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金文部件分析

部件: 月 (包括子部件) 共 29 字

主部件 | 包括子部件
上一頁 | 下一頁1 - 10
漢字部件金文形義通解
甲金文以月形表示月出之時。本義是傍晚日落月出之時。
甲金文以月形表示月出之時。「」和「」本來都以月形表示,中間有沒有一點沒有分別。後因異體分工,便以月形中有一點表示「」,月形中沒有一點表示「」,分化成兩個不同形的字。(裘錫圭)
」的本義是傍晚日落月出之時,有別於天黑至破曉之間的「」,但有時「」的用法可兼指黑夜。《說文》:「夕,莫也。从月半見。凡夕之屬皆从夕。」「」即「」,指傍晚。
甲骨文用本義,如《合補》3555:「鼎(貞):今夕雨。」《合集》6647正:「鼎(貞):王夕出。」金文表示晚上,與「」、「」相對,如秦公鐘:「余夙夕虔敬朕祀。」「夙夕」表示從早到晚。
甲金文象半月之形。本義是月亮。基於月有盈虧的周期,後來月字也表示曆法中年月的月。
甲金文象半月之形。本義是月亮。基於月有盈虧的周期,後來月字也表示曆法中年月的月。
甲骨文表示月亮,如《合集》11483正:「之夕,月㞢(有)食。」「月有食」即月蝕。甲金文也用作記曆單位詞,表示月份。如《合集》5658正:「鼎(貞):今十一月帝不其令雨。」曶鼎:「隹(唯)王元年六月。」
」和「」本來以相同的字形表示,月形中有沒有一點沒有分別。後因異體分工,便以月形中有一點表示「」,月形中沒有一點表示「」,分化成兩個不同形的字。(裘錫圭)參見「」。
」字的本義是外面,借卜兆來分別內外,以豎形的兆幹為中界,橫形的兆枝所向為內,豎劃的另一面為外,因此甲骨文以「」為外,金文加標「」為聲符,「」一定在「」形無兆枝的一面(參張玉春)。
」字的本義是外面,借卜兆來分別內外,以豎形的兆幹為中界,橫形的兆枝所向為內,豎劃的另一面為外,因此甲骨文以「」為外,金文加標「」為聲符,「」一定在「」形無兆枝的一面(參張玉春)。
甲骨文用作商王的稱號,如外丙、外壬。甲骨文「」字只作「」,典籍之「外丙」、「外壬」,卜辭俱作「卜丙」、「卜壬」。
甲骨文「」、「」本同字,金文「」字早期從「」,後期從「」,「」、「」通用,小篆沿用「」旁。
金文表示外面,與「」相對,毛公鼎:「命女(汝)辥(乂)我邦我家內外」,表示周王命令毛公治理邦家內外。又表示後,久遠,南疆鉦:「萬枼(世)之外。」又表示女兒之子,□孫鐘:「攻敔仲冬胾之外孫」。又用作姓氏,外弔鼎:「外弔乍(作)寶尊彝」。
《說文》:「外,遠也。卜尚平旦,今夕卜,於事外矣。𡖄,古文外。」
」是「」的初文,甲、金文從「」在「」中,會月在天地間永恆之意(何琳儀)。
」是「」的初文,甲、金文從「」在「」中,會月在天地間永恆之意(何琳儀)。
由於月亮大部分時間都是缺的,稱為弦月,又稱娥眉月,故以缺月為恆常,本義是恆久、恆常(徐灝)。何琳儀認為上下兩橫象天地之形。戰國金文在「」旁加「」,從「」,與《說文》「」之古文相同。至小篆「」又訛變為「」,後加心旁作「」。參見「」。
甲骨文用作殷先公名。金文用作人名。《郭店楚簡.老子甲》:「智(知)足之為足,此亙足矣。」《馬王堆帛書.老子》作「」。
《說文》:「恆,𠄨,古文恆从月。《詩》曰:『如月之恒。』」段玉裁注:「月上弦而就盈,於是有恆久之義,故古文从月。」《正字通》:引《詩》作「如月之亙」。
甲金文從「」從「」,表示黑夜中彼此看不見,所以說出自己的名字,以顯示身份,幫助辨認(許慎)。本義是自己說出自己的名字,即「自名」,後用來表示名字。
甲金文從「」從「」,表示黑夜中彼此看不見,所以說出自己的名字,以顯示身份,幫助辨認(許慎)。本義是自己說出自己的名字,即「自名」,後用來表示名字。《說文》:「名,自命也。从口从夕。夕者,冥也。冥不相見,故以口自名。」
甲骨文用為地名,《乙》3290:「才(在)名」。
金文表示命名,少虡劍:「朕余名之,胃(謂)之少虡。」意謂我幫它取名,名為「少虡」。又讀為「」,表示鑄造或刻寫銘文,鼄公華鐘:「慎為之名(銘)」,意謂謹慎地為它鑄上銘文。《禮記.祭統》:「夫鼎有銘,銘者,名也。」
戰國竹簡表示名字、名稱,《清華簡一.楚居》簡9:「徙居免郢,焉改名之曰福丘」。《清華簡一.保訓》簡6:「言不易實變名」,表示說話不變亂名實。《郭店簡.老子甲》簡18:「道亙(恆)亡(無)名」。《郭店簡.太一生水》簡10:「青(請)昏(問)丌(其)名」。
」字古文作「𡖊」。甲骨文從「」從「」,金文「」漸訛為「」,象人執事於月下,表示在早上月亮仍未落下之時,便起來勞作之意,本義是早。
」字古文作「𡖊」。甲骨文從「」從「」,金文「」漸訛為「」,小篆因之,象人執事於月下,表示在早上月亮仍未落下之時,便起來勞作之意,本義是早。
按甲骨「𡖊」、「莫(暮)」對貞,可見「𡖊」字已有早義(李孝定)。或認為「」象拜月之形。甲骨「𡖊」字有用作祭名,當為拜月之祭(趙誠)。《說文》「𡖊」下二古文當為「宿」之古文,與「宿」字甲骨文相同,象人在席上,許慎誤列於「𡖊」字之下。
金文「𡖊」字除用作國名外,只表示晨、早之意,與「」、「」、「莫(暮)」相對。如啓卣:「用𡖊夜事」、大克鼎:「敬𡖊夜用事,勿灋朕令」、中山王方壺:「𡖊夜篚解(懈)」。《詩.烝民》:「夙夜匪解」鄭玄箋:「夙,早;夜,莫;匪,非也。」《詩.氓》:「夙興夜寐,靡有朝矣」鄭箋:「早起夜臥,非一朝然言已,亦不解惰。」《詩.東方未明》:「不夙則莫」毛享傳:「夙,早。莫,晚也。」
此外,由於聲音相同,後世古籍「」、「宿」通假相混,參見「宿」。《說文》:「早敬也,從丮持事,雖夕不休;早敬者也。臣鉉等曰:今俗書作夙譌。」徐灝曰:「持事雖夕不休而謂之早敬」,乃附會《說文》。
金文從「」從「」,「」亦是聲符,會月光漸漸消滅之意,本義是月光減弱。
金文從「」從「」,「」亦是聲符,會月光漸漸消滅之意,本義是月光減弱。
何琳儀認為是「」的初文,可備一說。《說文》誤以為從肉,不確。從「」的字多有漸小、消減之義,如「」字表示消失、消減,「」表示刻削、削減,「」、「」表示陡峭,山勢越高,山便越尖峭銳小,「」是樹木枝梢,有末尾之義,「」的本義是禾末,「」的本義是髮尾、頭髮末梢,「」、「」有熔化、銷毀之義(參金國泰)。
金文用作姓氏,即「」氏,二十九年相邦趙戈:「廿九年,相邦肖(趙)豹」,廿七年大梁司寇鼎:「梁廿又七年,大梁司寇肖(趙)亡智鑄」。
《說文》:「宵,骨肉相似也。从肉小聲。不似其先,故曰『不肖』也。」
金文從「」從「」,「」、「」都是聲符,「」是傍晚,後來兼指晚上,作為「」的意符,本義是晚上。
金文從「」從「」,「」、「」都是聲符,「」是傍晚,後來兼指晚上,作為「」的意符,本義是晚上。
金文從「」從「」或「」,「」是聲符,古文字「」、「」相通,學者或認為「」是「」的加聲字,在「」之上加注「」聲,以區別「」和「」(參金文形義通解)。
金文用同「」,表示傍晚,大克鼎:「敬夙夜用事」。秦公鐘:「余夙夕虔敬朕祀。」又與「」相對,表示夜晚,㝬簋:「亡(無)康晝夜」,意即晝夜不敢懈怠。中山王圓壺:「日夜不忘。」又用作人名。弔夜鼎:「弔夜鑄其𩞔鼎。」
《說文》:「夜,舍也。天下休舍也。从夕,亦省聲。」段玉裁注:「夜與夕渾言不别,析言則殊。《小雅》:莫肎夙夜,莫肎朝夕。朝夕猶夙夜也。」按《詩.小雅.雨無正》:「三事大夫!莫肯夙夜。邦君諸侯!莫肯朝夕。」
甲金文從「」從「」,會太陽剛昇起,月亮還沒落下之意(徐中舒),指清早、黎明時分,本義是天明、黎明。一說以日、月相映表示明亮,本義是明亮(沈培)。
甲骨文有四種字形:一,從「」從「」,會太陽剛昇起,月亮還沒落下之意,指清早、黎明時分,本義是天明。二,從「」,「」亦聲,「」象鏤孔的窗牖,會月光從窗外照射入室內,本義是月明。三,從「」從「」,本義是眼睛明亮。四,從「」從「」,「」可能是「」或「」之訛形。甲骨文從「」之形辭例殘缺,未能確定是否「」字。戰國睡虎地秦簡「」字從「」,裘錫圭認為是從「」形訛變而來。戰國竹簡也有從「」從「」之形,參見《郭店簡.老子甲》簡34。
《說文》:「朙,照也。从月从囧。凡朙之屬皆从朙。明,古文朙。」
甲骨文用作本義,表示天剛亮的時候,《合集》481:「乙巳明雨」,指乙巳這一天清早下雨。又表示光明,《合集》21037:「丁未疾目,不喪朙(明)」,表示丁未這一天眼睛有病,不會喪失光明。
金文用作本義,表示天明,大盂鼎:「明,王各(格)周廟。」表示天剛亮的時候,周王來到周室的宗廟。又表示顯明、清楚,𠫑羌鐘:「用明則之于銘」,「」表示用刀刻畫,意謂清楚地刻在銘文中。又表示彰明,中山王鼎:「以明其𢛳(德)」。又表示修明,師詢簋:「敬明乃心」,意謂使心思清明純正。又表示嚴明,秦公鐘:「穆穆帥秉明德,叡尃(敷)明井(刑)」,意謂端莊恭敬地遵循和秉持光明的德行,明智地頒布嚴明的刑罰。
簡帛用作動詞,表示彰明,《清華簡一.皇門》簡12:「夫明尔(爾)惪(德),以惠余一人憂。」意謂彰明你的德行,以扶助我一人的憂患。《馬王堆.老子乙本卷前古佚書.經法》第1行:「法者,引得失以繩,而明曲直者殹(也)。」又表示嚴明、分明,《上博竹書一.緇衣》簡15:「敬明乃罰」,表示敬慎地使刑罰嚴明。《清華簡一.皇門》簡4:「惠王共明祀,敷明刑。」「明祀」的「」是對重大祭祀的美稱,「明刑」的「」是嚴明之意,意謂協助周王恭敬地進行祭祀,頒布嚴明的刑罰。又表示明白,《睡虎地秦簡.語書》簡10:「惡吏不明法律令,不智(知)事,不廉絜(潔)」。
此外,又借「」來表示「」,指下一個,《清華簡二.繫年》簡28:「盟(明)歲,起師伐息,克之。」表示下一年,出兵攻打息國,戰勝息國。參見「」。
侯馬盟書「」通假為「」,《侯馬盟書》67:6:「明(盟)誓之言」。
金文從「」從「」,「」是「」的後起字,「」象缺月之形,因月亮大部分時間是缺的,故以缺月為恆常。本義是恆常、恆久(徐灝)。
金文從「」從「」,「」是「」的後起字,「」象缺月之形,因月亮大部分時間是缺的,故以缺月為恆常。本義是恆常、恆久(徐灝)。《說文》:「恆,常也。从心从舟,在二之閒上下。心以舟施,恆也。𠄨,古文恆从月。《詩》曰:『如月之恒。』」《易.恆卦》:「恆,久也。」
小篆「」旁訛變為「」形,參見「」、「」。
金文用作人名。恆乍且辛壺:「恆乍(作)且(祖)辛壺」。郭店楚簡「」旁從「」不從「」,與《說文》古文形同。