地名。金文表示羌族,又用作人名。
《說文》:「羌,西戎牧羊人也。从人从羊,羊亦聲。南方蠻閩从虫,北方狄从犬,東方貉从豸,西方羌从羊:此六種也。西南僰人、僬僥,从人;蓋在坤地,頗有順理之性。唯東夷从大。大,人也。夷俗仁,仁者壽,有君子不死之國。孔子曰:『道不行,欲之九夷,乘桴浮於海』。有以也。𡹽,古文羌如此。」
甲金文從「」省從「」,象女子頭戴羊角形飾物(于省吾),一說上部象向外翹的角狀髮髻(朱歧祥)。
甲金文從「」省從「」,象女子頭戴羊角形飾物(于省吾),一說上部象向外翹的角狀髮髻(朱歧祥)。
按兩說皆有理,不過金文上部大多從羊不省。參見「」。「」、「」皆從羊,一從人,一從女,馬敍倫認為羌、姜古為一字,可備一說。
甲骨文姜為奴隸,用為人牲。金文用作姓氏,衛鼎:「衛乍(作)文考小仲姜氏盂鼎」。《詩.大雅.生民》:「厥初生民,時維姜嫄」毛亨傳:「姜,姓也。……姜姓者,炎帝之後。」《通志.氏族略三》:「姜氏,姓也。炎帝生姜水,因生以為姓。」
《說文》:「姜,神農居姜水,以爲姓。从女羊聲。」
又「」現用作「」之簡化字。
甲金文從「」,「」聲,本義是憂心、憂慮,引申為禍患、疾病。俗語「無恙」即無憂、無病。
甲金文從「」,「」聲,本義是憂心、憂患。《說文》:「恙,憂也。从心,羊聲。」段玉裁注:「古相問曰不恙,曰無恙皆謂無憂也。」
王鳳陽指出,「」與「」、「」是同源詞,神鬼降禍叫「」,神鬼示警叫「」,神鬼降災而使人遭受各種凶咎,包括疾病等叫「」。所以,「」是「」、「」在人身上的具體體現。「抱恙」指抱病在身。「」常用為問候語,「不恙」、「無恙」旨在祝願吉祥。
甲骨文辭殘,用法不祥。金文用作人名,二十年鄭令戈:「鄭令韓恙」,意謂鄭國縣令名叫韓恙。
戰國竹簡通假為「」,《清華簡三.傅說之命》簡5:「且天出不恙(祥)」,意謂天降不祥。《上博竹書五.三德》簡11:「善勿滅,不恙(祥)勿為。」意謂不要泯滅善心,不做不祥的事。《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簡118正貳:「命曰吉恙(祥)門」。《睡虎地秦簡.日書乙種》簡249:「甲失火,去不恙(祥)。」意謂甲日失火,可除去不祥。
又表示災禍,《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簡59背叄:「不出壹歲,家必有恙。」意謂不出一年,家必有禍。又表示災氣、疾病,《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簡60背貳:「人毋(無)故而髮撟若虫及鬚眉,是謂恙氣處之。」意謂人的頭髮、鬚眉都無緣無故卷曲,狀如蟲子,是病氣滯留的現象。
金文從「」從「」,象以火烤炙羊肉之形。
金文從「」從「」,象以火烤炙羊肉之形。三年𤼈壺右邊羊角與羊身分離,字形與其他羔字有異,故有學者認為並非「」字。金文表示羊羔,九年衛鼎:「羔裘」,表示羊皮做的衣服。三年𤼈壺:「易(賜)羔俎」,表示賞賜盛載於禮器的羊肉。
《說文》:「羔,羊子也。从羊,照省聲。」
甲金文從「」,「」亦聲,從「」的字有美善義,本義是吉祥。
甲金文從「」,表示與神祇禍福有關,從「」,「」既是意符,又是聲符。從「」的字往往有美善、吉慶之意,故「」的本義是吉祥。《說文》:「祥,福也。從示,羊聲。一云:善。」段玉裁注:「凡統言則災亦謂之祥,析言則善者謂之祥。」《爾雅.釋詁》:「祥,善也。」參見「」。
金文用作吉祥之祥。陳逆簠:「擇厥吉金,台(以)乍厥元配季姜之祥器」,「季姜」是排行最小的姜姓女子,意謂選擇堅固的金屬,給元配季姜鑄造吉祥之器。又以「」表示「」,中山王方壺:「為人臣而𢓉(反)臣其宔(主),不羕(祥)莫大焉」,意謂作為臣子,反而以君主為臣,沒有比這樣更不祥的。
簡帛用作本義,《馬王堆帛書.老子甲本》第154行:「兵者,不祥之器。」又以「」表示「」,《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簡158背:「不羊(祥)」。
金文從「」從「」,「」、「」皆是聲符,「」象河流很長,表示長久,從「」的字有美善之意,本義是河水源遠流長,引申為長久。
金文從「」、「」,二者既是聲符,又是意符,「」表示河流很長,古人認為「」字有美善之意,而長久也是一種善德,許慎認為本義是河水源流的長遠,引申為長久。《說文》:「羕,水長也。從永,羊聲。《詩》曰:『江之羕矣。』」段玉裁注:「引申之爲凡長之偁。」
金文通假為「」,子季嬴青簠:「子子孫孫羕(永)保(寶)用之」,「」是盛食物的器皿,意謂子孫永遠珍愛和使用這件簠。陳逆簋:「羕(永)令(命)」,「永命」即長命。又通假為「」,中山王方壺:「不羕(祥)莫大焉」,意謂沒有比這樣更不祥的。
戰國竹簡通假為「」,表示長,《清華簡一.保訓》簡11:「日不足,隹(惟)宿不羕(永)。」「宿」表示停留,意謂時光短暫,不要久留。這是勸人珍惜時光,勤奮努力的箴言。又通假為「」,《上博竹書二.容成氏》簡16:「妖羕(祥)不行」。又通假為「」,《上博竹書二.容成氏》簡13:「孝羕(養)父母」。
金文從「」,「」聲;小篆、漢帛書從「」,「」聲,古文字「」、「」同字。本義為公羊。
金文從「」,「」聲;小篆、漢帛書從「」,「」聲,古文字「」、「」同字。本義為公羊。《說文》:「羝,牡羊也。从羊,氐聲。」「」是雄性動物,「牡羊」即公羊。《詩.大雅.生民》:「取羝以軷,載燔載烈。」《毛傳》:「羝羊,牡羊也。」這兩句詩指把公羊的毛剝掉,把羊肉放到火中燒烤(作為祭品)。
金文用作本義。九年衛鼎:「羝皮二。」即公羊皮兩塊。
」又指三歲的白色公羊。《廣雅.釋獸》:「吳羊牡一歲曰牡翔,三歲曰羝。」王念孫《廣雅疏證》:「羊之白者為吳羊。」「吳羊」即白綿羊。
成語「羝羊觸藩」指公羊的角纏在籬笆上,進退不得,比喻進退兩難。《周易.大壯》:「羝羊觸藩,羸其角,不能退,不能遂。」《馬王堆帛書.周易.六十四卦》第33行:「羝羊觸藩,羸其角……羝羊觸藩,不能退,不能遂。」意指公牛觸碰到籬笆,其角纏住了籬笆,既不能退,也不能進。
而「羝乳得歸」表示不可能發生的事。《漢書.李廣蘇建傳》:「乃徙武北海上無人處,使牧羝,羝乳乃得歸。」意指(匈奴人)把蘇武遷徙到北海一個沒有人居住的地方,命令他牧養公羊,公羊生出小羊,便放蘇武回到漢朝。因為公羊沒有可能產出小羊,所以意味蘇武終身不能離開匈奴,回歸漢朝,故以「羝乳得歸」比喻事情不可能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